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未修文呢

  渐渐的,噬血珠血光泛满她的周围,又是一番景象,是——未来的圣落门:

  圣清殿上,大弟子子奕突然冲进来,急忙拜见掌门和各位真人“子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如此慌乱?”只见掌门真人问道。子奕答道:“师父,今日不知怎么,我们圣落山的结界突然被破,门中大部分弟子都被突如其来的一阵毒魂蝶毒倒。”“毒魂蝶?”清月真人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坐在的自己身旁的顾幽篁。“毒魂蝶是魔教功法,一定是魔教的人”顾幽篁紧接着说。“可这毒魂蝶之术早已失传百年”掌门起身说,“到底是谁会用如此阴毒的法术?”

  “我知道是谁”这时从大殿外走进来一个人,此人就是一直幽居后山的紫华宫宫上曲澜馨。“师姐,你知道是谁?”一直默不作声的严怅尉突然说话。

  “嗯,夜落清”曲澜馨说,“她来了……”

  “她来做什么?”清月真人问。

  “没错,就是我,曲澜馨,还是你最了解我,不过过了今天,等我杀了你们,我就不再是我了”这时从殿外进来一个人,只见这人白发白衣、面蒙白纱、额头有一红色印记,手持无息散魂鞭,还有无数毒魂蝶在她周围飞着,此人正是冰女痴音,也是夜落清。

  “痴音,你要干什么?”曲澜馨问。“哼,干什么,当然是算账的”说着痴音就挥起散魂鞭和圣落门的人打成一团。

  痴音身负寒冰之力,手持散魂鞭又有上古神器碎瑛心助阵,具有以一敌百之势,没过几个回合曲澜馨等人就败下阵来,身负重伤。

  “夜落清,你与我圣落门有何恩怨,何来算账之说?”掌门玄裳说。

  “哼,恩怨?”痴音一声冷笑说“那我就让你明白我们到底有何恩怨,还记得三百多年前的消淆司吗,弦荒是消淆司的大弟子,那日他联合万毒门浴血门杀害掌门怀旧真人,残害消淆司上下一千多条人命,最后消淆司满门被屠,世人皆说正道各派情同手足,况且圣落门还是依靠消淆司创立,可那时谁都没有想到在消淆司最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圣落门却为了自己的地位出卖了消淆司。如果不是你们的自私,那么曾经叱咤风云的正道之首消淆司又怎么可能被一夕之间满门屠尽呢?仅凭这一点,你们圣落门也配做正道?你们才最应该被灭门。”

  “只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了”她拿出来一直挂在自己腰上的青羽铃看着上面的青羽说

  “青羽?你到底是谁?”玄裳问

  “我是天狐谷白夫人的女儿是消淆司唯一的弟子白九炽啊!”

  “不,你怎么会有青羽?你和夜澜是什么关系?”玄裳接着追问

  “夜阑?原来你们还记得夜阑啊?我还以为你们早已将百年前害死夜阑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了呢。百年前你们既然派他去无荒宗做卧底,那你们为什么不能保他全身而退?他为你们牺牲了那么多,却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死在了自己师父的剑下,死在了自己同门师兄弟的圈套里。真是可笑,如果不是你们,夜阑怎么会死?如今你们所享受的一切都是夜阑用命换来的,在你们眼中夜阑就是死不足惜吗?”痴音愤恨的说。

  “你们有什么资格提他,你们才是最不配做他师兄弟的人,今日便是你们偿命的日子”说着,痴音拿起散魂鞭朝掌门玄裳狠狠的挥了过去,玄裳等人身受重伤,自然招架不住,眼看命丧黄泉,这时门外飞进来一个人,此人一身素白布衣满头白发他持剑挡住了散魂鞭,此人正是当年萧欢宫宫上向子潇。

  “向子潇?”痴音看着他。“当年是我没及时传递消息才使夜阑命丧黄泉,你要报仇,那就来吧。”向子潇坚定的说。“好,你找死。”他们打了几十个回合,向子潇也身负重伤,口吐鲜血瘫倒在地。

  痴音看到众人都已无力反抗,她收起散魂鞭拿出碧月剑恶狠狠说:“今日我就让你们尝尝被本门剑法毙命的感觉。”她拿着碧月剑施展了圣落门的诛仙剑法:万仞诛仙。

  “不要”曲澜馨冲上前大叫,“万仞诛仙威力巨大一旦施展,圣落山上一千多名弟子非死即残方圆百里都会受其牵连,你不能伤害无辜”。

  “怎么,不想让我伤害无辜啊?可以,我给你一个机会,你用你的剑亲手杀了他们几个,我可以保证圣落山上的所有弟子毫发无伤。”痴音站在曲澜馨身边用威胁的语气说

  曲澜馨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这个曾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女子,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历历在目她慢慢的吐出三个字“不可能”紧接着拿出残影剑刺向了痴音的要害,只见痴音一转身便躲开了致命的一击,曲澜馨仍不死心依旧刺杀痴音招招下狠手要致痴音于死地,可痴音仍然从容的躲闪毫无还手之意。突然她站住不动好像摆明了要让曲澜馨杀她一样,正当曲澜馨拿剑刺向她的身体的时候痴音却消失不见,而那把剑则刺穿了痴音身后的玄裳的胸口。

  “师兄”曲澜馨大呼然后赶紧扶住了正在倒下的师兄。“你就那么着急想要杀我呀,怎么连虚影术都分不请了”痴音站在曲澜馨身后说

  曲澜馨气急败坏,她再次拿起剑刺向痴音,痴音又躲开了,然而这剑的分身正朝着向子潇飞去,这对已经身受重伤的向子潇无疑是雪上加霜,曲澜馨征了一下回头看着她,就像是看陌生人,看了好久才说“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哼”痴音冷冷的哼了一声,接着说“我没变,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是你太笨了,认识我这么久竟然没有发现我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你觉得你哥哥会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吗?你觉得你这个样子和屠你全族的残暴之徒有什么区别?”曲澜馨看着她说。“没区别,你能把我怎样,你没有经历过和我一样的痛苦,你怎么能理解,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痴音生气的说。曲澜馨接着说:“可这不是你滥杀无辜的理由”

  “滥杀无辜?你们圣落山上千名弟子我未动一分一毫,你凭什么说我滥杀无辜?我这一生杀人无数可他们个个恶贯满盈死不足惜,你凭什么说我滥杀无辜?”痴音阴险的笑了笑又接着说“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告诉你,曲澜馨,我定会让你圣落们血流成河将你圣落山夷为平地”

  “姐姐”这时从痴音的身后传来一声呼喊,白落风走了进来,痴音缓缓的回头,看到了白落风似乎有些动摇,又猛然回过神来说:“白落枫,如果你是来阻止我的那就大可不必”

  “姐姐,难道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圣落山血流成河,你又能得到什么?姐姐,我不是要阻止你,我只是想问你,杀人真的能让你快乐吗?你曾对我说,你并不喜欢杀人不是一个嗜血杀人的恶魔。既然如此,那姐姐你为什么要强迫你自己做不喜欢的事呢?冤冤相报何时了”白落风看着痴音深情的说。

  “对啊!你说得对,可这并不是我放弃报仇的理由”说完痴音转过头去背对白落风,“哼,白落风你这么能说,那圣落门围攻无痕山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圣清殿上的那一位没有杀过人,手上没有沾过别人的鲜血,你们凭什么站在这里讲什么仁义道德,真是虚伪。”

  “姐姐……”白落风还没说完痴音就抢先一步说:“白落枫,你别忘了,我们早就恩断义绝了,我给你两条路,要么你就快点离开要么你就休怪我无情”

  “姐姐,我不会走,圣落门是我家,师父师叔还有师兄弟们都是我的亲人,我不会离开他们的”说完,白落风坚定的站在了痴音面前。

  “哼,亲人”痴音不屑的笑了笑用嘲讽的语气说“若真有一天你走火入魔,他们还会拿你当亲人?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白落枫,坚持正义的人往往是这世上最冷酷最无情的人,你会后悔的”痴音嘲笑他说

  “姐姐,就像你说的即便有些决定是错误的,但既做出了选择,就不该后悔,也无权后悔。若真有那一天也是我自作自受”白落风说

  痴音见状自知多说无益便提起剑指向白落风的胸口“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杀了你”痴音看着白落风,眼神中明显有种不忍,但他还是狠下心来催动阵法。正当痴音完成阵法要下杀手的时候,青羽铃突然发出一道白光破坏了阵法,紧接着又从青羽铃飞出一名红衣男子,只见这红衣男子并无身体似乎仅仅是一个灵,殿上的长老都惊讶的看着红衣男子。

  “痴音”男子先开了口,声音非常温柔。“哥哥”痴音转过头来轻轻的说,脸上的面纱掉落在地,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种惊讶渴望和愤恨“为什么?你偏要在这个时候出现”原来这红衣男子就是众人口中的夜阑。

  “妹妹,你执念太重了”夜阑说。

  “所以呢,哥,你也要阻止我吗”痴音问。

  “痴音,这是你的劫,再不停下你就会被封印反噬走火入魔的”夜阑看着她焦急地说。

  “我的劫,哥哥,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我已经走火入魔了,你知道渡劫的唯一方法是什么吗?就是杀人,是亲手毁掉我身边的一切:我爱的、爱我的、我在乎的都已经被我亲手毁掉。哥哥,你知道这种感觉有多痛苦多难受吗?”痴音说

  “痴音,即便如此你依然忘不掉曾经,抹不去回忆,无论是白九炽、白墨、夜落清、痴音还是如今作为冰女的你,即便再恨,也战胜不了那个善良的自己。就算你今日大开杀戒,可最后受到伤害的还会是你,听哥哥的,收手吧”

  痴音看着夜阑明显有些动摇,眼神中透露着悲伤和不忍,可这种眼神突然充满了杀气和愤恨,她大声说:“我不,哥?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恨吗?是他们害死了你”

  “恨又如何?不恨又如何?既已放下又何必执着于爱恨,若肯回头结果又怎会如此”夜阑回答说

  “哼哼”痴心冷冷的笑了笑说“你可以轻易地放下,可我做不到。我生在家破人亡死在众叛亲离,天大地大而我只能选择在杀戮中结束一生,哥你告诉我,我如何放下怎样回头。几百年,我都在为别人而活,到最后我却众叛亲离,爱我的人为我而死、我爱的人抛弃了我、我信的人背叛了我,我失去了亲人害死了朋友……也没有了家”

  “哥哥,我原以为你永远都能理解我,看来是我错了”痴音退几步,她重新拿起碧月剑催动阵法,谁料夜阑竟用自己仅剩的一丝真气强行停止了阵法。夜阑用意念支撑着走到痴音面前说:“妹妹,我不是不恨而是不愿去恨,我不是不理解,而正是因为我理解,我才知道,今日若他们真是因你而死,那这悔恨定会伴随你一生一世。若非如此我绝不会阻止你,若我灰飞烟灭能换你此生无悔,那便值得,你也不必再为了我年复一年的抽取你的心头之血了。再见了妹妹,今生我再也不能保护你了,来世我一定还你快乐的一生!”夜阑的魂魄慢慢的消失,痴音吃惊的大叫“哥哥……不要走,哥……”碧月剑重重的掉在了地上,她急忙伸手去抓住正在消失的夜阑,但是来不及了,夜阑已经烟消云散了。

  痴音失魂落魄的蹲下来捡起碧月剑,就在这一刻她像是受到什么攻击似的口吐鲜血无法起身,痴音还是很努力的站了起来,她转过身向殿外走去,边走边说:“我可以不报仇,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们,我痴音与你们势不两立,除非海枯…石烂…”

  圣落山上的毒魂蝶全部消失了,痴音离开了圣落山。

第三十一章:未修文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