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卷·第二十六章.戏录二十六

  『戏录二十六/答应陆氏绾辞御花园偶遇小仪初氏清辞,表面相谈甚欢,实际意义深刻』

  答应.陆绾辞(本皮)九月十一

  关雎宫沁鸢堂卷壹

  -梦到密密匝匝的雪落了一地

  -天很亮很亮,她慢悠悠的走啊,走到一湖泉旁,很清的水,却十分刺眼她停下来了,不自觉的伸手想接住那一抹白,却发现手上全是血,放眼一看,那水也成了血。

  -陷入梦魇,眼皮子沉沉的不能睁开

  -隔着幔帐,突然惊醒。猛地挣扎过来,无力的倚着枕头。她微喘。

  -“主子?”

  -“扶我起来”舔舌

  -她当然知道这个梦是什么.....

  -祭奠一段未了的过去

  -花娇惹人愁,她心中无佛,却愿佛能捎去一段清风,赎了罪。

  -“......出去走走吧”云霜轻声问道

  -她揉揉眉心,扭了扭脖子,脚步有些沉重,有些回不过神来。

  -紫禁里的人有多干净?

  这御苑临了秋,一片萧瑟,褪了风流,褪了花痕。

  -只是这人啊,旧貌换新颜,到处莺歌燕舞,不剩余地了。

  -而她啊,只是众多皮囊艳骨中,较侥幸的一具。她抬眼一望,那一方亭檐上的乌鹊扑闪而去。连个鸟雀都算不上。

  小仪.楚清词(披皮)九月十一

  御花园卷壹

  人儿着一青色宫装倚在亭下,静静地注视着这春光无限的御花园。百花齐放,甚是艳丽,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出凉亭,来到菊花旁。身旁的婢子撑着水墨油纸伞。

  -轻轻地折了一支菊花,细细端详,不喜争执,是何等倔强。

  -美目不经意间扫见远处的陆答应,嫣然一笑。心想:现在这时候,竟是还会有人来这御花园。

  答应.陆绾辞九月十一

  御花园卷贰

  -“主子,您看,那边那位”云霜知晓主子心情不大好,小心翼翼的服侍着,声音低了几分凑近耳旁

  -“是宫里的哪位嫔妃?”懒懒散散的挑眉,那双美眸里斥着玩味,低头将鬓角的几缕发丝轻挽,有意无意的打量了那人一番

  -“是楚小仪”笙儿毕恭毕敬

  -“楚小仪....”谈论不上喜与忧,或者说根本看不出心迹,将手上的花儿折了再折,一瓣一瓣的撕扯,一点一点的丢弃,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但她轻喃着,白皙的小脸上布满了纯洁,嘴角噙着甜甜的笑意

  -“她也算是个贵主”

  -“过去请安罢”

  -风,柔柔的吹过,人儿身肢柔软,一步一行自有一番韵味,转眼

  -“妾身见过楚小仪,楚小仪万安”恭敬大方的行罢一礼

  -“姊姊隔在远处还瞧不太真切,看姊姊像是个下凡的仙女似的”

  -“早已听过姊姊的名声,最是敬佩的”

  -“嫔妾陆绾辞,新册的答应”

  小仪.楚清词(披皮)九月十一

  御花园卷贰

  -闻娇人所言,淡淡督去,看不出波动。莞尔一笑

  -“答应免礼。”

  -“这等冷清萧瑟的天气,答应甚有雅兴。”

  -言罢,凝望着开的正艳的菊花。

  -这新晋的答应倒是有一副好皮囊。

  答应.陆绾辞九月十一

  御花园卷叁

  -“您不也一样?”见她淡淡的,不恼也是不怒,眼中泛着浓浓的笑意,三分娇,反问道

  -“若是有心之人”

  -“眼中自然有另一番风光”

  仰头,眼眸闪了闪,秋日的阳光不算刺眼,也不算温暖。

  -“您瞧”

  -“菊花不也开的好好的”

  -她心中的:

  -要么,来的浓烈,狂热的燃烧

  -要么,来的清冷,脆弱的绽放

  -梅,从来不是首选,也不会入眼

  -“美花配美人”却仍折了一枝樱花,献与她,笑的甜,笑的媚

  -转念,凑得近了些,笑问道

  -“我有一副好皮囊,你有一颗玲珑心,何不做一对金兰好姐妹?”

  小仪.楚清词九月十一

  御花园卷叁

  -纤纤玉手缓缓接过递来的一支樱花,淡淡一笑,这一笑虽说是看不出什么,但却意味深长,别有一番韵味。

  -笑问:

  -“然后一道乘风,早登金台?”

  -凝视着接过来的樱花,朱唇微抿,罢了,轻叹。

  -“答应钟爱的花是何?”

  -言罢,看着面前的人儿,未在多言。

  答应.陆绾辞九月十一

  御花园卷肆

  -樱花仍艳艳的鲜活着盛放着,她的眼皮跳了跳,笑的淡了些,刹那间,在她眼里,这枝花已经枯萎失色了

  -“心气儿顺了,看什么花都喜欢”再折了枝樱花,低头嗅花香,诱人的红唇张了张,眨巴眨巴眼睛,俏皮的勾起嘴角的弧度,声音绵软

  “妾身入宫不久,看什么花都觉得稀奇”将袖中帕子拿出来,不动声色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今儿是樱花做伴”

  -“明儿是菊相配”

  -透过梅间缝隙,去追寻微光,眼波流转

  -将樱花枝递给云霜

  -“或是厌弃,或是欢喜,也不怎么说的准”

  -笑靥如花,只是看向她的眼里,多了分深意,却又即刻消逝

  -“与楚小仪说了许多,只怕误了您赏花的兴致”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直对上她眼,不再说下文

  小仪.楚清词九月十一

  御花园卷肆

  -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着,也不着急回于陆氏,凝视着手中的菊花,该弃了,开的冷傲,这样的人,在宫里又会活多久。将手中的菊花扔在地上,莲步轻移,走到陆氏前,朱唇微启:

  -“不打扰。”

  -“金兰姐妹,早登金台。”

  -“答应意下如何?”

  -眼眸中尽沾笑意,夹杂几许深意。

  -如今后宫,不沾血,又能活多久?还是不染世俗?自己选了前者。

  答应.陆绾辞九月十一

  御花园卷伍

  -“得姊姊一知己,是阿辞的幸”双眸泛着浓浓的笑意,眉心间一点媚意显现,温暖柔和,天真纯洁

  -“阿辞笨拙,还怕姊姊嫌弃了我”

  心下已经了然

  -“今日与姊姊,一花结缘,一见如故,改日定请姊姊,品茗论香”

  甜蜜软糯的话,她从来不吝啬

  她抬眼望了望天

  “叨扰了姊姊许久”

  “妹妹自个都惭愧了”

  “改日妹妹再遣人邀姊姊来宫中一坐”

  “这便告辞”

  -行礼告退,步伐轻盈,比来时,多了几分精神

  她现在依旧微笑着,甜蜜,温柔,可人,甚至妩媚

  ——————结——————。

第三卷·第二十六章.戏录二十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