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设计稿流失

  佟言没想到顾沐离一句话不说已经把所有事都安排好了。当晚就带着他们直接回了A省,把佟母送到了省人民医院,让她明天做个全身检查。

  一路上佟母一直打量着副驾驶的顾沐离,她现在有好多话想要问佟言却不知从何说起?

  安排好一切佟言要留在医院,便先送顾沐离离开“今天谢谢你!欠你的钱以后我会慢慢还的。”

  今天真是欠大了,她根本没打算给佟志华这么多钱,可顾沐离插手了,这个情,这个钱她不认也得认啊……

  “随便你吧!”顾沐离满不在意,他自己都想不通自己今天为什么这么冲动?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佟言目送顾沐离离开后回到病房,看着已经休息的佟母和一旁的弟弟,此时的她感到很幸福,很欣慰。

  她一直告诉自己,与其纠结着无法改变的过去,不去微笑着面对未来,因为生活没有如果。她坚信自己有一天会做到这一切。

  而现在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她延长和顾沐离结婚协议的时间就是为了这事,而现在这件事也因为这个男人而解决了。

  早晨,佟言给妈妈和弟弟买好了早饭就去了公司,她今天要交大赛的设计稿。

  会议室,唐智宁满脸震惊的把总公司的设计稿在投放仪上放大“佟设计师,你提交的设计稿已经在总公司采用了,你这是什么情况?”

  言外之意就是佟言涉嫌抄袭,但他不相信佟言会做抄袭的事,所以唐智宁在给佟言一个解释的机会。

  “怎么会?”佟言不可置信。

  会议室里的议论声此起彼伏“没想到她是这种人。”

  “不会吧!她可是黎姐一手提拔的,我不信她会做这种事。”

  “住口……”唐智宁气得大拍桌子“现在在开会,不是你们所在的菜市场。”

  唐智宁看向佟言“佟设计师有什么想说的吗?”

  “不想说什么,我要报警。”简单粗暴,说着拿出电话准备报警。

  她是谨小慎微,但她不怕事,更不能让别人骑在脖子上。

  “这多大的事啊?还要报警,佟设计师不会是心虚了吧!想利用警察来掩盖自己的行为吗?”

  一个平时跟佟言没什么交集的设计师最先发问。旁边有人附和,认为这点小事没必要闹到派出所,太难看了!

  佟言轻蔑的看了她们一眼,走到她身旁抓住她的椅背,语气冰冷“王设计师,本人为自证清白所以选择报警,你在害怕么?”

  说完放开手又回到自己的座位对唐智宁鞠了一躬“唐总,我选择报警是希望证明自己的清白,希望唐总给予批准。”

  她不可能越过唐总直接报警,这样做也只是想吓吓做贼心虚的人,谁知对方是个青铜,一炸就爆了。

  却没想到唐志宁点头同意了。很快民警立案调查了。只用了半天的时间便查出来就是那王设计师因嫉妒佟言而偷了她的设计稿发给总公司的闺蜜。

  这件插曲就这么一了而过,王设计师也因此被带去警局录口供了。

  但是因为设计稿的流失,已经开始生产了,而佟言只能重新做了。

  佟言又陷入了忙碌的工作中,佟母在医院住了两天后也回家了,但佟言把她和弟弟安排在自己之前租的房子里。

  她跟顾沐离说想照顾佟母一段时间,所以就住在了这边。

  还好当时虽然搬去顾沐离那里,但还是给自己留了一手。

  厨房里,佟言摘着菜,佟母坐在旁边,弟弟在客厅看电视。一家人温馨的画面充斥着佟言,这是她想了很久都没有实现的愿望。

  如今真真实实的,她好满足。

  “言儿,你和小顾什么时候结婚的?”佟母询问。

  “刚结婚还不到一个月。”佟言坦白,但她不会坦白说是假结婚!

  “你们认识多久了?他家里人对你怎样?我看他有气质又有钱,我们是不是高攀了,这样的人家你以后的日子会不会不好过啊?”佟母把心底的不放心全吐了出来。

  从顾沐离为她们掏出一百万来,她就开始担心女儿了,虽说现在好多人不讲究门当户对,但他们两家实力实在有太大区别了,她就怕女儿过得不好。

  她从小吃了太多苦,是她这个做妈妈的没有保护好他们姐弟两,所以她宁可佟言平平安安过一个平凡的生活,也不希望她为了钱而过得不幸福。

  “妈,你一下问我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啊?”佟言有些无奈!

  不过还是告诉她自己过得很好,并说他家里人很好,对她也好。反正婚姻都是假的,又何必在意太多呢?

  这两天弟弟佟威有些垂头丧气,他今年是高中考大学,却还没收到录取通知书。

  他以后还要和姐姐一起照顾妈妈,他想帮姐姐减轻一些负担,所以即使心情有些压抑,他还是出去找了份暑假工!在一家饭店帮忙传菜。

  一切都很顺利,日子也过得比以前舒心。佟言很满足的看着自己的现状。

  她想到了自己当初和顾沐离假结婚是因为他的事,而现在好像都在处理自己这边的事,有些过意不去。

  这天她想了想就给顾沐离去了电话。

  “喂!”电话通了,顾沐离接到佟言的电话有些意外,她好像从来没有主动给他打过电话。

  “我想请你吃个饭!”佟言如实道。

  “为什么?”顾沐离问。

  “没什么,就想请你吃个饭而已。”

  顾沐离嗯了一声“把位置发给我,我晚会直接去。”

  电话挂断,顾沐离思考片刻,想到第一次佟言去顾家老宅时,奶奶对他说的话。

  爷爷病重,估计撑不了多久,奶奶看了他的结婚证但还是希望他把婚礼办了,就当给爷爷冲喜。

  顾沐离有些为难了,他们两人本来就是协议婚姻,再搞个婚礼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了。

  他顾沐离在外界没什么名气,但他弘融集团总裁在外的名气都高过明星了。因为至今连狗仔都挖不到他本人。

  他一开始选择协议婚姻就是不想自己被感情束缚,认识了佟言后,知道她曾经的经历他不止一次的想要帮助她,也对她有所改观。

  而且他们两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被父母婚姻所连累的害怕婚姻。加上曾经的那个她突然离开,让他对爱情和婚姻也产生了退缩。

  晚上顾沐离如约来到佟言发的位置,是一家中小型饭店,进门就看到坐在窗边还在对着电脑工作的佟言。

  “吃饭还工作?”顾沐离坐下后开口。

  佟言闻声抬头,微微一笑把电脑关了“我见你没来,就只能找点事打发时间。”

  “看看你想吃什么?”把菜单推给顾沐离又道歉道“不好意思啊!本来请你吃饭应该选个高级点的餐厅,但我只能量力而为。”

  佟言说得很腼腆,顾沐离也听懂了,但他摇摇头“无所谓,吃饱就行。”

  他不想给佟言太大压力。

  很快两人点的菜都上全了,吃饭期间两人似乎有些尴尬,本来两人同桌吃饭基本没有,现在更不知道说什么。

  “那个,今天主要是为了感谢你。”佟言斟酌再三开口。

  “举手之劳。”顾沐离说的云淡风轻,可佟言就太压力山大了“所以你把协议改成一年就是为你妈妈的事?”

  佟言不可置否的点点头。

  还有那一百万啊……她什么时候才能还的起啊……

  “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佟言绞着手指小心翼翼问。

  “嗯,说。”

  “你在弘融集团任职什么职位?”

  顾沐离眉头一皱,佟言立马摆摆手“我没有想要调查你什么?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毕竟你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

  停顿一下又道“如果不方便就当我什么都没问。”

  顾沐离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没什么不方便,我是弘融集团的总裁。”

  佟言点头又惊恐的抬起头,吓得直接站起来,膝盖撞到了桌子,疼得她眼泪汪汪。

  “你,还好吗?”顾沐离站起来询问。

  “没事,没事,挺好,挺好!你慢慢吃,我去下洗手间。”佟言说完逃似得离开座位。

  餐厅洗手间,佟言对着镜子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要冷静,要镇定。

  待她离开后餐桌前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嗨!是你啊!帅哥,还记得我吗?”

  顾沐离抬头看了一眼说话之人,低头看了手机,该死的女人还不出来……

  说话之人是李菲儿,她刚进餐厅就看到顾沐离一人坐在那,于是鼓起勇气试图和他说话“您还记得吗?那天在KTV的,您是唐总的朋友吧?”

  说着又指着对面的空座“方便坐下吗?”她没有立刻坐,而是询问对方。

  “不认识,不方便!”顾沐离有些不耐烦了,为什么每个女人都那么花痴呢?

  李菲儿尴尬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这就是他为什么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了,他讨厌主动搭讪,摆首弄姿,浓妆艳抹的女人!

  而现在在这个看脸的时代,这样的女人也是一抓一大把,偏偏他身边目前就有一位意外。

  “叮咚,叮咚!”手机铃声响起。

  顾沐离拿起一看是佟言发的“顾先生,我看到熟人了,我就不过去座位了,账已结。”

  看完短信,顾沐离知道她说的熟人就是对面的女人,拿起手机头也没抬的绕过李菲儿就走,留下李菲儿在原地跺脚……

  等他走到门口时已不见了踪影,他嘴角抽搐一下,请客吃饭的人提前跑了。

  弘融集团会议室,乔辰把资料依次发给各部门经理。

  “这是下半年弘融准备开发的旅游项目全权交给项目部陈明团队,我希望尽快看到你们的企划案。”顾沐离把整个背部紧贴在老板椅上。

  办公室里一下子变得叽叽喳喳:

  “顾总怎么把这个项目交给一个新人呢?”

  “谁说不是呢?这项目更适合吴总啊!”

  有人立马拍马屁吴总,而坐在一旁的吴总一脸微笑,不在意的摇摇手“没有没有,各位老总客气了,这机会还是要给新人的。”

  顾沐离看着每人的表情,这个项目虽说不大,但也不小,而陈明却是刚提拔不久的新上任项目部经理,才三十多岁。

  他知道肯定会有人不服,而他也要借此机会拔掉公司的毒瘤。他站起身双手抱胸“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人不服,但我这个人一向只看能力,不看经验。”

  “陈明”停顿片刻,点到名的陈明立马站起来“这也是给你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我从不养无用之人。”

  陈明点头应“是,谢顾总栽培,我一定尽心尽力做好。”

  所有人顿时鸦雀无声。

  顾沐离手机在口袋震动,拿出手机对众人喊道“散会。”

  乔辰安排所有人离开会议室并替他关上门。

  “沐离,你快带言儿回来,你爷爷醒了,要见她。”电话那头是奶奶惊喜又着急的声音。

  “好,您别急!我们马上回来。”

  挂断电话就匆匆的赶往佟言公司,路上给她打了个电话,待顾沐离到达时佟言已经现在门口等他了。

  “我爷爷醒了,要见你,待会不管他们说什么你只管答应就行。”顾沐离边交代边驱车赶往顾家老宅。

  佟言应下了,这是她知道顾沐离身份后第一次去老宅,竟有些忐忑。

  老宅,顾沐离一下车就匆匆走进爷爷房间,佟言急忙跟上,这是她第一次见他如此慌忙。

  房间里,老人背靠床头,奶奶紧紧抓住爷爷的手,听到脚步声艰难的把头转向门口。

  顾沐离走近爷爷,立刻有人端来一张椅子给他“爷爷!”他看着爷爷轻唤着。

  佟言也紧跟着来到床边“爷爷。”她很有礼貌的现在顾沐离旁边。

  “顾先生,顾老太太,老太爷刚醒不久,身体还很虚弱,尽量不要聊太久。”一旁顾家的私人医生交代了两句就出去了。

  顾沐离拉过佟言跟老太爷说“爷爷,她是佟言,您孙媳妇!”

  老太爷浑浊的双眼眼含泪光点点头,向佟言伸出颤巍巍的右手,佟言赶紧握住“爷爷。”

  老太爷双手紧紧抓住佟言,想要开口说话。奶奶在一旁抹着眼泪“你爷爷之前就说要亲眼看你结婚,如今他在等着看你的婚礼。”

  佟言一愣,这样一来他们的婚姻都快赶上真的了,看了看两眼通红的奶奶和无法说话的爷爷。

  “好,都听奶奶的!”佟言实在不知道怎么拒绝,再想想来时顾沐离说的话,她满脸黑线,搞半天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顾沐离在一旁一言不发,奶奶以为他不愿意“沐离,你怎么想的?”

  “一切奶奶说了算!”奶奶听到顾沐离的回答灰心的笑了。

  “顾先生,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回去的的路上,佟言忍不住问道。

  “嗯……”顾沐离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

  “这样一来就所有人都知道了,会不会对你或你公司有影响啊?”佟言不放心。

  他利用假结婚骗他爷爷奶奶,就说明他肯定有喜欢的人,或者说他现在不能娶人家。

  那如果他们办了这场婚礼所有的一切就都放到了明面上,这估计也不是他希望的。

  “不会。”他不以为然“这世上能影响我的事并不多……”

  眼前就有一件,他没说出来,他知道佟言能懂。

  “那就简单点吧!两家人吃个饭就行,好吗?”佟言提出了建议。

  她实在不想铺张浪费,一年后就各奔东西了,又何必搞得大张旗鼓呢?

  “吱……”顾沐离把车停到了马路边,两眼紧盯着佟言。

  他实在搞不懂,今天要是换成别的女人在知道他的身份后不得拼命的引起他的注意力和吸引力吗?为何偏偏她是个例外呢?想着便问出了口。

  “为什么你知道我的身份后没有改变呢?”

  佟言一脸疑惑“我要改变什么?”

  顾沐离却突然靠近,佟言退到了车窗边就无处可退,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刀削般坚毅的五官,性感的薄唇,佟言心跳的特别快,脸也唰一下红了!她真是第一次靠男人这么近。

  “比如,勾引我。”一句话让佟言对顾沐离存在的一点好感也在瞬间降到了极点。

  一把把顾沐离推离自己平复心情“顾先生,你放心,我有我做人的原则,我答应你的事能做的我都做,但绝不会越界。”

  顾沐离愣了两秒没说话,继续发动汽车。他想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有多少女人削尖脑袋都要往他身上扑。

  却偏偏唯独她,是把协议看得重不敢越界,还是她真的没想过。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呢?

  而另一边的佟言也是思绪万千,其实顾沐离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很多女人喜欢的对象,可她不行,她从小在父母的阴影下生活。

  她害怕婚姻,害怕背叛,害怕一切未知的事情,她觉得自己就像刺猬,满身的刺只为保护自己。

  一路无语,两人又把生活轨迹回到了原点。

  又是连续几天的忙碌,佟言终于把设计稿交了。

  想了想她自己的事可以放一边了,现在还有妈妈的事,虽然写了协议,但只要一天没拿到离婚证就自然摆脱不了佟志华。

  最近妈妈的气色好太多了,她想出去找工作,但被姐弟两制止了。

  佟言征求了妈妈的意见后给佟志华打电话,好久才接通。

  “喂,”电话那头传来佟志华兴奋的大嗓门。

  佟言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他一定在赌桌上,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不由提高嗓音“你什么时候和我妈去把婚离了。”

  “离婚?离什么婚?”电话那头的佟志华装迷糊。

  开玩笑有这么个有钱的女婿他会同意离婚,见鬼去吧!不就是一张废纸吗?有本事告他啊……

  佟母在一旁听了不由担心,虽然现在不在一起了,但他这种无赖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

  “佟志华,你别逼我去告你。”佟言气急第一次连名带姓喊他。

  “告吧,告吧!”佟志华不以为然的挂了电话。

  佟言看着母亲担忧的眼神,抱着她的肩膀坚定道“妈,你放心,以后由我来照顾你,我不会让你再受任何伤害的。”

  佟母点头,自己是有多无能啊!心中对儿女的愧疚就越深了……

第五章 设计稿流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