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黎落想起五岁那年的冬天,寒冷刺骨,天气很冷。

  二零零一年的冬季,那一天,黎落的妈妈像往常一样,给黎落编了两个小辫子,温柔的给她戴上暖和的手套和帽子,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他们约好要去游乐场玩。

  明明是寒冷刺骨的冬季,偏偏那一天,天气温和,升起的太阳,融化了昨日的积雪。

  五岁的黎落,看着别的小朋友手里的糖葫芦,她盯着,但是她并没有出声索要,她要做一个懂事的孩子,她想。

  可妈妈看着这样的黎落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她的妈妈,那个温柔宽容的女人,笑着说要给她买,让她站在原地,不要动,她开心地笑起来,丝毫没想过,明明可以两个人一起去,为什么要把她留在原地呢?

  可她没有机会了,她的妈妈,在她的生命里只出现了五年的、自始至终都温柔笑着的妈妈,抛弃了她,可她那时还笑着满心欢喜的等着糖葫芦。

  后来,她如愿的得到了一个糖葫芦,那个小贩笑呵呵的说:“小姑娘,真可爱,叔叔送你一串糖葫芦,好不好?”可黎落似乎意识到什么,她哭叫着要妈妈,她还在原地等,一步也不动,紧握着糖葫芦,倔强的等着,即使她的妈妈再也没出现过。那天可真冷啊。

  故事的最后,黎落最终被送到最近的福利院,由一个副院长亲自收养照料,可她再不是那个会要糖葫芦的孩子了,连想都要想,因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得到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有时,黎落会想,她的妈妈不想要她,她的爸爸也不承认她,她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不被期待的孩子,为什么要把她生下来?为什么要看这样一个世界?

  她一定又做噩梦了,黎落想,最近总是会梦到以前,她在无尽的深渊里苦苦挣扎,却始终没有带她出去,又或许,她也不愿意让人进去。

  “落落,落落,醒醒”一个声音,似远似近,有些熟悉。

  “落落”是谁?能不能带她走,逃离这一场噩梦?

  黎落睁开眼,神情有些恍惚,看到周遇深,全身一松。好像每次特别难过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好像...超人?

  “我.....”黎落一开口就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干涩,沙哑。

  周遇深将手里的玻璃杯轻轻地贴在她的唇上,是温水。

  “你发烧了,我来看看你,张嘴”

  黎落乖乖的张开嘴,小口小口的喝着。周遇深看见她这么乖,嘴角微微翘起,他的神情是那么温和,看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宠溺,像是星辰大海都藏于其中。

  “还要睡吗?你的公司帮你请过假了”

  黎落摇摇头。

  “那先吃早饭,再睡一会好不好?”

  “嗯”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