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与我何干?

  “你的意思是我不该劝母亲多关心关心自己的亲生女儿了?那你倒是教教我,我该怎样说话?”沈臻臻睨着那丫头反问道。

  那丫头显然是说话都没走过脑子,沈臻臻这样一问,她便彻底噎住了。

  沈臻臻实在没心思与这被人当了枪使的蠢丫头计较。

  她原本只打算教训这丫头几句便罢了。

  不想她还没开口,有人倒是先替她将那丫头教训了。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便见一名身材娇小,穿的花枝招展的少女扯着尖利的嗓子教训起那丫头“大小姐也是你能惹的?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听着那姑娘的话,沈臻臻不禁皱了皱眉头。

  教训那丫头的姑娘是自己院里的芸香。

  或者更为确切的说是她这位好后母从她小时候便安排在自己院里的人。

  这芸香是个对上谄媚讨好,对下严苛以待的。

  因为心思灵巧,会迎人喜好,故而很得沈臻臻的喜欢。

  当初沈臻臻跟女主作对,背后便少不了这丫头的唆使。

  加上这丫头是个惯会狐假虎威的,只常借着沈臻臻的名头给自己立威,倒是让沈臻臻本就不好的名声,越发的难堪。

  被打脸的丫头,捂着自己红肿的脸颊已经眼现泪花,她眼里也终于现了一层畏惧之意。

  而芸香却又将那丫头狠狠踢了一脚“还不赶紧给大小姐磕头请罪!再不认错小心大小姐发卖了你。”

  沈臻臻冷冷看着芸香在众人面前狐假虎威的戏码,却并不出言阻止。

  眼见着那丫头真要磕头跪下,一直善做好人的沈秦氏这才看向沈臻臻道“臻臻,这丫头也不是有心冲撞你,不若你便放过她一码吧?”

  沈臻臻这时方才看向沈秦氏道“母亲问我做什么?难道是我打了她吗?”

  沈秦氏有些尴尬道“可这……芸香不是你屋里的丫头吗?”

  “从前是我屋里的丫头没错,可我叫她打她了吗?”

  听到这话,芸香也终于意识到沈臻臻的态度与从前不一样,她只小脸一白,连忙回身跪在了沈臻臻身前“小姐!我……我也是见那狗奴才目中无您才想着替您出气的!您可不能不要我啊。”

  说罢这话,那芸香还想过来拉扯沈臻臻的裙裾,沈臻臻只提起裙裾冷冷望着芸香道“你这是替我出气?我还没说什么,你倒先出手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主子呢。”

  随后她又对着沈秦氏道“这芸香原也是母亲当年采买过来的丫头,该如何处置母亲处置便是,只一条这种擅作主张的丫头可不许再往我屋里放!”

  说完这话,她只又唤了身边的莲香一声,随后便离开了这院子。

  只独留着沈秦氏与这一院子的人。

  沈秦氏没在沈臻臻这里讨着好便罢了,反而还被塞了个烂摊子,心里自然不高兴。

  可为了自己那点名声,她也不能不管不顾。

  她只先让几名丫鬟将那新丫头扶下去。

  随后方才转身看向芸香。

  那芸香见沈臻臻走了,连忙又对着沈秦氏磕头认错“夫人,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还请夫人不要发卖了奴婢,”

  沈秦氏只看着那芸香假模假式道“你这丫头怎么这般冲动?今日里也是该让你长些记性了。我便罚你今日在柴房思过,这段日子也不要在大小姐面前晃悠了,你便在厨房烧火吧。”

  说罢这话,她便也领着自己的婆子准备离开。

  而待沈秦氏一走,这院里自然又是风言风语四起。

  

第三十七章:与我何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