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大将军忘了,我们交情不浅的

  薛史一边半跪在廊船的甲板上拼命向外咳水,一边伸出手抓住救自己的小哥衣摆表示感谢,“多谢……咳咳……这位大侠……相救,小女子……咳咳咳……感激不尽……”

  说着顺着衣摆向上看去,薛史呆住了。

  救起自己的公子长也漂亮过头了吧——

  公子一身玄色华服,锦缎用的是上好的断月锦,在日光下微微泻着光,像是缓缓流淌的泉水,衣领袖口却沿着边缘绣着暗金色流纹细边,显得细腻又贵气。他的发色极黑,两缕用着碧色的笄簪钗细致的束在头后,未束起的长发瀑布似的倾泻在身后,像是和发色相称,眼睛浓郁的像是墨色的寒潭,冷清异常,眼角却微微上翘不知怎的显出点红色,映的眼下那颗泪痣分外的妖治,看着倒比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女主更有些祸国妖姬的感觉。

  这张脸生在女子身上大概会尽显妩媚,只是身在这位公子身上——也不知是不是公子的阴沉的气场压制着,倒半点不显女气娇柔,反倒是另一种英气霸道。

  英气霸道的公子剑眉微蹙,看着薛史牵着自己衣角的手面露不悦。

  这种阴柔姽婳的长相,在自己的小说里只有绝对不会只是一个没有名字的路人甲——薛史几乎只用了半秒的时间就确定了他的身份,诧异的惊叫出声“江肇!”

  江肇向后退了一步,扯出薛史拉着的衣摆,“你是什么人?”

  薛史此时整个人傻掉似的定在了原地,虽说来之前就想过说可能会碰到自己这个挂名的相公,但怎么也没料到是以这样狼狈的样子的方式见了面。

  靠,这也太他妈丢脸了吧!

  系统这时候倒是活了过来,不嫌事大的在薛史脑子里噼里啪啦放了一顿小烟花,“恭喜宿主你正式和攻略对象完成初见,当前江肇黑化值80%,危险程度90%。”

  薛史惊讶了一下系统居然还有黑化值分析这种听起来很不靠谱的东西,然后后知后觉意识到后面的危险程度都快接近满格了,“怎么回事,江肇对我敌意这么大吗害怕!”

  作为自己笔下的人物,薛史自然是对江肇那种喜怒无常视人命如草芥的性子十分的了解,十分确信他能因为看自己不顺眼就给自己一刀子,此刻更加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一个动作没做对惹得江肇生气,当场就把自己结果了。

  “怎么,听不懂我问的话?谁派你过来的?”

  青天白日突然从天上掉下个姑娘,不偏不倚掉在自己船前不说,居然还认出了自己。

  江肇脸色微冷,自己这次提前回来打点一些事情,知道自己行踪的人最多不超过三个,不知道是从哪里泄露的消息。

  “主人,我刚救起她的时候已经检查过了一遍,这姑娘没有带兵器,不像是个刺客。”江肇身后一个悄无声息的暗卫从阴影里站出,回答了江肇一句又悄无声息的退回到了阴影里,真的是半点看不出来阴影里还藏了个人呢。

  薛史就说这江肇救人怎么衣服都没湿一下,原来不是他救得自己。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差别待遇吧,女主是江肇亲自下水给救上来的,救上来之后还百般关心,轮到自己就变成了随便一个手下把自己拉上来,完了拉上来之后还要受他冷脸。

  薛史露出苦笑,“大将军忘了,我们交情不浅的。”

  江肇看薛史的表情不像骗人,倒真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俯下身捏住薛史的下巴抬起来,“奇怪,长的这般丑陋,见过的话应该有印象才对。”

  用的是那种一本正经的语气,半点没有像在开玩笑。

  薛史一口气提不上来:我他妈......

  我虽然长的确实不倾国倾城,但在将军府养了三个月长了点肉现在好歹也算得上小家碧玉娇小可爱,怎么到江肇口里就变成丑陋异常了啊喂摔!

  薛史不知道的是,在江肇的认知里,接近他的女人都只有两类,一类是借机行刺想要取他性命的,一类则是各种势力往他那塞想引起他注意的。既然不是第一种,江肇自然而然江薛史的出现划分进了千方百计想要引起自己兴趣的女人这个分类里,因为不知道她背后到底是那个党派不好轻易动手,出言讥讽也是为了让她知难而退自己好少些麻烦。

  不得不说,江肇这个计谋很好,我们的薛史同学成功被激怒了,直直的瞪向江肇,表情气鼓鼓的像是一只炸起的河豚。

  “知道我是谁还敢这么瞪着我看,姑娘还真是勇气可嘉。”江肇笑容收起,“不怕我将你这一双眼睛给挖出来?”说着手指向上轻轻抚过薛史的眼下肌肤,倒真有点要动手的样子。

  要是平常那些妄图以各种方式引起自己注意的女人,这会子怕是早就被吓得花容失色的推开自己随便找个借口跑了了,但薛史还是岿然不动坐在原地,倒是叫江肇有些吃惊。

  事实上薛史现在正在出神,她在想自己现在告诉江肇他面前这个丑陋异常的女人是他刚刚才明媒正娶的侧室夫人,江肇会不会被气得半死,自己也可以借机扳回一局。

  年少轻狂,只知胜者为王。

  薛史冷笑一声,“之远,你真记不得我是谁了?我可是......”

  话未说完,就被一阵爽朗的笑声打断,“哈哈哈哈,我说江肇,你这又是在哪里欠下的风流债?惹得人家姑娘都为你投湖了?”

  薛史微微侧头,看清了船舱里原来还有别人。一个身着紫衣的俊朗少年正摇着扇子朝这边走过来。

  薛史在江肇身上其实着墨不多,唯一写的多点的就只有他和女主相处的那些个时间,于是并不是很清楚他身边到底都有些什么人,顺理成章的,这个摇着扇子的少年也并不是很认识。

  不过这大春天的摇扇子,可真讲究。

  江肇放下抬起薛史下巴的手,眼神不虞的看着来人。

  紫衣少年没被江肇吓住,扶起还在地上坐着的薛史,“姑娘别怕,我叫向临,是这小子的对家,看他不顺眼很久了,你有什么冤屈尽管和我说,我一定帮你做主。”

  说完转过身向着江肇责问道,“你这个始乱终弃的薄情郎,人家姑娘都被你逼得跳了湖了居然连名字都记不清,要不是我叫林一把人救起来怕是这姑娘淹死在湖里也惹不得江郎一顾呢。说吧,是哪次的事?醉酒还是别的什么,把人家这么个闭月羞花的姑娘给骗了?”

  薛史立在江肇身旁,浑身上下湿哒哒的还在滴水,头发因为落水前和小丫鬟那一顿切磋沾了水全糊在了自己脸上,说实话自己都认为自己此时跟白府门口那个到处乱转的疯婆子有点像,何德何能居然可以在别人嘴里得到个“闭月羞花”的美赞?

  薛史抹了一把挡住眼睛的头发,感慨这个叫向临的小伙子可真是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慧眼啊。

  这边薛史含羞带怯的压了压自己的发髻,正要和向临道谢呢,那边江肇的脸色真的是肉眼可见的黑了下去。

  “系统警告!攻略对象危险程度98%,请谨慎选择行动。”

  系统提示音还没落,江肇这边一个剑花飞出去,向临躲闪不急一缕黑发长剑被削断,飘落在地。

  “靠!我的头发!江肇你个好样的,你知不知道我再慢一点你就划到小爷我这张风姿俊朗的脸上了!!!”

  江肇默默抽回剑,语气淡然,“知道,所以我是故意的。”

  薛史吓得一个踉跄,真看不出来江肇是这么一个记仇的人,玩笑也开不得?!还好自己刚刚没有说出自己是他新讨得小老婆的事,要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丢脸,这厮为了挽回面子直接把自己杀人灭口了也不是没可能!

  薛史秒怂了,对着江肇立马换上一副狗腿的微笑,“诶呀江公子真是个直率的性情呀,哈哈哈,不记得我也没关系,我不过是个不入眼的小人物哈哈哈哈。”

  江肇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

  “女侠!”

  熟悉的糯糯软软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正在想着怎么从江肇手底下脱身的薛史一瞬间像是只被踩住尾巴的猫,僵直着身子不能动了。

  怎么忘了身后还跟着这么一个小祖宗......

  徐箐清没想闹出人命,看见薛史落水了也是吓了一跳,忙带着自己的几个丫鬟离开了。秦媛和半夏没有了钳制,见到薛史后面还好被人救起,两个人都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急急忙忙想赶过来查看薛史的情况。

  奈何岸边没有停船,两个人又是招手又是喊的好半天才从湖中心叫过来一个好心的老伯愿意载着她俩上船。这会子老伯的小船靠着江肇他们的大船,半夏和秦媛两个正在同守船的侍卫商量着要上来。

  “刚刚落水的女侠我们认识,麻烦这位公子让我们上去看看。”秦媛立在船头同侍卫小哥交涉。

  侍卫小哥是个恪尽职守的,把两人给拦了下来,“不好意思姑娘,没有主人的命令,闲杂人等不能上船。”

  肯定是不能让她们上来的,虽然说这回落水的不是秦媛,但这江肇和秦媛碰到了,保不齐就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意外了呢。

  薛史刚准备从善如流的接下来,“既然闲杂人等不便上船那我也就不久呆了,正好寻我的人来了我就先随她们离开了,还是谢谢公子救命之......”

  “今日是怎么了,这美人一个接着一个往船上涌呢,来都来了那就上来坐坐吧,美人们大老远的跑过来怎么可以连船都不让人家上呢,你说是吧之远?”向临合上折扇抵住下巴,恶趣味的看向江肇。

  糟糕!低估了这家伙的报复之心!

  这人大概是刚刚被削了一缕头发心里很过不去,知道江肇最不喜欢女人扎堆,这是诚心给他找不痛快呢。

  “那就谢谢这位公子让我们上船了。”半夏秦媛两个道了谢,互相搀扶着刚想上木梯,听见薛史那边大呼一声,“别!别上来!”

  两人具是吓了一大跳,齐齐收了脚,以为出了什么状况不敢乱动。

  这举止确实反常,连一直玩世不恭的向临敛了笑意“姑娘这是干什么,我们船上是有虎狼不成,叫你紧张成这样?还是姑娘想要对我们动手,怕牵连到其他人?”

  半夏听出了向临语气中的不善,连忙替自家小姐解释道,“这位公子误会了,我们确实只是来、来、来......”

  “来找麻烦的!”薛史抬声应下。

  半夏和秦媛懵了,不知道薛史为什么这么接话。

  “哦?”向临的语调变了一遍,带上些玩味开口,“不知姑娘因何原因要找我们麻烦呢?”

  薛史的大脑飞速运转了一下,计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那么江肇,就只有对不起你了......

  鄙时的江肇立在一旁,明显只是想冷眼旁观这出闹剧的剧情走向,一点也不想参与其中。

  然后薛史就这么突然两步奔到了他的面前,两只手一把挽住了他的左臂。

  !!!

  这个展开谁也没想到,一片寂静中薛史几乎都能听见林一倒吸冷气的声音。

  江肇扣住薛史挽住自己的右手,语气冷的像镀了一层霜,“这可真是一个糟糕的投怀送抱啊。”

  说实话刚刚冲过来挽上江肇确实是有一点头脑一热的冲动,但现在的局面真的是骑虎难下了。薛史强忍着手上的剧痛,仰着脸对着江肇扯出个笑来,“相公别生气啦~人家不过跟你开个玩笑~~”

  这矫揉做作的声音一出来,江肇果然没再扣住薛史的手了,不仅没扣住手,连着薛史这个人也推开了好几步,像是挽住自己的不是薛史,而是一条呲着牙的花斑毒蛇,“你叫我什么?”

  周围的所有人也都同他一样怀疑自己听力出现了问题。

  “诶呀~相公不要再逗奴家了啦~~这成婚才三个月,就装作不认识奴家了~~~”

  薛史上前两步还要挽住江肇,江肇嫌弃的避开,“你、好好说话。”

  饶是一贯见过大风大浪的向临向小侯爷也被眼前这个展开惊掉了下巴,“这、这、这......我不过就去了趟闽南,江肇你居然背着我连婚都成了?!”

  同样惊掉下巴的还有半夏,“小、小姐,船上这、这是姑爷?!姑爷回来啦?!”

  薛史没能再次挽住江肇,尴尬的哈哈笑了两声,用伸出的手顺势整理了两下衣袖,对着木梯下面的半夏道,“我也是被救上之后才发现居然是夫君,你知道夫君这个人就是比较乐于助人,哈哈哈,这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说着含情脉脉的看了眼江肇——事件的另一个主人公江肇正低着头思考着什么,薛史怀疑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成过婚这件事,现在正在努力回想。

  妈蛋,结婚这件事情也可以忘的这么轻易吗?果然你这只大猪蹄子!!!

  薛史好气哦,但还是凭着高超的艺术涵养演完全程,对半夏吩咐道,“行了半夏,你先送秦姑娘回家吧,我跟你姑爷三个月没见了有几句贴心话要讲,一会儿我跟他一起回去。”

  半夏踮着脚仔细观察了一下现场的情况,确认自己小姐确实没事之后回道,“那小姐我送、送秦小姐回去咯?”

  薛史,“嗯嗯,去吧去吧。”

  半夏回身对秦媛道,“那秦小姐我们先走,小姐和大将军可能还要再待一会儿。”

  秦媛虽然没怎么搞清楚状况,但还是乖巧的应声,不过先向薛史谢罪道,“不知女侠居然是将军夫人,今日夫人出手相助,未料到居然出此意外,还请夫人降罪。”

  薛史摆摆手,“你我之间还说这些。”你可是我女儿呀。“快些回去吧,一会儿正午太阳毒,晒伤了就不好了。”

  秦媛没想到薛史居然丝毫没有追究的意思,反倒关心起自己这个素不相识的小侍女,看薛史的眼神里顿时满是感激很感动,“夫人真是侠肝义胆、宅心仁厚、菩萨......”

  薛史对可爱的女孩子的夸奖完全没有抵抗力,“行行行了,再说下去我都要被你夸得飘起来了。”

  秦媛红了红脸。

  薛史看着秦媛这幅小媳妇的样子,很不放心的叮嘱道,“以后一个女孩子不要到处乱走,真要出门采购什么的记得带个人一起,你这么好欺负,下次又碰见来找麻烦的,可不是每次都有人解围的。”

  秦媛听完薛史的话,眼眶刹那间红了,薛史以为自己哪句话说重了,赶忙安慰她,“诶呀你别哭呀,我只是......”

  “不不不女侠,”秦媛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我只是听完你的话突然想起了我的母亲,母亲在时也常用这种语气同我说话。”

  得,这下老母亲这个名头坐实了。

  

第四章 大将军忘了,我们交情不浅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