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针锋相对

  随着噔噔噔的脚步声,沈臻臻很快便上了二楼。

  此时对面的局势已经完全被控制,周应崇便也打算收兵下楼。

  不想二人倒是迎面相撞。

  沈臻臻一见着周应崇,便开口焦急的问道“殿下,莲香跟我妹呢?”

  周应崇却是冷淡道“本王怎么知道?”

  说罢他便要下楼。

  沈臻臻却以为他是故意为难,她只一把卡在楼道口道“殿下既然不肯告诉我,便别怪我拦在这里不放行!”

  听了沈臻臻这话,周应崇身边的副将厉声呵斥道“大胆!你可知阻拦殿下处理公务是什么罪责!”

  “什么罪责?大不了你们再送我去那裘景刀下滚一趟呗!”沈臻臻毫不客气的讽刺道。

  副将还要再说,却被周应崇冷冷瞪了一眼。

  随后那副将便诚惶诚恐的闭了嘴。

  瞪完副将,周应崇面上倒是如春风回暖“沈小姐这是在生什么气?本王的确不知你小妹和丫鬟在哪里?姑娘若非要拦着本王,本王便也只能处理了公务再陪姑娘去找你的小妹了。”

  说完这话,在沈臻臻还没消化完周应崇变脸背后的奥义时,她便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周应崇居然低身直接将她扛在了肩上。

  “周应崇!你放开我!”沈臻臻锤着周应崇的后背叫嚷道。

  然而周应崇穿着银甲,又如何有半分反应,反而是沈臻臻觉得自己的手才是被锤痛的那个。

  而周应崇也不顾沈臻臻的抗议,以及酒楼里避难人群的围观。

  他只大大方方的扛着沈臻臻出了酒楼,他身后的侍卫自然紧跟其上,然而在经过那青衣官员身边时,他却刻意停顿了下来。

  “今日辛苦陆大人维安了,此处已经安全,接下来的事本王会处理。”周应崇这话说的倨傲而疏离。

  言下之意,分明便是你可以滚了。

  青衣官员闻言却只不卑不亢道“维安本是下官职责所在,当不得辛苦。倒是下官应谢过殿下今日出兵相助。待这几人收押之后,下官定会上奏折,阐明殿下今日仁义之举。”

  听到这话,周应崇嗤笑了一声“陆大人莫非觉得本王是个好拿捏的?”

  “下官不敢如此作想,只是这几人影响公序良俗,其所犯律条按律该由我们上京府收押才是。”青衣官员低声道。

  “哦?那若是按你们上京府的律条,这样的人该如何处刑?”周应崇突然诘问道。

  那青衣官员似是没料到周应崇会这样发问,只顿时僵住。

  他倒不是答不出律条,只是在周应崇话音落下后,他便知周应崇在给自己挖坑。

  见他不答,周应崇便替他补上一句“裘景一干人长年盘踞于朱雀街一带,鱼肉乡邻,祸乱百姓。如今天家实行休养生息,他们却敢大肆盘剥钱财,倒行逆施。今日更是聚众闹事,挟持官家小姐,按大邕律该处以死刑才是!”

  “若事实如此,上京府自然会有决断。反是殿下今日若是强行驱逐下官离开,下官倒有理由怀疑殿下是不是藏有什么私心!”青衣官员声量虽低,态度却十分强硬。

  周应崇闻言只冷笑一声“陆大人果然是个有胆色的。”

  

第三十章:针锋相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