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当街断案

  周应崇听了观音娘子的话,却是不自觉看了一眼沈臻臻。

  他本以为能看到沈臻臻露出些阴狠表情,不想他转头却看到沈臻臻居然眼露痴迷之态。

  看着沈臻臻这副表情,他皱了皱眉?

  她是认不出面前这人是她的情敌吗?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这种吐糟欲,只故意将躲在自己身后的沈臻臻彻底挡在了自己身后。

  随后他朝观音娘子望了过去,挑了挑眉道“哦?何以见得?”

  观音娘子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话,只先给周应崇屈膝行了个万福礼“民女余姚见过临王殿下,临王殿下万福。”

  随后在行礼完毕后,她方才不卑不亢的开口道“我只是觉得我与这位姑娘素不相识,姑娘又有什么理由来加害我呢?”

  听了女主的话,沈臻臻疯狂点头。

  虽然她心里很清楚面前这个又是易容,又是化名成余姚的观音娘子就是陆浔梅。

  但她还是忍不住为女主的善解人意点赞。

  周应崇闻言轻笑了一声“姑娘真是仁善,不过这世上之人并不都是姑娘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便不为难你。”

  听了周应崇的疯狂暗示,沈臻臻只在内心狂翻白眼:反派就是反派,怎么想都是内心阴暗。

  好在周应崇随后倒也不再强提沈臻臻是嫌犯之事。

  他只出言温声道“既然余姑娘都说了此事与沈姑娘无关,那本王便也不深究此事了。”

  “只是这人刚才意欲砸余姑娘的摊子却是事实吧?”周应崇看向被北卫死死压制住的游老三问道。

  不想余姚却又再次开口道“游老三刚才的确是想砸民女的摊子,不过那却是因为民女还未将之前欠下的银钱还给游老三。此事说来原是民女之过。”

  听了陆浔梅这话,一旁扮做药童的小丫头顿时着急上火了,她跺了跺脚道“姑娘!”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将真相抖落出来,陆浔梅便提高了声调冷声道“锦绣,还不去将我的荷包拿过来。”

  锦绣被自家姑娘训斥,只能面带失望的怏怏去取荷包。

  她们主仆的互动,周应崇自然看在眼里,他扬声道“姑娘这是怕人报复?若是如此姑娘不必担心,本王必定为姑娘做主。”

  余姚却是面无表情道“民女与家父本就是游医,四处游历,并不畏惧他人报复。”

  周应崇盛赞一句“姑娘果然胆色过人。”

  余姚只低头道“余姚谢过殿下夸奖,更要谢过殿下义举,若不是殿下及时拦住游老三,我这一筐药草便毁了。”

  听得出来陆浔梅这是三方都不想得罪,息事宁人的做法。

  不过沈臻臻也能理解,毕竟陆浔梅这个余姚的身份经不得审查。

  若是真去官府作为苦主控诉,官府查起来,可就麻烦了。

  周应崇果真不再追究,他只看着身前的游老三冷冷道“你与这位药娘的钱财纠纷本可和平解决,若是那位姑娘果真欠债不还,你也可将此事告往上京府。”

  “然而你却偏偏选了最恶劣的一种方式,当街闹事,恃武行凶。还欺诈他人钱财。此次你既被本王抓住,便跟本王往金吾府上走一趟吧。”

  一听说要入金吾府,游老三霎时面色惨白。

第二十一章:当街断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