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真实的你

  “这什么情况?”齐天疑惑地看着李尾问道。

  李尾抬头看着齐天,掩藏不住她的笑,“你不知道的情况。”李尾恢复了活力,站着标准军姿。

  “你这变得也太快了吧,刚才还哭哭啼啼的,现在就喜笑颜开。”齐天向李尾竖起来大拇指。

  李尾傲娇的抬头看着齐天,“怎么,不行啊。”

  “行行行,你说什么都行。”齐天又拍拍李尾的脑袋。

  “你们两个是不是想嫌站军姿太轻松了,还在那里给我打情骂俏的,好好的给我站着。”李尾教官大声喊着。

  “听到没,叫你好好站着,呵呵呵。”

  “还有你,也叫你好好站着,不要喜怒无常,叫人怪觉得你有...”

  “哼!”

  “喂,刚听你说我们教官是你哥,不会这么巧吧?”

  “不,他不是我哥,我不认识他。”

  “那你刚才还一番激动的表白,极力解释我和你的关系,还叫他相信你。”

  “我,只是不想任何人误会我和你的关系,再说了,我看他长得很像我哥,然后就随口一说。”

  “好,就算说得通,那你一个什么都不闻不问的小孩儿竟知道他的名字,这不是很奇怪吗?”

  “我们连队的女生一天到晚都会讨论他,我不想知道都难啊。”

  “不知道是谁说的,只会在熟悉的人面前表现真实的你,怎么,一个陌生人就让你如此信赖,在他面前又哭又笑。”

  “我,我都说了,因为他长得像我哥,所以才会这样的。”

  “编,继续编。”

  “你怎么就死死咬住我们的关系不放呢,我和他真没什么关系,所以也不要想通过我来和他搞好关系,减少你的训练量。”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三番五次的救你,你就这样报恩的。”

  “我谢谢您,可以了吧。”

  “就这样就完了?为了你,我可是在这里罚站呢。”

  “那你想怎样啊,是不是要让我当你小弟,替你拎包,替你站岗,喂你吃饭,哄你睡觉,你才会满意啊。”

  “我小弟,算了吧,我不收你这样的小弟,你就跟我说说你和王勇的事吧。”

  李尾吹了口气,还是硬着头皮说了。

  “好了,就这些,不过不要跟任何人说我和他的关系,我不想造成什么轰动或者麻烦。”

  “嗯,就算你不说我也会保密的。”

  “对了,我们还要想办法怎么避免相见。”

  “这几天我都观察好了,在厕所背后有一堵破旧的围墙,围墙左边有一个大石头,我们就在那里接头,把要说的都写下来,然后塞到石头下面,饭前你去那里,饭后我去那里,上午休息的时候我去,下午休息的时候你去。”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手机被缴,只能用原始的办法了。还有,刚刚那群人应该不知道我是谁吧?”

  “应该不知道,你帽子戴那么低,看不到脸的。不过,没看到你的脸,大家可是一直盯着我看,我颜面何存啊。”

  “没关系的,现在只是让你比以前更加出名而已。”

  尝到了白天联谊的甜头,其他连队也都有些眼红,于是三五几个教官就围在一起商量来几个大联谊,还好白天李尾所在的连队和齐天所在的连队已经联谊过了,不用担心会再次相遇了。

  齐天所在的那个联谊团是最热闹的,因为有齐天,今天的热门人物。大家起哄让齐天进行才艺表演,齐天连连摇头,说自己没有才艺,没有什么可表演的,其实,齐天那是没有才艺,他只是不想让自己更加博得别人的关注,他想要在一年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他的室友们见状,就过来拉齐天,在座的其他人也都齐声喊着齐天的名字,大家硬是把他拽了出来。所有人都注视着他,期待他的精彩表演,他看了看四周灼热的目光,没办法,只好大显身手一把了。

  齐天唱了首歌,唱得那么好,唱完大家还意犹未尽,但是齐天死活不肯唱了,怎么也要下去。身后传来一声:“你不愿意唱,是不是只愿唱给你女朋友听啊。”

  齐天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去,“我女朋友?你见到她了?”

  “不只我见到了,我们大家都见到了,不是吗?”

  “对呀,你今天不是为了和她在一起而甘愿受罚站军姿吗?”

  “哇,齐天,没想到你是这么痴情的人。”

  “你给我们说说你女朋友呗!”

  “是啊,我们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能够圈住你。”

  “给我们讲讲呗!”

  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齐天呆在那里,大家看齐天好像不愿意讲的样子,于是又高呼齐天的名字。齐天无助的看着表哥,表哥坏笑地摊着双手,表示他也束手无策。齐天咬咬唇,闭着眼,无奈地说:“她不是我女朋友。”

  “怎么可能呢,你一定是不想告诉我们。”

  “真的,今天那个人我也不熟。”

  “不熟还陪她一起罚站。”

  “不是我陪她罚站,是我们都被罚了,所以才待在一起。”

  “那今天我们想看她长什么样的时候,你还挡着她不让我们看,你分明就是不想让我们看她嘛。”

  “对,就是这样。”下边的人又开始起哄。

  表哥热闹也看够了,就过来帮齐天解围,“你再唱首歌我们就放你下去。”

  “教官,不能这么便宜他。”

  “那你没看到别人都那么害羞了呀,你还在这里硬逼着人家,他唱完,下一个你来,好好表现你自己。”大家哄地笑了。

  齐天释然地做到下边,他的室友们挤过来打探消息。陈小杰挽过齐天的脖子,“跟哥们儿说说,是不是那天的那个女孩?”李飞也过来凑热闹,“哪个女孩,哪个女孩。”齐天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不紧不慢地说:“不是她,那个女孩,我不是很熟。”陈小杰有些失望,“怎么可能呢,我看那天你们不像是不熟的样子啊。”李飞也步步紧逼,“你们还没跟我说是谁呢?”齐天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我没有女朋友。”陈小杰摇摇齐天,“如果不是为了她,你怎么会来这所学校的。给我们说说吧,我不会说出去的。”齐天闭口不谈。陈柏荣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便过来拉着齐天离开。

  “谢谢你啊。”

  “没事儿,大家同学一场,应该的。你先随便走走吧,我过去看看。”

  这里只有齐天一个人,一个人在黑暗里,他看着前面玩得开心的人群,听到发出的欢呼声,他想到的不是孤独,而是李尾。这么多年,她都是一个人,一个人这么过着,该有多难受啊,把自己的痛讲出来要有多大的勇气。

  隐隐约约,似乎走来一个人,是教官,李尾的表哥。

  “怎么,害怕了。”

  “没有,就想消化消化今天的事情。”

  表哥和齐天一起并排站着,看着不远处的人群,“你,和李尾,是什么关系?”

  “正如李尾说的那样,我和她没有什么关系。我跟她认识完全是因为巧合,也可能是缘分吧。”

  “那你们今天怎么会靠在一起,李尾可是个胆小鬼,她不喜欢与别人有任何的肢体接触,就算和她父母,她们也没有过家人间的拥抱、牵手逛街之类的,她今天怎么会主动靠近你?”

  “我们也不知道,就是有时候见了面就会粘在一起,怎么拉也拉不开,不过差不多两三个小时后就会自动解开了,很神奇吧,很不可信吧,但是,这就是事实。”

  表哥笑了笑,“李尾啊,是个神经大条的小孩子。她总是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一个人自言自语,手舞足蹈,有时候会看到她七十二变,不要觉得奇怪,那时的她一定是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

  “没想到她这么有趣,但是你口中的李尾好像和我认识的李尾不是同一个人。”

  “因为她和你不熟,她只在亲近的人面前表现真实的自己,在陌生人面前她又是一副胆小鬼的样子。”

  “她可能不喜欢表现自己吧。”

  “你小子怎么知道的,告诉你啊,别打我妹的主意,她不适合你,而且她还小,不懂事。”

  “你想哪儿去了,这些事李尾跟我说的。”

  “嘿嘿,开玩笑嘛,李尾还愿意跟你说这些,她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老实交代。”

  “她能有什么把柄,一个傻傻的小孩子。”

  “竟然说我妹傻,不过我妹是有点儿傻啊。”

  两人都乐了,一起看着灯光下游戏的人群,听着欢呼声和掌声。

  另一边,李尾回到连队,但又要进行联谊活动,李尾最不喜欢的就是联谊了,她又找了一个烂借口离开。她来到灌木丛这里,坐在白天她坐的地方,抬头看着久违的星星,轻声背着一首首她记得的古诗。

  “咦,你怎么在这里。”齐天站在李尾旁边,吃惊地看着她。

  “齐天?哦,我不喜欢联谊,所以就在这里躲着。”

  “等等,我们,没粘一起,奇怪了。”

  “真的欸,那就说明不是只有生病才会不发生,可能每天只会发生一次。”

  “可能是这样。”齐天坐在李尾旁边。

  “我刚刚看到你哥了,然后和他聊了一会儿,他说了好多你的趣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李尾,真是小看你了。”

  “他说什么了,不会什么都跟你说了吧。”

  “放心吧,没说什么,就讲了讲你的兴趣爱好什么的。”

  “对了,你怎么不待在你们连队啊。”

  “因为,不想受人瞩目吧!我唱歌实在是好听,他们又硬是要我唱歌,我怕我一开口就会收获一大批粉丝。”

  “你就吹吧。”

  “你还别不信,看我唱给你听,你就知道我有多厉害了。”

  齐天唱了一手他最喜欢的歌,李尾听着听着,像睡着了一样,倒在齐天身上。

  “喂,喂,你不会睡着了吧?喂。”齐天轻摇着李尾,见她不醒又加重了力度,这才发现李尾不是睡着而是晕倒了。他赶紧抱起李尾往医务站跑。以到门口齐天就大喊医生,生怕没人听到他的话,他抱着李尾焦急地跑到病床边,轻轻把她放下,校医过来了,检查了一番,还好没什么问题,齐天这才松下来,他静静地守在李尾旁边,看着弱不禁风的她,想起了她表哥的话:李尾是个神经大条的孩子,她其实也爱笑,爱热闹。校医走过来,递给齐天一粒维生素似的东西,说他抱李尾过来太辛苦,可以吃一粒恢复体力也冷静下来,虽然奇怪,但齐天还是吃了,然后又塞了一粒到李尾嘴里,“这是维生素,她就是有些过度疲劳,吃了维生素后就没事了。”说完校医便走开了,脸上露出了谜一样的笑。

  第二天一早,李尾迷迷糊糊地醒来,四周明晃晃的,还有白色的帘子,头也没有昨日那样的昏沉,她慢慢的起来,再四周看看,这才发现这里是医务站。

  “你醒啦。”表哥端着一杯水走过来。

  “我怎么了这是?”李尾揉了揉脑袋。

  “你昨天晕倒了,是齐天带你来的医务站,如果不是他,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怎么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啊,我不是还提醒过你吗,要好好照顾自己,怎么我说的话就当耳旁风啊,给,把水喝了吧。”

  “齐天?我就记得他昨晚唱歌,然后我脑袋很晕,然后就记不得了。”

  “今天上午你就先休息,下午再接着训练,我已经跟你们教官说了。”

  “不会吧,王勇,你不会把我跟你的关系告诉我们教官了吧,我不想被区别对待。”

  “就让你少看点电视剧你还不听,你们教官可不像我这样心慈手软,他知道公私分明的。”

  “那,齐天呢,他怎么样了?”

  “他昨晚通知我之后就回去了,现在应该已经起床洗漱了吧。”

  “王勇,替我跟他说句谢谢。”

  “知道了,你现在要不要起床洗漱啊。”

  “嗯。”

  接下来的几天里,李尾和齐天都安全度过,没有相遇,没有生病,他们也每天通过纸条传信,相互了解着真实的对方。李尾和齐天也会很有默契地“调戏”表哥,三个人打打闹闹,互相揭短。

  不知不觉,军训就快要结束了,李尾又要回到原来的状态了,又要一个人生活在人生地不熟的东部,又要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着,没有人能像表哥那样听她诉苦抱怨,陪她笑,陪她闹了。人生那么长,长到始终都摆脱不了孤独,又好像那么短,短到有些事还没做就已经来不及了。我们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人,或过客,或伴侣,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中。

  要离开的前一晚,李尾睡不着,独自来到军训场地,一个人乖乖的坐着,看着天,看着地,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要结束了,过去的画面一幕幕浮现在李尾脑海中。炎热的天,没有下雨,李尾的眼眶却湿了。

  “不睡觉,到这里来干嘛?”表哥也走过来坐下。

  “你不也没睡嘛。你明天就要走了,又只剩我一个人在这个地方了。”

  “干嘛那么伤感啊,我们又不是永远见不了面,我放假会来看你的。”

  “王勇啊,说实话,还真有点舍不得你,你走了谁来陪我聊天啊,我这无处发泄的牢骚。”

  “你也知道自己牢骚多啊,呵呵,我走了,你可以找齐天那小子啊,那小子我看着不像是混混。”

  “这才一个月你就被他洗脑了,看人不能只看表面,时间长了,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一般,那些表面看起来干干净净的人内心都比较邪恶,电视剧里面都是这样演的。”

  “不要看那么多电视剧,不然你会变傻的,本来就这么傻了,再傻一点,智商就为负了。”

  “你才傻好不好。”

  “我不在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能再像上次那样晕倒了。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可以给我发消息,只要我看到了都会回你的,不要憋着,不要什么事都一个人扛,你还小,有很多事情都承受不了。还要注意与人交往的距离,一定要有分寸,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不过你也要学着和别人交朋友,不要做个小透明,不然以后出了社会会很难生存的。傻妹妹,你哥我走后,不要太想我啊。”

  李尾听着听着流下了泪,没等眼泪滴落下来她就擦掉了,但是脸上还是有眼泪的痕迹,她带着哭腔,不敢看着她哥,“知道了。”

  第二天,汇报演出完了之后,接教官的车就来了,大家都很舍不得那些教官,可能他们很严厉,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大家都看到了严厉外表下的温柔,教官整齐的排列然后迈向来接的车。李尾第一次独自穿梭在人群中,她扒开一个个的人,只为了再见他一面,然而,等她终于挤出来的时候,他们的车却已经走了,只剩下纷飞的尘土,李尾还是没忍住流下了泪,她望着远去的车辆轻声地说到:“哥,再见!我会好好的。”

  齐天站在远处看着他们离去,他做出最标准的敬礼姿势,一直看着他们远去,然后消失在视线里。

第七章 真实的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