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开幕式乌龙

  入学后的第三天,今天要举行开学典礼。

  大家都早早起床收拾打扮,拿出最完美的状态,李尾可没什么好收拾打扮的,没有昂贵的化妆品,没有亮丽的衣服,没有时尚的包包,一身最普通的行装,但她还是假装在那里收拾倒腾,拖延时间,这样就可以和室友们一起去开学典礼了,因为李尾还根本不熟悉这个学校,还不知道举行开学典礼的地方在哪里,而且,这才开学,如果就这样单独行动势必会惹人不开心。一个个都把自己打扮得像电视剧中漂亮的女主角一样,只有李尾,像一个初中毕业的小丫鬟,跟在这三位大小姐后面,不敢抬头,只能看着她们的脚步前进。

  在宿舍还没怎么紧张,可现在,不知怎的,李尾越走越慌,有种不好的预感。终于来到开学典礼会场,一眼望去,满是人,她呆呆地站在门口,吃惊于会场的大阵仗。“过来呀。”可乐向李尾示意,李尾这才反应过来,战战兢兢地跟着可乐,她小心翼翼地坐下,四周都是陌生人,嘈杂声让世界忘记了李尾的存在,她低头摆弄着自己冰冷的手机,脑袋一片空白。

  实在无聊,李尾便偷偷抬头看看四周,会场已经布置完毕,还在调试音响,五颜六色的院服一块一块的,随处可见的低头族,会场内来来往往的人,李尾呆呆地望着入口,数着进出的人。

  这时,来了几个熟悉的人,没错,就是开学那天校门口“闹事”的人。

  “他还没来吗?待会儿可就要等他上台发言了,快快快,快去找他。”说罢便匆匆四处寻找。

  “难道他们口中的他就是那天那个人吗,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李尾悄悄嘀咕着。

  “欸,你们听说了吗,我们学校今年来了一位大人物,听说他不仅成绩好关键是长得很帅,就是电视剧中的男主角那样,高冷的帅,想想就激动。”

  “是吗是吗,你还知道什么,速速道来。”

  “他好像原本没打算来我们学校的,听说他想要去西部的,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截胡了就来了我们学校。还有啊,他和校长貌似有点什么关系,昨晚我们开班会的时候,我们老师都提到他了,说他怎么怎么好,反正老师就是对他特别关照。”

  “看来他关系还有点硬啊,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让他来这里的,会不会是因为以前记过处分,没有学校收留他,然后通过校长的关系才进来的。”

  “不可能不可能,我们老师还表扬他了,他应该没犯什么事。不过我听说他好像是为了某个人来这里的,不过到底是为谁我也就不知道了,我这些都是听学长说的。从那么多狗血剧中总结出来的经验,这‘某个人’一定是个女的。”

  旁边的“千里耳”听后也过来插话:“同学,你好,我刚刚听你们说学校来了个大人物,是不是开学那天校门口有好多人去迎接的那个人。”

  “你怎么知道,没错,就是他,学长说那天本打算和他一起到宿舍再交代一些事情的,没想到后来一场大雨让他趁机跑了。”

  “我就说嘛,谁会有这么大的架子,能有那么多人来迎接。不过啊,我觉得他应该是为某个女生才来这所学校的,那天啊我看到他拉着一个女孩的手就跑了,没错,绝对是为了那个女生才来这所学校的,不然全国那么多好大学为什么偏偏来我们这里。”

  李尾听到后有些紧张,她死死抓着自己的衣角。

  “哇,好痴情的男生,好想见见,不过你有看过那个女生长什么样子吗?”

  “这个嘛,当时她低着头所以没看清。”

  “太可惜了,还说能看一看究竟是何方妖孽能让他放弃自己的前途。”

  李尾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没关系,待会儿就可以看到那个帅哥的真容了,他要作为新生代表发表讲话。”

  这几个八卦女孩都准备好相机,一遍遍地擦拭着眼镜,盯着主席台周围,想快点见到这个神秘的大人物。

  李尾怔住了,她回想起那天的场景,如果再发生那样的事可真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而且这里还那么多人看着,误会,嘲讽,孤立,校园暴力,李尾不敢接着往下想,她害怕了,她四处张望寻找能够躲藏的地方,然而没有一处可以藏,她只有逃跑,逃到没有人的地方去,不论用什么方法,因为没有什么比“受人瞩目”更来得危险的。

  灵机一动,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握成拳头状,抵着嘴唇,弯下腰,硬是挤出痛苦的表情,不时还发出“嘶嘶”声。果然,安秀晶中招了。

  “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肚子疼,可能是吃坏东西了吧。”

  “那你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啊。”

  “可是这不是还有开学典礼吗?”

  “没事儿,待会儿我帮你跟临时联络员请假就行。”

  “这样,真的可以吗?”

  “没事儿的,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李尾借机离开。

  李尾像小偷一样畏畏缩缩地走下看台,没走多远她又停住了,回头看了看主席台,明亮的灯光,忙碌的工作人员,指点的老师,等待上台的领导,还有没有出现的人,回过头,无暇再顾及身后的一切,李尾踮起脚尖埋着头小跑出去。

  原以为李尾会顺利地逃出去,没想到却在最后一刻撞到了不该撞到的人,李尾赶紧鞠躬连声道歉,齐天拍了拍胸口,看着眼前这个真诚道歉的人,“没事儿,下次...是你。”齐天瞪大了眼睛,李尾感觉不妙,慢慢抬起头,“是你。”“我就说怎么...”还没等齐天说完他俩就又粘在一起了。

  “怎么,怎么回事,怎么又这样了。”李尾不停地拉着自己的手臂,又焦急又紧张。

  “唉,真的是,我就说吧,不来这里,不来这里,你偏要带我来,新生代表随便找个人就可以了,干嘛一定要找我啊,现在好了。”齐天无奈又生气地望着拉着他来这里的陈小杰。

  “你们,这什么情况?”陈小杰指着粘在一起的两人疑惑地问。

  开学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越来越多的人挤进门口,与门口的三人擦肩而过或小瞟一眼,李尾低下头,摩擦着手指,“你没事儿吧?”“哦,没事儿,他们没撞到我。”陈小杰望着经过的人群回答。齐天摇摇粘在一起的手臂,李尾这才抬起头,“没,没事儿。”齐天望着明显害怕的李尾有些过意不去,“喂,陈小杰,你去帮我拖延一点时间,尽量把我的讲话放在最后,我待会儿再过来,还有,今天的情况不要和任何人说,下次我会解释的,我先走了。”

  像那天一样,齐天拉着李尾就往外跑。

  他们来到了会场旁边的乒乓球馆,现在这个时间点这里是没有人的,齐天把她带到窗前,用帘子挡着,这样就算有人来也发现不了他们。

  李尾整个人都软了,瑟瑟发抖,简直比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而情绪崩溃还来得严重,两眼无神,瘫坐在地上,齐天也不得不蹲下来。

  “你,还好吧?”

  李尾没有回答,现在的她犹如一张空白的纸被湿了水,她的眼眶逐渐变红,齐天看着她的侧脸,完全就是一个受委屈的小朋友的模样,直到那滴泪水流下,泪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是那么响,仿佛整个楼层都可以听见一样。

  齐天伸出手想要为李尾擦擦眼泪,李尾毫不留情地别过脸去,“请放开我的手。”李尾严肃地故意加重语气。齐天这才意识到刚才一直抓着她的手跑到这里,他立马放了手。

  齐天有些小尴尬,“那个,不好意思,因为刚刚看你很不自在的样子,所以就自作主张拉你来这里了。”齐天越想越不对劲,明明是自己“救了她”,怎么现在她还质问起来了,不应该是感谢吗?“不过我说,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啊,我两次救你欸。”

  李尾握紧了拳头又慢慢松开,坐直了身子,回头看着齐天的眼睛,面无表情,没有感情地对齐天说:“的确,第一次谢谢你的帮忙,谢谢你带我离开那个地方,但是今天我不觉得可以跟你说谢谢,而且我想跟你说,我不喜欢和任何人有肢体接触,希望你能谨记。”

  齐天感觉到李尾强大的气场,没敢再说什么,李尾回过头来平视前方,握紧拳头放在自己的膝上,齐天也装腔作势的坐直了身子,就像在和李尾比谁严肃,两人没说话,安安静静地呆着。

  这时,突然进来一个人,李尾赶紧放下身段,一手捂着齐天的嘴巴,一手把他往墙上压,尽量让这里看起来没什么异样,齐天瞪大了眼睛,这种戏码明明是男生对女生做的呀,怎么她先做了,齐天看着她的手,又看看她,竟紧张了起来,李尾则是认真听着外面的动静,屏住呼吸,怕自己的一点声响就会让外面的人发现自己。

  等那人走后,李尾才松了一大口气,“不好意思啊,我们就算扯平了,刚刚你拉我的手跑,现在我捂你嘴,我们扯平了。”李尾心虚地看着地上,不再严肃,反而多了分可爱,齐天嘿嘿一笑,“好吧,那就扯平了。”

  “其实,刚才我不是故意这么对你的,只是我只要和别人有肢体接触,就像我们现在这样,皮肤与皮肤的真实接触,我就会失控,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有时候还会说很难听的话,你不要介意啊。”

  “哦,怪不得,这变化还真大。”

  李尾撅起了嘴,齐天看着李尾傻傻地笑,李尾也悄悄转过头去看着齐天,她被眼前这个大男孩的笑感染了,也微微抿嘴笑。

  外面传来的一声“开学典礼现在开始”打破了他俩的欢笑。

  “糟糕,我忘了还有发言这茬儿。”

  “怎么办,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你要怎么上去讲啊,也不知道这回又要等多久才能解开,对不起啊。”

  “这又不怪你,现在我们应该冷静下来想想对策。”

  “那个,要不这样吧,我待会儿戴上帽子口罩,手上再缠点儿绷带,尽量让自己全副武装起来。”

  “那可是在那么大的台上讲话,你武装起来不丢你的脸,丢的可是我的脸,而且,我是带着任务来的,不能把典礼搞砸了。”

  李尾咬着手指思考着,“那你要不要看谁有空,可以代替你发言。”

  “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谁有时间做准备啊,而且,这才刚入学,我认识的人也不多,找人替我,这方法看是行不通了。嗯,不如这样吧,你假扮我女朋友和我一起上去,到时候我再胡乱编一个带你上来的理由,你什么都不用说,只要乖乖站好,看着前方就行,怎么样?”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的,女朋友这件事绝对绝对不行。”

  “怎么不行了,我觉得还可以啊,有多少人争着抢着要和我交往啊,而且,我们这是假的又不是真的。”

  “你也知道有很多人喜欢你,假如我以你女朋友的身份出现,那些人肯定不会放过我的,一个那么普通的女孩儿竟让你放弃好大学来到这所学校,到时候我会被她们撕碎的。”

  “你们女孩都像你那么恐怖的吗?”齐天调侃道。

  “现在好像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吧。”

  “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嘛。待会儿你就跟在我身后,拿着你们学院的旗子,你身后再跟上其他的学院,然后都拿着各自学院的旗子,每个人都一手抓着自己学院的旗,一手抓着后边学院的旗,我到时候把发言稿内容改一下,等我讲话一结束,你们就跟着我走,让每个学院的旗子都经过主席台中央。”

  “但是,我们学院没叫我举旗啊。”

  “我知道啊,所以待会儿要先去贿赂举旗的同学啊,你应该知道谁举旗吧。”

  “额,我,还真不知道。”

  “你就不关心你们学院的事情吗,算了算了,我待会儿找人去办这事。走吧,我们该过去了。”

  “我们要怎么过去啊,不会就这样吧,被别人看见了多不好啊”

  “那你想怎样?”

  “你能不能把你头上的帽子先借给我一下,就一会儿,等到候场区我再还你。”

  齐天看着她露出无奈的表情,李尾委屈地低下头,齐天摘下他头上的帽子戴在李尾头上,李尾抬头天真地看着齐天,“走啦。”齐天拉着李尾的手腕小心翼翼地走出去。

  还好,事情按照原定计划那样顺利的进行,李尾和齐天的异样没有被人发现。开学典礼还没结束,齐天和李尾就已早早离开会场,来到当初两人躲藏的古槐树下。

  两人如释重负的坐在长椅上,李尾还有些惊魂未定,齐天倒还乐在其中。

  李尾取下头上的帽子还给齐天,她盯着帽子,没敢看齐天,“谢谢。”齐天接过帽子,然后拿在手里摆弄着,“没,没事。”李尾还不知道齐天戴那顶帽子其实是为了躲她,因为他也怕在大庭广众之下再次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今天还好没有在齐天发言时发生,不然就真的解释不清了。

  “那个,你觉得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儿怎么样?”

  “今天,今天发生了好多事情,很刺激,很紧张,还有些恐怖。”

  “的确是紧张刺激恐怖,还有些...”齐天没往下说他觉得有些有趣。

  “不过,我们这个样子还要多久啊,上次好像都有两三个小时的样子。”

  “好像是,再等等吧,现在也差不多有两个小时了。不过我还是没弄明白为什么我们会这样,我们之前也不认识,加上现在,也就才见过两次面。”

  “可能我们是天使的翅膀吧,你是右翼,我是左翼,所以才会像现在这样,凑成一对完整的翅膀。”

  齐天嘿嘿一笑,“那天使呢,天使是谁,他又在哪里?”

  “天使不慎跌落尘世间,变成了凡人,背上的翅膀,头上的光环,手上的法棒都一起跌落下来幻化成人。”李尾得意地向齐天解说。

  “没想到,你想象力还挺丰富的。今天收获颇丰,见到了你胆怯的样子,严肃的样子,生气的样子还有现在幽默的样子,不像第一次见到你那样,只有害怕,哆嗦。”

  李尾收起了脸上的表情,有些低沉,“一回生,二回熟。”

  齐天见李尾表情变了,声音也变了,可能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就没敢再提有关她的一切。

  “你好,我叫齐天,今年18岁了,临床医学专业,家在本省,喜欢看书打球,擅长考试做作业,没有不良嗜好,因为某些原因来到东部医科大学就读。”齐天轻松的向李尾介绍着自己,“好了,现在公平了,我知道你的一些情况,你也了解我的一些情况了。”

  李尾望着齐天微微一笑。

  “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嗯,你说吧。”

  “我们加个好友吧,以后你要去哪儿,待多长时间都跟我说一声。”

  李尾有些震惊。

  “你也不想再发生今天这样的的事儿吧。”齐天抬起他俩粘在一起的手,“今天还好都没引起太大的恐慌,也没有造成什么不便,但是以后呢,上课,吃饭,睡觉,上厕所,那时不就很麻烦吗,如果耽误了一些重要的事情那就得不偿失了。反正我是没关系,但是你是女生,而且你不也说了吗,那些迷妹们要是知道我和你这么近距离接触一定会找你麻烦的,到时候我再去保护你那就越抹越黑了,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都知道对方的行踪,然后尽量绕开可能相见的地方,避免这些事情的发生。”

  “可是,这样就好像被监视了一样,有点儿不自在,但是,不这样吧,这又的确会带来很多麻烦,我想想吧。”李尾咬着手指,两眼无神。好一段时间后李尾才开口,“好吧,互相交换行踪。”

  齐天手机铃声响了,他习惯性的掏出手机,等看完消息才惊觉两只粘在一起的手臂可以分开了,李尾也后知后觉,两人都瞪大眼睛望着对方,然后又都惊喜地笑了。

  折腾了一天,大家都早早回到宿舍,刷微博的刷微博,打游戏的打游戏,健身的健身,学化妆的学化妆,看小说的看小说,只有李尾和齐天,两人都上吐下泻,没办法,两人都只有再次“光临”校医务室。

  齐天和李尾都虚弱的来到医务室,恰巧在医务室门口相遇,看着对方脸色苍白,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巴,或拍拍胸口,面对的两人就像照镜子一般做着一摸一样的动作,两人狼狈地进医务室,校医见状没问什么病情,就只让他们先吃药然后躺下休息一会儿,他们也没想太多,乖乖地吃下了药。这药似乎是早已准备好了的一样,他们吃下后都觉得比之前好很多,两人躺在病床上稍作休息。

  那个女孩,余泽南又出现在了门口,看到病床上的两人,面无表情,或悲伤,或担忧,她也只停留了一会儿便准备离开。一转头撞到了迎面走来的一位同学,“你没事儿吧?”余泽南抬头看着这个高高的小伙子,苦笑了一下,“我,有事儿。”然后脚踩风似地离开了。

  他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起了波澜。“你来了。”他回头看着校医点点头,“怎么样,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见她了吧。”“以别人的身份见她,很可笑吧。”“但这样至少可以见到她,可以关心她了。”他无奈地笑笑。“他们两个怎么样了?”“吃了药没事了,只是这次作用有点大,都上吐下泻的。”他看着安静休息的两人,眼神里流露着担忧,就像是看最亲近的人一样,那样亲切,那样担忧。

第四章 开幕式乌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