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景仁宫内的异域少年

  余姚只低声道“宫中御医习的都是正经看病救人之术,余姚从小却对毒理颇有研究。今日能瞧出来也不过是因为我多研究过几年毒理。”

  周世景随后问道“这漆毒是什么?可能解?”

  余姚却在此时沉吟良久,最后还是决定先解释漆毒“这漆毒是一种慢性毒药,产自一种叫做哑漆草的野草,其毒就藏在哑漆草的叶片背面的囊袋之中。”

  “至于这漆毒能不能解,我并没有十分的把握,毕竟娘娘中毒已深,毒侵五脏,至多还有半年寿命。”

  听到余姚这番话,沈贤妃神色仍是淡淡的,似乎她早料到会有这一日。

  反是周世景明显心性大震,倒似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余姚见他这般神色,原是冷冰一片的心,倒有几分不忍。

  “殿下若是信得过余姚,余姚可尽力一试。”

  听闻此言,周世景只又重新双目灼灼望向余姚“若真能治好母妃,姑娘要什么,本王都可以给。”

  余姚只重新恢复冷淡神色道“这些以后再说。”

  “只是在我研制解药期间,娘娘不能再喝太医局开的方子,治疗血崩之症的药方里正有诱发那漆毒发作的药材,若再喝上半个月,不用等半年,半个月便是死讯。”

  “除此之外,还请殿下找出毒源,毕竟这漆毒沾染微量并不会中毒,娘娘身中这漆毒明显是有人经年累月的施毒。”

  余姚的吩咐,周世景自然一一应下。

  ……

  景仁宫外的过道处杂草横生,灌木疯长。

  连同景仁宫的宫室都一片颓败荒芜之态。

  这里是整座皇宫最破败阴暗之地,平时白日里便连宫人都不愿从此经过。

  走在此处的沈月谣只觉心有戚戚焉,她拉了拉沈臻臻的衣袖道“姐姐,小雪怎么会来这里?咱们还是去别处找找吧。”

  沈臻臻却是不死心道“可刚才那宫人说好像在景仁宫外看到了小雪,咱们再找找吧。”

  说罢,沈臻臻只又喵喵叫着引逗起雪里青来。

  沈月谣拗不过沈臻臻,只能也有样学样的跟着喵喵叫起来。

  随后在二人走到景仁宫门口时,却听那门内似乎传来一声轻幼的喵呜。

  “是小雪!”沈臻臻欢喜道。

  也顾不得沈月谣说什么,她只一把便推开了景仁宫那结着蛛丝的破败大门。

  随着吱呀一声轻响,门里似乎传来清冷警惕的少年声音“谁!”

  二人此时才发现这破败之地,居然还住着人。

  那少年有一双碧青色的冷漠眼睛,细瓷的肌肤如白雪,深刻的轮廓与精致的五官只让他带着几分异域色彩。

  若不是他手里正拿着一根绒草引逗着雪里青,沈臻臻几乎要以为是雪里青妖化成了面前的少年。

  雪里青只翻身在野草里打着滚儿,时不时还试图用自己的前肢拔弄着那根在自己身上作怪的绒草。

  少年眼神并不友善的注视着门外的不速之客。

  沈臻臻连忙尴尬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有人,若是知道我就敲门了。”

  然而沈臻臻心里想的却是他怎么住在这里?

  早知道他在,别说敲门了,就是来她都不会来。

  毕竟应付一个周应崇就够累了,若再跟这小子扯上什么关系,她觉得自己迟早得死的不明不白。

  少年没有吭声,他仍是直直注视着面前的两名少女。

  

第五十章:景仁宫内的异域少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