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冥毒煞气

  由于白九炽的脸一直被紧紧摁着贴在毒姬脸上,呼吸不畅使她的脸涨的通红,不知从何而来的累意使得她手脚都渐渐有些发软,先前一直用力推着毒姬的手也没有了力气,白九炽渐渐放弃了无谓的反抗,呼吸也有些微弱。

  见她放弃了挣扎,毒姬的手说着她的头发滑到了她的腰间,紧接着搂着她更用力了,白九炽身量瘦小,体重又轻,毒姬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摁着她的头,轻轻一提,白九炽的双脚就离了地,裙摆虚挨着地面,就像是被挂在毒姬身上似的!

  就这样保持这个姿势足足有半个时辰,白九炽才终于被放了下来,毒姬的舌头离了她的唇,白九炽被全身被毒姬揉的腰酸背痛,刚碰到地面就酿跄着几步没有站稳,毒姬迅速搂住了她的腰扶住了她。

  白九炽站稳了捂住了嘴巴,只觉得火辣辣的疼,还有一些残余的湿润,良久,她才缓过劲儿来。

  白九炽吸了口气,低着头冷冷道:“你……把你的舌头……放我嘴里做什么?”言语中透着些许慌乱。

  毒姬盯着白九炽因为呼吸不畅而涨得发红的脸,抹了抹唇,嘴角勾起一抹笑,道:“好喝吗?”

  白九炽看向她,疑道:“什么?”

  毒姬在问她什么好喝吗?她又喝什么了?

  毒姬笑吟吟道:“我的口水啊!……”

  闻言,一种呕吐感突然涌入,白九炽再次捂住嘴巴,强行克制着,冷淡道:“你有病吧!”

  毒姬笑道:“怎么是我有病呢?不是你说的吗,没有解药就别来烦你,我这不是给你解毒吗?”

  白九炽无语,哭笑不得,戾气上涌,杀意一闪而过。

  毒姬是修炼了几万年的紫蜘蛛,算得上是蜘蛛的妖王,口中的液体毒性非比寻常,比白九炽所中的蜘蛛毒还要强上百倍,以毒攻毒,亦或是蜘蛛王口水的秘效,都可以解蜘蛛毒,而毒姬之前给白九炽喝的白玉瓶中的液体只是为她洗去口中余血的晨露罢了!

  白九炽捂着胸口,迟疑道:“那你……你就不能……换种方法?!”

  毒姬笑道:“换种方法?你觉得我要是吐出来以后,再给你喝下去,你还能……,不是更恶心吗?”

  白九炽匀了呼吸,冷冷道:“你也知道恶心!”

  毒姬“切”了一声,翻给她一个白眼。

  白九炽冷笑一声,讥讽道:“消耗了不少修为吧!”

  毒姬略一迟疑,半带轻笑道:“不妨事,这点儿灵力我耗得起。”

  白九炽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站着,她知道毒姬那样做确实是为了帮自己解毒,所以表面上看起来依旧是那么冷,没有什么特殊反应,但心里的别扭感觉却迟迟难以消失。

  幸好毒姬在亲她之前还知道把她口中的鲜血洗掉,不然白九炽的毒解了,毒姬可就要被白九炽血中的冥毒毒死了。

  白九炽身带煞气,血中带毒,毒性极强,腐蚀花木麻绳铁刃都是绰绰有余,血中之毒生而便伴随其身,唤为冥毒,在六界内的毒榜中尸魂散若是第二,那便只有冥毒排得上第一,她身上的煞气,血中的冥毒,没有任何人知道从何而来、因何而来,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白九炽夜里诞生,体带异香,生而体内封印着至阴至寒的冥神之力,身带煞气,冥蝶绕体,除非是修为极高之人,否则一旦接近,都无法使用法力且会被煞气蚀骨,经脉尽断,肝肠寸裂

  而后虽然身上加了跟多重封印,可残余的煞气也足以让常人气息紊乱煞气攻心而亡。后来又加上有血尘衣对煞气的隔离,才让煞气的危害更小一些,但靠她较近的人都会被煞气消耗灵力

  一百年前毒姬救她时,白九炽被打出了一身血,那时候毒姬没有与她直接接触,而是用法阵将她瞬移到了紫珠府,后来又因为她伤的太重,毒姬无从下手为她疗伤,便用蛛丝暖灵将白九炽全身裹住以来安养

  也就是从那时起,毒姬才知道白九炽的血中有剧毒,因为毒姬的蜘蛛丝一碰到白九炽身上的血就会悉数尽断,继而被腐蚀,每一次毒姬为她裹了好几层厚厚的蛛丝,但裹完以后就只剩下了最外面的薄薄的一层,毒姬为她裹了整整三日才将蛛丝缠好她的身体。

第二十四章:冥毒煞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