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改变策略

  被周应崇拆穿了自己的行动,沈臻臻一时噎住。

  但沈臻臻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拯救一下。

  “是吗?她在哪?”沈臻臻装出一副并不知情的模样,左顾右盼。

  然而她眼里分明是笃定了周应崇不可能找出莲香的得色。

  毕竟莲香可是会轻功的,要躲藏还是很容易的。

  而周应崇养尊处优,一看就是个柔弱少年郎。

  周应崇仍是好脾气的笑了笑,但那温润的眉眼间似乎隐有几分暗色。他声若朗玉相碰,只轻唤了一个名字“张韫。”

  随后林间似乎有枝叶簌簌抖动的声音,在沈臻臻尚未看清楚林间惊动枝叶的是飞鸟还是行人之时,一个重物啪的一声,很快被直接抛扔了出来。

  待沈臻臻看清楚那抛扔出来的重物之时。

  那重物正揉着自己的后腰,发出一声哎呦轻叹。

  那声音正是会轻功的莲香。

  她大意了,竟忘了这种皇室贵胄纵然是单独行动,身边也会有很多暗卫保护。

  沈臻臻干笑着迎上周应崇那张朗如清风明月的脸,一时竟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倒是周应崇先开了口“沈小姐,如今人也找到了,若无事我便先走一步。若有事,你可以吩咐我的暗卫。”

  他这一番话,倒是将沈臻臻的后路都堵死了。

  眼见着周应崇是拦不下了,沈臻臻连忙改变策略“殿下可是要去西边的花林?”

  周应崇也不避忌,只点头称是。

  沈臻臻见状便扬起那双明溪般的眼睛,接言道“我心中也正担心浔梅,不如我与殿下一起过去吧。”

  周应崇闻言略有些惊讶,他低头看向沈臻臻的脚“沈小姐不是崴了脚急着下山吗?”

  “下山不急的,找到浔梅才是最重要的。”

  说完这话,沈臻臻甚至故意一瘸一拐走到周应崇面前。

  周应崇目露难色,沈臻臻便装出一副可怜神色来“殿下难道是嫌我崴了脚,不愿与我同行?”

  不得不说,沈臻臻卖起可怜来,真是教人不能拒绝。

  她那带些奶糯的音色,配上那双无辜的大眼,只让周应崇莫名想起自己母妃屋里曾养过的那只毛色青白的小京巴。

  只可惜那小京巴瞧来小巧可爱,个性却十分恶劣,对谁都凶得很。

  最后自己一死,母亲失势,那条小京巴便也被宫里趋炎附势的奴才活活打死了。

  而他记得前世自己与这沈臻臻也没有什么往来,他只知道前世的沈臻臻很喜欢自己兄长周世景,只可惜他兄长喜欢的却是陆浔梅。

  最后这沈臻臻暗算陆浔梅不成,反误了自己的清白,好在她家世不错。

  作为当朝丞相之女,想拍她爹马屁的人大有人在,所以沈臻臻即使被人毁了清白,却还是嫁了陆浔梅的义兄陆文弼为正室。

  只是后来她爹被自己的亲家拉下马后,这位沈家娇娇女便也没了消息。

  不过一个不得夫君爱重,且没有作用的棋子最后的下场总归是不好的。

  想着自己与她也算同病相怜,加之这人或许于自己有些利用价值,周应崇的声色便也柔和了几分“我并非不愿与你同行,只是你伤了脚不便多走。”

  沈臻臻连忙挺胸,仿佛怕被丢下一般高声道“不碍事的,我其实伤的也不重。”

  周应崇见状轻笑一声“既然如此,沈姑娘便与我同行吧。”

  

第二章:改变策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