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狱做手脚

  回到宫中,沈天湛总算明白所有嫔妃中为什么只带她一人。可是,侍卫这事,她做不来呀。没等门外的人禀报她就冲进了天子的书房“禀陛下,臣妾不想做侍卫。”

  天子微微一笑“注意,你现在是寡人的侍卫,应女扮男装,以男子的口气说话,臣妾又是何词?”

  “禀,臣知道了,臣遵旨,谢陛下。”天湛低着头,回以无奈的口吻,又上瞟了一眼天子:他这是玩我吗?好!我沈天湛奉陪到底。

  “明曰随寡人微服出巡,切记,男装,一个侍卫应有的样子。”

  沈天湛在心底唉叹了一声,只听见天子又加了一句“不要再穿你的白素衫了。”天湛一声不吭,在脑中翻了个白眼:哼,你说不穿就不穿,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这是天牢的钥匙。”

  “有事请吩咐。”

  “随寡人去天牢,放宗德。”

  “放回你的侍卫?自然不再需要微臣,好,君有命臣不敢违。”

  两人便一前一后走到天宇,宗德还是和在马场一模一样的动作立在牢里。“禀陛下,臣改主意了,我不放他了。”

  “为何?”

  “因为放了他臣就不能女扮男装了,女装太琐碎,烦。”

  “可宗德已被定了三天了。”

  “好吧。”只见沈天湛走到宗德旁边“放了你,你还是会继续杀我,虽然我不知你因什么原因杀我,在此之前,我与你仅有数面,为什么你恨我。”宗德忍着痛瞪着沈天湛“屠夫。”

  “陛下,我可以不放他吗?”天子没有说话,沈天湛看了看他也是无奈“屠夫是说男的,我是女人,叫屠娘。”

  沈天湛瞥了宗德一眼“我的针对坏人是兵器,而对好人是术,当然,你是哪一种你自己猜。”

  “陛下,臣有一事相求。”

  “说。”

  “臣要脱宗德衣服。”

  天子的脸泛起一层青色,随后摆了摆手“准”。

  沈天湛将宗德的外甲里衣都褪下,她眯上了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宗德,虽说男女有别,可她沈天湛也不计较。宗德的脸更是铁青“愣什么愣,我又不会吃了你。”

  “陛下,可否让狱卒备些热水?”

  沈天湛撸起袖子,天子这时开口了“这里,你熟悉吗?”

  沈天湛听到后很吃惊:今天是我第一次来这里,难道我劫过天牢?“禀陛下,臣诚不知陛下所言,今日是臣第一次来。”天子听后什么也没说:哼,怪诞,一夜之间忘记所有也真是一种幸运。

  “我说,宗德,虽你有心杀我,但你还是要感谢我,因为你对我来说还不是什么坏人,所以我顺便帮你疗养下,还有,让你见识见识我的针。”宗德吃力的看着眼前的人,因为沈天湛已准备拔针,可是,针全部都插进了怎么拔。“看什么看,要不要我给你个胳膊咬着啊?”沈天湛又从自己身上摸出了一根金色的针,“好了,我要拔针了,我也没想过定到你死,因为我的针可是很贵的。”她下意识将头转向天子,只见天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那么,如若寡人不许你入天牢,你又安获宗德体内的针?”沈天湛背向天子翻了个白眼,你这天牢能难住我吗?可那不安分的嘴立即吐出了“劫狱呗!”她立即回头看了看天子,那厮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宗德脸色煞白,因为此时金针上已连了一串银色的针,每个针的尾部都有金色的小环。

  “你可以动了,好处你自己也体会的到。陛下,可以走了吧?”天子站在原地“沈天湛,过来。”沈天湛便走了过去,天子一把拉住她,“以防你再动手脚。”沈天湛低着头,手脚早就动过了,宗德对我有杀心,我岂能不防范,况你又能耐我何。

入狱做手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