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互探底线

  然而陆浔梅却并不知道她所以为的天意,其实正是人为。

  原本早该出现的周应崇,此时正被人抵在一颗花树之下。

  他低头看着整个人扑在自己身上的罪魁祸首,那人用自己的身子堵着自己的前路便罢了,居然还敢胆大妄为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唇。

  而沈臻臻在发现陆浔梅跟周世景已经到了此处视线的盲角之后,这才松开了捂住周应崇嘴唇的手。

  还别说这位九皇子的嘴唇还挺软的。

  呸!不对,她现在该想的是,男女主现在相处的还挺好的,果然她的计划就是这般完美。

  毕竟原著的主线是围绕着女主为报杀父之仇展开的。

  一开始女主以为自己的杀父仇人是与自己生父有过节的大司马蔺宸。

  而蔺宸的外孙正是九皇子周应崇。

  女主苦于没有机会接近蔺宸,便打算先接近这位九皇子。

  这一场戏正是女主为了接近周应崇,故意设局引周应崇来相救的戏份。

  而当时原书的男主周世景因为怀疑女主是自己久无消息的青梅竹马。

  故而对女主一直关注有加。

  他在听说女主遇险之后也跟上了景山,但他到底慢了周应崇一步。

  又见女主与周应崇似乎十分亲近,他便也觉得是自己认错了人。

  如今她这一插手,女主没能结识到反派不说,男主周世景也可以不必经历各种误会,更早的与女主产生交集。

  想到此处,沈臻臻脸上的笑意越发灿烂,她毫无歉意的说着道歉的话“九殿下,实在抱歉,我刚刚脚下发软,这才扑倒了您。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脚下发软?

  扑倒了自己?

  这女人还真会模糊概念。

  周应崇只觉得自己有一瞬似乎是要被沈臻臻气笑了。

  不过这笑只在半途便被他收敛住了,他并不打算戳穿对方这拙劣的借口。

  他甚至有种预感,对方就算被戳穿了,大概也不会有半分羞愧。

  “你没事便好。”周应崇仍笑得十分得体。

  随后他又虚虚扶了一下沈臻臻的手臂“沈姑娘,现在能从我身上离开了吗?”

  看着周应崇如沐春风的笑容,沈臻臻半分尴尬也没有的起身。

  她看向前方已经连二人身影都不见了的花林,只一脸轻快道“看来大殿下已经救下了浔梅姑娘,浔梅姑娘如今也没有危险了,不如咱们便也原路返回吧?”

  听到沈臻臻这番言语,周应崇的眼里不免现了疑虑之色。

  他记得沈臻臻在前期因为周世景的养母贤妃的许诺,一直是将自己皇兄视作自己的私物,醋意大的很。几乎见不得自己皇兄与别的女人走的过近。

  而刚才她三番四次阻拦自己去见陆浔梅便罢了,如今自己皇兄对一个女子如此关怀有加,她居然还能这般心大的提出直接下山。

  难道她半点也感觉不出陆浔梅是她的情敌吗?

  虽然重生后的经历似乎因为他的重生而发生了诸多改变,但面前这女子的态度却还是显得格外可疑。

  不过不管她是真傻还是装傻。

  他从来都是个好心人,最见不得有人被蒙在鼓里。

  故而周应崇决心提点沈臻臻几句。

  “皇兄与陆姑娘瞧来还真是亲密呢。”周应崇状似不经意的提点着沈臻臻。

  不过他以为的不经意,在沈臻臻看来却是明明白白的挑唆。

  这不应该啊,书里前期描写周应崇时,那是一块多聪慧却质洁的璞玉啊。

  怎么现在一开口,这聪慧少年便有了后期阴暗反派那味儿了?

  沈臻臻沉默了半晌,周应崇便也观察了沈臻臻半晌。

  沈臻臻脸上并没有半分愤懑之情,她的神色更趋近于思索与疑惑。

  随后沈臻臻只用一种君子坦荡荡的眼神看向周应崇“有吗?浔梅姑娘不是受伤了吗?任何人见了他人有难都不会见死不救吧,更何况是大殿下那般仁义之人。”

  周应崇笑得别有深意“是啊,皇兄总是这般仁义。”

  

第四章:互探底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