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沈秦氏的手段

  沈府春棠小院中灯火如昼。

  坐在垫着锦枕的罗汉榻前的沈秦氏,只示意身边的心腹婆子将屋里的丫鬟都打发了出去。

  待屋内只剩了她们三人,沈秦氏方才同沈月谣开口道“谣儿,沈臻臻今日都去了哪儿?你们如何会招惹上那些劫匪?”

  沈月谣并没有立马开口,她的双目似是已经黏连在那蓝底织锦的羊绒地毯上了。

  沈秦氏见沈月谣不吭声,便也恼了,她提高音调道“谣儿,我问你话呢!”

  她这高亢的一声,才似是将沈月谣从某种思绪里拉扯了出来。

  沈月谣声如蚊呐“我们没去哪儿,不过是在各处采买些衣物首饰罢了,只是中午吃饭时,却遇上那匪贼……”

  不知为何,沈秦氏听了沈月谣的话,却总觉得今日之事并没那么简单。

  故而她只又重重问了一遍“你说的都是真的?谣儿,你可莫要以为母亲不知道便信口胡诌。”

  沈月谣不是个经得住吓唬的,沈秦氏反问一遍,她便不吭声了。

  沈秦氏见状便知自己女儿是说了谎的,往日里这孩子还从未对自己有过隐瞒,然而今日不过才与那沈臻臻混了半日,她便连说谎骗人都学会了。

  沈秦氏想到此处,便生了恼意。

  “跪下!”沈秦氏厉声呵斥道。

  沈秦氏一开口,沈月谣当即便吓得双腿扑通跪地。

  “母亲。”沈月谣委委屈屈的唤了一声。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我对你这般用心良苦!你这才跟她待了不过半日便都学会撒谎骗你娘了?”沈秦氏一副大为失望的模样道。

  被沈秦氏这样一说,沈月谣哪里还敢再做隐瞒,她只嗫嚅道“母亲,我并非有意骗你,实在是我……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先前哄我去悦春茶楼听书,之后在我听书时,她便偷偷溜走了。此后直到中午她才来找我。”

  听到这里,沈秦氏的脸色越发阴霾“真是个没用的,贴身跟着还能跟丢?”

  被沈秦氏如此指责,沈月谣没有吭声,只是眼里有泪光摇摇欲坠。

  沈秦氏见她这般,也没什么心情继续责骂了。

  加上明日这沈月谣还要入宫,她便缓了声色道“月谣,我做这些可都是为了你好,沈臻臻就是头白眼狼,在这沈家,你我才是一条心,你往后可不能再对母亲说谎知道吗?”

  乍然重新听到自己母亲这番温言软语,沈月谣眼底里的泪珠儿又开始成线坠落。

  她点了点头“知道了,月谣以后都听母亲的。”

  见沈月谣重新变得乖顺,沈秦氏方才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好谣儿。”

  “明日你便要入宫了。只可惜母亲不能陪你过去,你自己也要争气,可要记得多在你姑母面前表现。”

  听到沈秦氏说要送自己入宫,沈月谣的面上明显生出一丝不乐意。

  可今日刚被沈秦氏训斥了一番,纵然再不愿意,她也不能将自己心中的不乐意说出来。

  况且她母亲的决定,她纵然是不愿意,却也从来是胳膊肘拧不过大腿。

  沈秦氏接着又嘱咐了一句“往后你还是离沈臻臻远些,免得又跟今日一样被她拖下水。”

  沈月谣有些犹豫,却还是点了点头。

  待沈月谣离开,沈秦氏便又等着沈琅回来,只不过才在这罗汉榻前躺上一阵,她便觉得一阵阵困意袭来。

  这倒是从前没有过的。

  

第三十九章:沈秦氏的手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