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卷·第二十八章.戏录二十八

  『戏录二十八/懿贤妃苏氏御花园偶遇答应陆氏与明嫔沈氏,前两人交好,明嫔给予嘲讽』

  懿贤妃.苏静翕

  九月十七.

  御花园.卷壹

  夜来闲听雨,指尖轻按,越过浅浅窗棂,风过,拢一拢飘散开的发丝,一夜无梦。

  草草咽下早膳,与听瑶一同往园中去。荷花满池,甚美。风起拈花,昨儿仍艳着,今儿便入泥,花落知多少。眼见晨间人迹罕至,铺开手绢,提着裙角蹲下身来,细细挑着形容尚存的。

  答应.陆绾辞

  九月十七

  御花园卷壹

  _晨起,人儿很早便醒了,或许是因为想家,不知道姨娘在家中可好,嫡母有没有欺压她,算了,不想了,自个儿在宫中过得好也算是为姨娘争气

  _唤来婢子梳妆,三千青丝绾成凌云髻,玉钗以饰,一袭浅蓝色齐胸襦裙,上绣着朵朵祥云,甚是清雅,一人往了那御花园散心

  _瞧着满园娇艳的花朵,心里稍稍平静了些许,走了几步,看见前面有位佳人,许是离得远不晓得那人是谁,看着像是贤妃,“这位姊姊可是贤妃娘娘?“待走近,果真就是,眸中闪过一抹惊喜,行礼“见过贤妃姊姊“

  明嫔.沈雁沉.壹

  九月十七。

  关雎至御花园。

  夏时莫盼荫蔽来,秋风携凉嗟花木。

  一夜风紧,绿绮窗漏进萧条及昨日傍边陆氏侍寝的星辰欢笙。似郁还愁,说寥仍寂。

  为避于关雎狭道相逢铜铃圆瞪平添不快,我索性撂下殿内琐事往外缓趋。

  花落人亡两不知的御园,论逃的总避不开,迎面而来的是陆氏与贤妃两位一唱一和直道是个磨人恶心的主儿。

  我把步履平稳,迎上前冲贤妃道声万福,歇声未瞧陆氏。

  懿贤妃.苏静翕

  九月十七.

  御花园.卷贰

  听盈盈脚步声,闻泠泠道安语。转眸,莞尔,闻潺潺铃音,“两位妹妹不必多礼,”陆氏昨儿个再次承宠,面儿上洋溢着幸福,霎时心底泛起一丝苦涩,自夫君登基后,再未召过我,相敬如宾是最恰当的说辞吧。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那么君,可知晓我心中情意?

  潋了情绪,轻言,“两位妹妹今儿怎起的如此早,”瞧着御园花景,已有落败,窈如宫中,人儿无百日红,帝子疑心,我又如何不知。

  答应.陆绾辞九月十七

  御花园卷贰

  忽见明嫔聘婷而来,眸中有一丝惊艳,抛开别的不说,这明嫔是真美,不过啊,自个儿跟她是真合不来,俯身行礼“妾予明嫔主子万安“礼数周全,挑不出毛病

  _人儿轻笑声“谢贤妃姊姊“

  “妾身昨儿怕是午睡时间长了,晚上睡不着,今儿故而醒的早,想着在宫中甚是乏味,才来这观赏“

  _话毕,折了枝芍药递给贤妃“贤妃姊姊瞧,这花倒是开的极好“

  “妾身觉得,贤妃姊姊人比花娇“

  明嫔.沈雁沉.贰

  九月十七。

  御园

  我掐着朵败花细细抚捻,柔柔弱弱地贴在指尖,这倒是像极了陆氏墙头缕草风来自折腰。

  思及一阵好笑,顺带出唇笑声娆娆。

  “时已至秋,花飞花谢纷满天。答应此时以花喻贤妃,是当合宫姐妹瞎了不是,绿肥红瘦呦。”

  借势亦把春葱上残花抛却,花无百日艳,然人可得百日红。千日,十年,甚至永世。

  命数在手,谱写由人。我瞧不上贤妃日日伤春悲秋怨天尤人堪称软柿子的性子,如今见败花形如她真真相仿。碍着位分不便于出言罢了。

  懿贤妃.苏静翕

  九月十七.

  御花园.卷叁

  听着明嫔话儿,我如何听不出其讽刺之意,只不愿理会罢了。习惯了温婉待人,对这些个宠妃倒是生不出什么刁难的想法了。

  瞅着花儿,柔柔,“明嫔言重了,陆答应尚年青,入宫不久,话儿亦是无心,本宫不予追究,明嫔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呢,别吓着了陆妹妹才是。”明嫔也是从王府跟上来的老人儿了,应知晓该说什么话儿,提醒一番便罢了。

  瞧着满天飞花,身子泛起一丝凉意,自落水后愈发体寒,这外头倒是不适宜久待了,美眸流转,朱唇嫚嫚,“两位妹妹有兴致便继续看着吧,本宫乏了。”唤婢子,盈盈漫步,离御花园。

  答应.陆绾辞

  九月十七

  御花园卷叁

  _闻人言,面上有些僵硬,稍纵即逝,这明嫔倒是处处跟自个儿过不去,言笑晏晏“明嫔主子这话说的,现在虽是秋季,可御花园百花开的仍好,妾身以开的正艳的芍药喻贤妃姊姊有何不可?宫中众姐妹各有各的风采,自是不可能瞎了的,难不成明嫔主子是想让其他姐妹都厌了妾身,妾身自是相信明嫔主子不是这样的人,别人可未必这样认为“

  “妾身逾越了,明嫔主子勿要生气,毕竟您这么美一张脸,生气了就不好看了“话毕,又是一礼

  _闻贤妃话语,倒是有些诧异,没想到贤妃居然会护着自己,俯身行礼“恭送贤妃娘娘“

  明嫔.沈雁沉.叁

  九月十七。

  御园

  礼数周全,先朝贤妃行跪安礼。待人行远,方回眸应对陆氏。

  “何来的气?本嫔恁地因你动怒,答应不必唯唯诺诺地做样子。”叫她白费好些口舌。

  贤妃已离,我也没心思与她消磨瞧她侍寝满腔风光,掸掸边幅尘,径出御园。

  “秋时的百花,答应慢赏——”

  嗤笑硬是给吞和下了。

  答应.陆绾辞九月十七

  御花园卷伍

  “明嫔主子所言极是“面上并无多少表情,“那便恭送明嫔主子“待人走后,红唇勾起笑意,轻叹“这花啊…我可不喜欢,终是要败的物什有什么看头,还不跟人一样,终有一日会年老色衰,明嫔无嗣,只靠一副皮囊,我倒要看看你能荣宠多久“

  “罢了,云霜我们也走罢“

  ——————结——————。

第三卷·第二十八章.戏录二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