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威胁与妥协

  于此同时一枝羽箭破窗而入钉在屋内廊柱之上。

  沈臻臻虽已猜到对方的计划,可她的猜测还是晚了一步。

  楼下响起喊话声“楼上的人听好了!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只要你们乖乖出来,我们便缴械不杀!”

  听到这话,那小弟当即便指着沈臻臻道“你还说自己与他们不是一伙的?若不是一伙的,你怎么会知道他们的行动。”

  那名唤作仲安的男子不知为何,却是站在了沈臻臻这边“她若真与临王是一伙的,此时便不该被挟持在此处。”

  沈臻臻没想到此时倒还有个明白人,她感激的朝青年望过去。

  那大哥却只冷冷道“此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

  随后那大哥只示意众人躲到死角,他一手拔了钉在廊柱上的羽箭,一手将沈臻臻扯到自己身前,并且粗鲁的推着沈臻臻来到窗前。

  “把窗户打开!”那大哥出言命令道。

  沈臻臻想着刚才破窗而入的那支羽箭。

  此时也不免手心发抖,毕竟对面定然是有弓箭手的。

  若是自己此时推窗,会不会由此变成个箭靶子?

  见沈臻臻犹豫不决,那人便也狠狠威胁道“再不按我说的做,我便直接杀了你。”

  随后抵着沈臻臻咽喉的冰冷箭头又迫近了些。

  这更直观的威胁,让沈臻臻不再犹豫,她心一横,眼一闭便直接将窗户推开了。

  然而她等了片刻也没有等来箭矢朝自己射来,她不禁小心翼翼的张开了眼睛。

  此时大街之下,所有百姓都已驱散,楼下只围满了红衣皂吏。

  对面街楼也已安排上了弓箭手。

  好在这群弓箭手并没有立时拉弓引箭。

  在他们之中还站着一名银甲雪亮的青年。

  不过他穿的铠甲太严密,相隔又有些距离,所以谁也看不真切那人的面目。

  他冷眼看着对街,在与沈臻臻四目相对之时,他眸中更是没有丝毫情绪变动。

  男子身边的副将显然认识沈臻臻身后的大汉,那副将只高声道“裘景!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此时你们若还不投降,便别怪我们格杀勿论!”

  被唤作裘景的汉子闻言却是猛的呸了一声,他抵着沈臻臻,对着一直只是隔岸观火的青年高声叫嚷道“我裘景历经七王之乱!还从未怕过任何人,今日之事本是我派中之事,又岂是你们几个黄口小儿能染指的。”

  “今日,我便先杀了她祭旗!”

  说罢,抵着沈臻臻咽喉的箭头又近了几分,沈臻臻甚至能感觉到脖子上已经渗出了鲜血。

  她此刻大脑一片空白,唯余着无尽的恐惧。

  然而对面的青年闻言却是厉喝一声“慢着!”

  “杀了她?裘景,你可知她是什么人?”

  “你若是杀了他,别说是我,怕是沈相也不会让你好过。”

  裘景在发现对面还有几分在乎面前这女人,便冷笑一声“我裘景可不怕这些,不过殿下今日若是肯放了我这一干弟兄,我自然便放了这女人,若非如此!我今日立马便杀了这女人!”

  对面楼上的青年似乎还在犹豫,裘景在发现沈臻臻确是对面人的软肋之后,便又高声威胁道“临王殿下,时间可不等人?您还没考虑好吗?”

  临王似乎真怕裘景对沈臻臻动手,只得低声道“本王可以答应你,让他们先撤下,不过你先放了压在她脖子上的箭矢。”

  裘景却道“你先让他们撤退,我再松了她。”

  临王无奈,只得示意自己身边的弓箭手撤退。

  见有谈判的余地,裘景便也放下了抵在沈臻臻咽喉部位的箭矢。

  

第二十八章:威胁与妥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