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卷·第四十章.戏录四十

  『戏录四十/明嫔沈氏雁沉太液池偶遇选侍许氏安然,二人相谈,怀念曾经,今离家,入红墙,叹自己』

  明嫔.沈雁沉.壹

  九月廿七。

  太液池

  轻舟短棹,绿水逶迤。好容易秋时天色敛得好晴芳。

  透早时驾娘撑来只棠木舫,掂掇过备具无虞,遣金陵儿往景仁请安然一道顽乐通个。径往东池去,为避西池为主闲人杂乱。

  央至湖心,打发了驾娘另趋小舟自拢上案,舱内独留我伴安然。我上前立于舡头,也作撑舡,一篙点开银纹漪漪。只觉晃眷,忙休了动作只管回舱递她小酒一坛,红封秀艳。

  “姑苏的名酒,不知你平日惯会饮否?”今儿不论琐碎,只管讨个尽兴便是。”

  选待。许安然。壹

  九月廿七

  太液池/

  秋与天共色,落叶知根风卷残云,虽不知风去何处,却知叶于几何,赴约太液,乘舟湖心,水波荡漾,天与云与山与水,此若仙境,虽不曾见过陶渊明笔下桃花源,却知今时之景,乃心中明镜/

  姑苏酒酿绝美,香味四谥,平日少饮酒,今日倒是想试试。/

  “姊姊相邀,妹妹倒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明嫔.沈雁沉.贰

  九月廿七。

  太液池

  玉露泠泠,金风淅淅。池畔梧桐落叶,湖中菡萏成房。新雁初鸣,寒蛩韵急,舞风杨柳半摧残,带雨芙蓉逞娇明。

  结庐人境,池面是块浸染春花秋月的老玉,舡头撞开清波。醇醇的酒香濯散在携有水雾的气息中。虽是四方宫墙天地,生生叫人醉在了一隅笔墨诗意中。

  “此刻若有小雨,便是江南‘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好情趣了。”

  半坛酒已津香口中,只做嗔道唤她快饮。

  选侍。许安然。贰

  九月廿七

  太液池/

  酒甘甜,梦易碎,江南雨不曾落在京都,旧梦亦不曾回往,许安然微醺,四合院的一方天,比不得江南的辽阔地,诗中笔墨江山,比不得如今/

  听不到帝声声呼,听不到阿娘声声唤,阿然…/

  她将杯酒灌,泪眼迷离,诗又如何,景又如何,荣华富贵又如何,终究是不如江南…/

  “姊姊,是不是我们这辈子,都得活在这四面朱砂墙之中?”

  明嫔.沈雁沉.叁

  九月廿七。

  太液池

  流水低吟,桨橹浅唱。我把坛举猛灌一口,两靥飞霞,染上大片绯红。二三滴琼液往唇角滑落,再惊不醒我深埋在江南恣然的好梦。

  “一生不过俯仰的寥寥几息,天涯路却远过千山。我踏雪寻梅几载,方知任何去处,都是归宿。”

  江南似若我作别已久的旧情故爱,闲时话论,娇怡情柔还难免染上岁月沉淀的风流。只是要归去,怎一句痴妄了得。

  “四方朱甍碧瓦堪称鸿都啊。要现世安稳——围城之大自寻小径徘徊人间烟云。要轰轰烈烈——荣耀之灼自争权势笑谈江山万里。安然不喜?”

  水乡江南浣纱寻乐平淡的记忆在闪闪摇摇的光阴里流去。若干载后以泛舟怀念它几许明媚春光,追忆一段幼时似水年华。

  这是我能且仅能做的。我盼安然可早通灵惠,断下温山软水的牵念风月。

  选侍。许安然。叁

  九月廿七

  太液池

  “安然……安然不知要的是什么,倒是如今……想要的也得不到了……”

  步至船头,吹不到一丝花香,才记起这儿已不是江南。只得笑道,世道无情……/

  进宫不久便就落水,又何道世故人情,终究只是,逢场作戏,对,这就是深宫法则,胜者为强,只有强者方可生存……/

  许安然伤感又何妨,既然已入虎穴,那便闯一闯。/

  同那人干了一坛酒,从此以后江南,便只是旧梦。/

  明嫔.沈雁沉.肆

  九月廿七。

  太液池

  风起,吹皱满池秋水。我乘风借势,把篙往池中点撑。御风而起,如何不归。临权而生,如何不争?

  我执起安然玉手,释然地弯弯眉眼,风月情浓。“世间安得双全法,既入宫来,以身试劫,才换霁月清风。你欲图的山河权势,我们一道儿。”

  拢岸,拉她弃舟而去。层层叠叠的青瓦上积淀着各异朝代的尘土,凝重里携着纯粹。人生得意须尽欢,半生苦苦追寻的,就是份洒脱的固执,率性的傲骨。

  我不知前路其长,只知身旁人在,心亦在。

  选侍。许安然。肆

  九月廿七

  太液池/

  许安然的醉意,如今不是江南了,而是这万千山河,而是承欢一人膝下。江南已逝,回忆已忘,她只想待时机成熟,让帝只为她痴,还她人,一世安宁/

  朱红宫墙,青砖瓦砾,她已意绝,辞去那人,她独自回景仁,又唤人抬了一坛酒,倒是不如姑苏的好,那又如何/

  夜已深,她醉酒,软卧榻,清泪流……/

  ——结——。

第三卷·第四十章.戏录四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