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开始改变的剧情

  早春的天仍是清寒,景山的花却已开得烂漫。

  越往西走,白玉兰越是茂旺,大朵的花苞只似是停栖的野鸟。

  沈臻臻一边一瘸一拐的跟在九皇子周应崇身后,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找到太子跟陆浔梅之后,自己应该怎样助攻。

  她穿到这本叫做《君心我心》的古言小说里已经一月有余了。

  每日里除了混吃等死,便是谋划着未来怎么助攻男女主周世景与陆浔梅的恋爱进程。

  毕竟这本书已经be成了她的意难平,如今既然穿进了书里,她当然要帮助自己磕的cp发糖。

  而此刻走在自己前面的周应崇可以算是男女主情感之路上的一个大障碍了。

  前期的周应崇聪敏早慧,风度翩翩。

  在早期可算得上是女主的神队友,甚至一度是女主心目中的白月光。

  只可惜到了后期,这白月光就成了黑月光。他利用女主对自己的信任,可没少搞事。

  就算最后他因为他的皇帝老爹强行黑哨被驱逐出局,却也没有忘记在死前给女主上眼药,最后背负血海深仇的女主在他的引导下只与男主相爱相杀。

  想到此处,沈臻臻只又紧赶了几步跟上了面前这个未来黑化分子的脚步。

  她可不能让面前这人与女主有太多的交集。

  而此时,另一边的花林里,一对青年男女正相对而立。

  女子皎如白玉,长眉妙目,素色冷妆。

  男子身形修长,眉目清俊,挺鼻薄唇。

  这两人正是女主陆浔梅,男主周世景。

  此时方圆十里并无第三人,想来是周世景已经赶走了围堵陆浔梅的颂兰。

  一身单薄衣衫的陆浔梅仍捂着自己刚被陈颂兰拧脱臼的胳膊,向来缺乏表情的面部也透出几分惨白,她只故作淡漠道“今日多谢殿下出手相救,浔梅此番实在无以为报。”

  在她对面的周世景,见状则已经解下了自己身上披着的狐裘披风,只强行披在了她的肩头。

  “无事,我也只是恰好经过此处罢了,谁见了这般情形都不会坐视不理。”周世景的语气风轻云淡,然而那双贯来淡漠的丹凤眼里却全是灼灼之意。

  陆浔梅只在他这般紧盯的视线下低下了头去。

  周世景却又开了口“你也叫浔梅?”

  陆浔梅面色不改的点了点头。

  周世景便又接着说了一句“我从前认识一位姑娘她也叫浔梅,不过她不姓陆,她姓方。”

  “是吗?那还真是巧?”陆浔梅只依旧面无表情的应答。

  周世景却似是感叹一般应道“是啊,我若是还有她的消息,想来她也是你这般年纪。”

  说完这话,周世景只又垂眸睨着陆浔梅道“没准你们连面相都十分相似呢。”

  听着周世景这似是无心之言,陆浔梅毫无破绽的神色间却有一瞬慌乱,不过片刻,那情绪便被她妥帖收敛了。

  她抬起头来“殿下说笑了,世上哪有如此巧合。”

  随后她只又出言回了一句“殿下,我的手臂怕是脱臼了,如今正疼得厉害,还请殿下恕我不能相陪之罪。”

  言罢,陆浔梅施了一礼,便打算寻个时机离开。

  只是周世景显然并没有放走陆浔梅的意思。

  “若只是脱臼,我原先也同她学过正骨之术,不若我来替姑娘正骨罢。”

  陆浔梅还欲寻些拒绝的借口,然而周世景却已经转身往就近的凉亭而去。

  想他毕竟是皇子,陆浔梅只能亦步亦趋的跟上。

  然而跟上之前,她还是转头打量了一下林中四周,在发现林子里什么人也没有时,她只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莫非这便是天意。

  

第三章:开始改变的剧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