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元恶作剧

余泽西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阴差阳错

  2018年8月17日,农历七月初七,中国的情人节——七夕。

  零点,微博朋友圈狗粮满天飞;四点,花店老板仍然在包装花束;五点,民政局门口已经有情侣在等候;七点,女子对镜贴花黄;八点,情侣相约外出撒狗粮。市中心各个商户都打出了七夕活动的招牌,随处可见打工仔手抱玫瑰到处“碰瓷”,超市的巧克力已经失宠,这年头送萌宠才是“真爱”,一个人简直不好意思外出,好像一踏出门就会受到外界的一万点攻击。七夕夜幕远比白天来的唯美,飞舞的粉色气球,游荡的芬芳玫瑰,餐桌上的白色蜡烛,装饰精美的高级餐厅,还有今天的主角——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情侣们。

  夜晚,牛郎织女相约在鹊桥。一年的一次会面让两人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时光,牛郎牵着织女的手,织女躺在牛郎的怀里,两人相视一笑然后欣然地坐在鹊桥山赏月,没有口头的思念之语,因为一个眼神就可以深知对对方无尽的爱。

  镜头转向热闹非凡的人间,母胎单身的李尾可全然不知今天是不宜外出的七夕,一如往常,她痴痴地走到她最喜欢的公园去吸取草木之精华(可能自我封闭的人都偏爱于大自然吧)。公园里的柳树,公园里的荷花,公园里的古木长椅,黄灯光,绿灯光,蓝灯光,红灯光,交相掩映。远处多彩的天空吸引了李尾,头顶是深蓝色的,往下是宝石蓝,然后是浅蓝,模模糊糊的与浅黄相交,接着是柠檬黄与日落黄。天空上没有久违的星星,倒是有许多反射了城市灯光的亮点,月亮未满,一道明显的弧线好似神秘的鹊桥,李尾抬头仰望夜空,仿佛看到了鹊桥上相会的牛郎织女,李尾突感诧异,然后回顾四周,比平时多了几倍的情侣,好像明白了一点,再看看日历,果然,今天是七夕节,李尾呆住了,不知所措。

  与此同时,在大陆的那一头还有一个更可悲的人,他叫齐天,一个实打实的学霸,他原本和朋友约好一起去打球,所以早早地到篮球场热身,打球等,坐着等,躺着等,已经过约定的时间好久了,他的朋友却一个都没来,他拿起手机在群里大吼,重色轻友的、害怕出门被虐的还有急着找对象的都乖乖来认错,毕竟不是谁都像齐天一样能抵挡住七夕的摧残,他也只能无奈坐在场边发呆。

  人世间的悲怨之气逐渐上浮,这些怨气四处飘散,没有方向,当几团怨气相遇又会像吸铁石一样相互吸引形成一个更大的怨气,就是我们所谓的乌云。李尾和齐天产生的小怨气不知何时竟不约而同地飘到鹊桥边上,牛郎和织女看在眼里。

  “牛郎,你说为什么凡人会产生怨气呢?他们可以到处旅行,可以去见自己想见的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没有拘束,自由自在,多好呀,这样美好的生活怎会不如意呢?”

  牛郎没有立马回答,只是说:

  “要不我们帮帮他们吧,帮他们驱散不开心。”

  织女宠溺地望着牛郎,然后点了点头。于是牛郎织女对着怨气许愿驱散不开心,原来的怨气变成了能给人带来快乐的幸福之气,又飘回他们来的地方,李尾和齐天身上也就多了一个代表着幸福的胎记。

  齐天和李尾都是准大学生,两人都比较喜欢医学,但李尾想去经济发达的东部,齐天准备去医疗资源匮乏的西部,一个生活在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一个生活在四面环山的西部地区,一个才华横溢,一个呆若木鸡,这样的两个人因为牛郎织女而被改变了人生轨迹。

  美好的七夕夜,深受打击的两人都选择比平时更早的时间入睡,也许这样能稍微缓和一下不好的心情,也许是胎记的作用,不常做梦的两人竟都做了个逼真的梦。

  李尾梦到了一位白衣少年,他没有白马,瘦瘦高高,文绉绉的样儿,周围一片漆黑,唯独他自带发光体,但是李尾却看不清少年的脸,少年向李尾伸出了手,李尾没有上前,反倒后退了一步,在她看来,每一个白面书生都是魔鬼伪装的,她怕一靠近他就会成为他的盘中餐。微风吹起,白衣也顺着风轻飘,这时,李尾突然感到一股暖流,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少年向李尾靠近,这次,李尾并没有后退,也没敢伸手,她不敢与别人有身体接触,她现在只是想努力看清少年的脸,慢慢靠近,李尾只能看到少年深邃的眼眸,这是她第一次这样注视别人,因为习惯了一个人,他不敢直视任何人的眼睛除了她身边很亲近的人,少年停了脚步,望着她,李尾也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

  同样,在齐天梦里也出现了一位看不清模样的女孩,她一个人蹲在墙角,双手抱着双膝,她颤动的身体可以看出她在哭泣,无声地哭泣,齐天想走上前安慰女孩,可谁知脚下是传送带,无论齐天是走还是跑,他都无法上前,女孩听到脚步声,抬头望了一眼,见到齐天,马上就跑了,齐天住了脚步,感到有些手足无措,喊到:

  “喂,喂,你别跑啊,我又不会欺负你,喂。”

  四周黑漆漆的,没有人回答,连回声都没有,齐天有些担忧,他怕自己吓走了女孩。

  一会儿,女孩蹑手蹑脚地走回刚才的角落,齐天看到地上女孩的身影,松了一口气,轻声问道:

  “你,没事吧?”

  女孩顿了顿,只答了“嗯”,虽然只是一个字,但齐天却听出女孩声音的脆弱。

  “你放心,我不是坏人,我不会欺负你的。你刚才在那里干嘛呢,感觉你心情不好的样子。”

  “我没事,只是,嗯,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额,你说吧,能帮我一定帮。”

  “给我唱首歌吧?”

  齐天有点惊讶,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很难做的事,他曾经还自夸说他的声音是全世界最好听的,谁能听他唱歌简直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他给女孩唱了一首轻快的歌,女孩很认真地听着,听着……齐天唱完了却没有女孩的声音,

  “你,还在听吗?”

  没人回答,齐天猜测那个女孩应该是睡着了,毕竟哭泣的时候很容易入睡,他看着女孩的影子,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感情,夹杂着担忧,夹杂着疑问。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脑海里尖锐的闹钟声叫醒了齐天和李尾。迷迷糊糊的两人打开手机,点开新信息,竟都大惊失色,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手机,还是那几行字:恭喜您,成功被东部医科大学录取,其他相关信息请登录官网进行查询。

  齐天愣了,因为他想去的是西部医科大学,当他看到电视上西部地区的人们因为没有钱,没有好的医疗设备供他们使用,没有完善的医疗保险时,他就暗自下决心要努力学习,以后要去西部,给那里的人们带去好的医疗,可如今呢,他可从来没有填过东部的大学啊。

  齐天父母听见齐天房里吵吵闹闹的就进房间来看他又捣鼓什么名堂,只见齐天像发疯似的,他哽咽着,可怜地望着他爸妈。

  “爸,妈,我真的无缘西医大吗?就算是这样,为什么我会被我从来没填过的大学录取?为什么?为什么呀?”

  齐天的爸妈没有说话,两人相视许久,齐天知道了,肯定是他爸妈搞的鬼。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就只是单纯地想去西部,去治病救人啊。”

  “对不起,儿子,不要怪妈妈,你韩叔叔的大学优生资源已经一年不如一年了,我们也是希望你能帮帮你韩叔叔的学校,你也知道你韩叔叔对我们家有着怎样的恩情,而且,学校也离家近,回家也方便,我这也是考虑很久才做的决定,希望你能理解妈妈。而且,在东部上学,等毕业以后也可以去西部啊,寒暑假也可以去西部啊。”

  “我理解你,可谁理解我啊!”

  齐妈妈抑制不住感情,流着泪跑出了齐天房间。

  齐爸爸拍了怕齐天的肩膀,“我们就读一年,等结束后,如果你还想去西部医科大学,咱们到时候再转学好不好,儿子,希望你能理解你妈妈,我也相信你,你可以做到的,好不好。”

  齐天苦笑了一下,然后抬头望着天花板,什么也没说。

  李尾也懵了,因为她被东部医科大学调剂到了非医学专业,她心心念念的医学啊,就这样与自己擦肩而过。李尾捂住自己心脏,留下了眼泪,她哭了,又不敢哭出声,只能蒙在被子里无声地哭,她不敢告诉自己的父母被调剂到了非医学专业,因为她怕自己的父母失望。等哭够了,她才缓过神来,暂时恢复清醒的大脑,她告诉自己要乐观要坚强,大不了转专业就是了,可谁又知道在东医大由非医学专业转入医学专业是何等的难。

第一章 阴差阳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