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比虚伪者更虚伪

  沈臻臻没有接周应崇的后话。

  她望着自己装跛都快装成真的脚“殿下,咱们还是不说这个了吧?我脚疼得不行,不如咱们还是先下山吧?”

  周应崇看了看前方已经不见自己皇兄与陆浔梅的身影,虽然觉得今日没能与陆浔梅相识有些可惜。

  不过只要陆浔梅还怀疑他外祖父家,她便总会主动找上门。故而他也不急在这一时。

  反而是面前的女子倒引起了他更多的注意。

  他勾唇一笑“那是自然。”

  ……

  沈臻臻随周应崇到达山下的宴会花林时。

  一名着雪青银花对襟褙子,体态丰腴,面目和善的妇人便殷切的迎了上来。

  那妇人在发现沈臻臻身边多了个九皇子后,倒也没失了礼节,只先同九皇子请安“臣妇沈秦氏见过九殿下,九殿下万福。”

  在她身后还跟着一名少女,少女与那妇人生的颇有几分相似,不过她的身材十分纤细,容貌也相对清秀淡雅。

  她跟在自己母亲身后,只不住偷偷的打量着周应崇。

  直到妇人咳了一声,她方才脸色微红的出来给周应崇请安“月谣见过九殿下。”

  周应崇似是早习惯了这种打量,只不以为意的示意沈月谣不必多礼。

  随后他只与那妇人又客套了几句,便离开了。

  送走了九皇子,妇人这时方才转头看向沈臻臻,她拉着沈臻臻的手一脸关切道“臻臻,你这又是去了哪儿?怎么也不与我知会一声?”

  沈月谣此时也转身看向沈臻臻,一副担忧之色“姐姐,你都不知道娘发现你不见后有多担心。”

  沈臻臻并没有立马回答这对母女的关怀之言,她只是先看了一眼这宴会上的众人。

  宴会上与她这位继母相熟的几位夫人在沈臻臻的目光扫过来前,显然都在看着沈臻臻。

  不过在沈臻臻目光扫过来时,她们又心虚的转了眼神。

  看来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这位好继母可没少同各家夫人说自己的“好话”。

  若是从前,沈臻臻见着这两母女惺惺作态的样子,定会直接甩开这对母女的手。

  毕竟原书里这妇人并非沈臻臻的生母,而是在其母死后,另娶的续弦。

  这续弦原就是个笑里藏刀的,沈臻臻又自幼是个不省心的,两人撞在一处自没有和睦的道理。

  沈臻臻的性子莽直,明面上的口舌之争虽是从没吃过一点亏。

  可她这后母惯会表面装可怜示弱,暗地里却只把原主本就不好的名声衬的更加难堪。

  沈臻臻虽然只是来磕cp的,可如今她毕竟穿到了原主身上,她自然也不希望自己的处境变得太艰难。

  对付虚伪者你得比她更虚伪,她笑意吟吟道“九殿下刚约我去赏花,此前他应当还曾派人与母亲知会了才是?”

  沈臻臻这话明显是在借着周应崇说谎。

  沈秦氏还没开口说话。

  倒是原本娇怯的沈月谣先失了几分耐性,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随后轻声开口道“九殿下什么时候知会过我们?姐姐莫不是扯着九殿下的名头在这说谎?”

  沈臻臻闻言却是摆出一副惊讶又无辜的模样“我与九皇子一道下山的,你们应当也看到了,我怎么敢拿九皇子说谎?”

  说罢,似乎是为了自证清白,沈臻臻只又牢牢拉着沈月谣的手道“月谣妹妹若是不信,自可与我去问问九皇子便是。”

  谁敢为了这种事去求证九皇子,不管九皇子通没通知他们,这不都是伤了九皇子的脸面。

  沈月谣此时哪里是沈臻臻的对手,她只得将求助的视线投向自己的母亲。

  沈秦氏没料到沈臻臻今日竟是比往日聪明。

  此时她虽明知沈臻臻是在说谎,却也不敢反驳,她只能笑着拉住沈臻臻的手低声道“你瞧我这记性,九皇子之前的确与我说过这事,臻臻,咱们还是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惊扰了九皇子吧?”

  

第五章:比虚伪者更虚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