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琼浆玉液

  白九炽,正是无面杀手的名字!正是那个一身血尘墨衣黑纱遮面的无面杀手!

  这个名字,包含了无面杀手太多秘密,毒姬猜对了。

  她姓白,又是狐狸,白氏狐族,最有名的两家当属青丘帝君白亦的血脉和云梦白府白夫人的血脉,但这两家一个是**仙国,一个是避世妖都,都不可能会出一个杀人如麻的杀手。

  无面杀手白九炽,杀人嗜血、阴狠恶毒、残忍至极,这是世人皆知之事,但却无人知晓,面纱之下的她也是四海八荒第一狐美人,万物绚丽遇她亦失颜色!

  二人僵持对视,良久,白九炽甩手离去,毒姬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眸微微一颤,随之越陷越深,喃喃讥笑道:“几欢。呵…………我养了这么多年的宝贝,你敢毁了它们。”

  那些紫色毒蜘蛛极难养成,养成一只不知要用多少人的鲜血、耗费多少修士和仙魔的灵力,毒姬已然是废了好大的精力才能养成,但就这样被无面杀手一口气毁了七八个,毒姬没动手杀了她,简直就是个奇迹!亦或许是因为,以她们二人杀人的本事,毒姬根本杀不了白九炽。

  刚走出洞口的白九炽,一阵从腹中的刺痛突然极速流转,及至全身,嗓间微甜的粘液涌上,阵阵血腥与呕吐之感使她一口喷出一地鲜血,脸上的面纱被鲜血浸湿,蛛毒的折磨使她鬓间不停的痛出一滴滴汗水,白九炽胡乱在胸前拍了几道穴位,拖着中毒已深的身体慢慢离开。

  “该死的蜘蛛毒!”白九炽暗骂道。

  确实该死,紫色毒蜘蛛的毒性极强,而且一旦发作,就会折磨的人生不如死,从落凡昕把蛛毒渡给她到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时辰,蜘蛛毒早已在她体内发作很久了。

  白九炽对痛苦的隐忍能力真是不一般的好,中毒那么深还能不动声色!但让白九炽觉得更该死的是,紫色毒蜘蛛的毒没有解药,她要一直忍着,直到她体内血中的冥毒和蜘蛛毒相互消解为止,而这个过程会更加漫长。

  还没等白九炽走几步,一道紫色电光从她眼眸之下流过,电流与她肌肤近似没有距离,但终是在这一毫之间没有伤到她,白九炽转身躲闪,遮面黑纱被电流击落在地,红唇染血,使得那一张冰冷中带着一丝忧伤的脸更显美艳。

  身后传来凌厉一声:“几欢!”

  难怪毒姬总觉得白九炽不对劲,直到看到她喷出一口鲜血才发现,白九炽的体内有蜘蛛毒。

  毒姬心中急道:“真是个傻子!”赶忙起身放了一道紫色电光拦住了她的去路,转即瞬间移到了她身后。

  白九炽回头冷冷质问道:“你干什么?”

  毒姬气道:“我还要问你干什么?那个残忍狠毒见人就杀的无面杀手竟然也会选择牺牲自己帮圣落门人解毒啊!好稀罕啊!”

  白九炽不耐烦道:“关你什么事?既然没有解药,就别来烦我!”

  还没等白九炽把嘴合上,一个冰凉似玉东西就塞进了她的嘴里,紧接着一股清爽甜润的液体流入她的口中,还没等口中的不明液体流入嗓咽,白九炽就“呸呸”的全部吐了出来,吐出来的液体中还夹杂着她残余在口中的鲜血。

  白九炽看着毒姬手中的白玉瓶,警惕道:“你给我喝了些什么?”

  毒姬笑道:“琼浆玉液,好喝吗?”

  白九炽冷冷道:“无聊。”

  毒姬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狡诈笑道:“给你洗洗嘴巴,干净,……省得你一口血再沾到我身上,我可受不了你血中的冥毒。”

  白九炽疑道:“什么?你……”

  趁她开口之时,毒姬的唇紧紧的贴上了白九炽的红唇,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口中,手中的白玉瓶落地,毒姬双手死死地搂住了白九炽的头,舌头在白九炽口中来回蠕动,二人的呼吸也越发急促。

  白九炽之前毫无准备,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亲吻惊得骤然一愣,反应过来后又被毒姬死死摁住,依旧挣脱不得,虽是荒山,但也是青天白日,两人就这样亲上了,这是白九炽从出生起一万三千年来第一次被人这样接触,麻意从脚底窜到发丝,顷刻遍布全身。

  白九炽现在怕是从灵识到身体全部麻木了,否则她一定会当机立断把毒姬的舌头咬下来!

  还好没有旁人在场,亦或是幸好无面杀手素常都是一副不男不女的打扮,所以还没有人知道无面杀手的真实性别,要不然真让人看到两个女人这般举动,还得了?

第二十三章:琼浆玉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