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试探心意

  听到这话,沈臻臻便知沈贤妃这是来带自己走沈臻臻的剧情了。

  而那所谓的天地之理,定然便是大殿下周世景了。

  不过这剧情,沈臻臻本也没打算错过,毕竟除了女主角,男主对于她们这些配角来说,可不是想见就能见的。

  今日姑姑给机会,她当然得在这有限的时机里,与男主化敌为友。

  故而沈臻臻只在子衿面前表现的越发活跃。

  倒是原本就不合群的沈月谣,跟在她们二人身后,只像是个孤单的小尾巴。

  她绞着手中帕子,一路走的浑浑噩噩,之前的那双眼睛却也落在她身上黏黏腻腻。

  ……

  虽然春时宴因着赏花的名头是在花园林野处举行,不过在这席地范围里,倒也有椒房內殿供官家女眷稍作休息。

  沈臻臻跟着子衿走进这间挂着琼宇阁牌匾的內殿。

  殿外是春寒料峭,这殿内却如融暖阳春。

  紫檀雕草龙罗汉床上,一名着锦衣礼服,气度从容典雅的贵妇正侧手支着自己的额头,双目微闭,一副困意深乏的模样。

  她膝上还抱着一只慵懒的白色波斯猫。

  那猫儿见着进来的子衿一行人只撒娇一般喵呜了一声,随后便体态轻巧的从妇人身上跳向了子衿。

  猫儿的这一举动也将妇人惊醒了,她睁了眼,眼中分明藏着浓重的倦色,面色也显出几分病容苍白。

  但见着进来的人,妇人神色也柔和几分,她虽未笑,却时时如春风拂面。

  沈臻臻与沈月谣只同时侧身给妇人请安。

  “小女沈臻臻。”

  “小女沈月谣。”

  “见过贤妃娘娘。”

  沈贤妃略点了点头,随后方才抬手示意二人起身。

  她身边的子衿倒是个伶俐的,不必贤妃开口,便已命人备了两条玫瑰椅,还在椅上放了金线锦花缎面的垫子。

  沈臻臻与沈月谣便分座两端。沈贤妃便与二人叙些家常。又问了二人在这宴上可有合意之人,若是有也可与她说了,她可与二人保媒。毕竟春时宴本就只是借着赏花为名头,为这些尚未婚配的青年男女提供一个相看的平台。

  沈臻臻与沈月谣却都是摇头。沈贤妃便又劝着二人要多上心。

  其实这话多半都是说给沈月谣听的。

  毕竟沈臻臻的婚事,她兄长早有决断。

  也就是沈月谣目前还没打算。

  而她虽然与沈月谣更显生份,但这丫头到底也是沈家人。

  故而她总想趁自己还能撑一时余荫前,给这两位侄女安排一门好婚事。

  可惜沈月谣却十分拘谨束缚。

  沈贤妃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又挑转了话题,说起自己前些日子得了帝王的赏赐。而这赏赐里正有一对缅国进贡的羊脂暖玉镯,她特意留着便是想等着她们过来送给她们。

  借着这玉镯当借口,沈贤妃只让子衿先领着沈月谣去取镯子。

  待室内只剩了她们二人时,沈贤妃这才示意沈臻臻座到她的罗汉榻前来。

  “臻臻,你觉得你世景哥哥如何?”沈贤妃也不再做什么铺垫,只一脸慈爱的问道。

  沈臻臻原就指望着自己姑姑带着走剧情呢。

  此时,她自然是如同原著里一般充分肯定着周世景,沈臻臻只落落大方道“世景哥哥是由姑姑一手带大的,那自然是千好万好,人中龙凤了。”

  沈臻臻的一番话,只让沈贤妃也露出了难得的笑意。

  不过她要听的话原也不是这个,故而她又换了个问法道“那你可喜欢你世景哥哥。”

  被问的沈臻臻也知这话题是跳不过去了,只红着脸低下头去。

  而她还没回答时,殿外却响起了吱呀一声轻响。

  

第七章:试探心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