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皇宫难入,苦药难喝

  翌日,天光亮起。

  沈臻臻与沈月谣拜别父母,便乘了马车往宫里去了。

  因二人是去侍疾,入宫的宫人们只直接将这二人引到了沈贤妃的居所:长信宫。

  长信宫内,自是奢华宽敞。重拱藻井之上只雕饰着繁复的金莲花纹,宫内又以椒泥为墙,室内博山炉内正燃着清雅的甜香。

  二人进入殿内时。

  沈贤妃仍是一副病容消瘦的模样,她斜斜靠在贵妃榻上只抱着那猫儿一副慵懒神态。

  此时她身边的子衿正端来一碗苦药,那猫儿一见着子衿便从贤妃的怀里挣脱,只绕着子衿的脚后跟玩耍起来。

  子衿走到沈贤妃身边,便劝着沈贤妃道“娘娘,这药再不喝下,便该凉了。”

  沈贤妃却是皱了皱眉头道“便放在那吧,本宫日日用药也未见得身子骨好上多少。反是要遭这苦药的罪。多喝这一碗不多,少喝这一碗也不少。”

  子衿还要再劝,一脚踏进来的沈臻臻却先开了口“子衿姐姐,姑母既然不想喝,便先放着吧。这药喝多了,好好的人都该喝焉了。”

  听了这话,沈贤妃也不免露出几分笑意,她朝着子衿道“听听,我这侄女儿都知道的理儿,你们却是不知。只日**着我喝这苦药。”

  “当日春时宴,我便该给你们直接张罗夫婿让你们嫁出宫去,如此一来,我倒不必总被你们堵着喝药了。”

  子衿却是有些不赞同道“我这还不是为了娘娘好,若是不喝药这身子骨如何能好?”

  说罢她又看向沈臻臻嗔道“大小姐也是,明知娘娘身子不好,还劝着娘娘不喝药,这下子,我们娘娘便更有理由不喝药了。您这一来,不像是过来侍疾,倒是尽给我们添麻烦了。”

  沈臻臻被怪了,也无半分愧疚胆怯之意,她只主动走近了些“我哪里是添麻烦,喝药固然重要,可身心舒畅也十分重要啊。”

  “况且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娘娘这病才来的。”沈臻臻此时只蹲在沈贤妃的膝下道。

  沈贤妃便笑着摸了摸沈臻臻的头“这话怎么说?”

  沈臻臻见状,连忙道“姑母我前阵子听说京中来了一名神医,那大夫可厉害了,听人说,她可是能让死者复生,还能让久病之人痊愈。其医术之高明,可得上京百姓交口称赞。”

  沈贤妃仍是笑得淡淡的“还有这样的神医?”

  “是啊,姑母,我昨日便遇上她了,之后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您。京中这些御医虽个个号称是名医,可到如今都这么多年了,您这药都不知喝了多少,身子骨却总不见好。我便想着若是能让她入宫来给您治病,保不准您这病便好了。”

  听着沈臻臻这话,沈贤妃却没有如预想中一样给出反应,她只笑着继续摸了摸沈臻臻的头。

  反倒是她身旁另一名一直没有吭声的大宫女琉璃忽而冷冷开口驳斥道“沈大小姐这话真是荒谬!宫里的御医都不可信,外面的游方大夫倒能信得了?若是娘娘有个三长两短,你能扛得起这责任?”

  沈臻臻倒没料到会被人如此激烈的驳斥,一时倒是愣住。

  反而是刚才嗔怪沈臻臻的子衿,出言维护道“好了,琉璃,你说话这么冲做什么?大小姐也是一片好心。”

  随后子衿又温言同沈臻臻解释道“大小姐虽是一片好心,可这宫里也有宫里的规矩,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放进来的。”

  听了子衿的解释,沈臻臻自然只能暂时作罢。

  

第四十章:皇宫难入,苦药难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