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蛊书被烧

  沈臻臻只能硬着头皮接着道“那只猫儿是贤妃娘娘宫里养的,我能把它抱回去吗?”

  少年神色虽然不舍,却还是一把拎起了那猫儿的后脖颈。

  雪里青被揪住后脖颈,顿时不安的挥舞着四肢。

  不过他的举止虽然粗鲁,却似乎并没有伤害雪里青的意思。

  他大踏步朝沈臻臻的方向走来,随后只将雪里青往沈臻臻的方向递了过去。

  没料到少年会老实将猫儿还给自己。

  沈臻臻连忙一把接过那猫儿。随后她要向少年道谢时,少年却已经转身往屋子里去了。

  转身行动之间,沈臻臻这才发现那少年的衣摆后打着好几处补丁,那一身装束也似乎是多年淘汰下来的旧衣服。

  看他落魄的模样,皇后倒似乎根本没有收养他。

  不过当沈臻臻想到周应崇时,关于少年的这点疑惑便也解释得通了。

  “姐姐,我们回去吧?”沈月谣小声提议道。

  沈臻臻点了点头,随后往长信宫去了。

  她并没有发现在景仁宫的内室,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她。

  直到少年进屋惊讶唤了那人一声“九哥,你怎么来了?”

  周应崇此时才回身看向少年,他手中还握着两本蓝底薄书。

  一见到周应崇手里握着的书籍,少年面上便是一白“九哥,你怎么找到这两本书的?”

  周应崇并没有理他,只将那两本书直接扔到了内室的炭盆里。

  随着纸张落入炭盆,瞬时那书籍便燃起了火苗。

  少年见状,下意识想去扑掉那火苗。

  然而周应崇却是冷冷唤了一声“周琅。”

  少年像是被人下了禁咒一般停了手,他颇有些可惜的看着火苗将唯一剩下的两本书籍焚烧殆尽。

  待书纸化为灰烬,周应崇才对周琅冷冷道“今天罚你蹲一上午的马步!”

  “九哥,我不想学武了,这日日蹲马步能打的过谁,到头来还不是受人欺负。”

  “你教的那些破兵书也没用,还不如我学蛊毒术直接毒死他们来的快速。”

  周琅明显因为周应崇烧了自己的蛊毒秘术而有些赌气。

  “周琅你真以为学了那些旁门左道的东西他们就会怕你了吗?”周应崇忽然开口问道。

  周琅没有应声,但从他撇头不看周应崇,便能知道他心里憋着一股气。

  “若蛊术真能让你树立威信,那你母亲狄崖的蛊母,为何还会死在这皇宫之中?”

  提及母亲,周琅的神色才有几分茫然。

  周应崇便又对藏身在廊檐之上的暗卫吩咐道“张韫!将十皇子提出去蹲马步。”

  ……

  沈臻臻与沈月谣抱着雪里青回到长信宫时,余姚似乎已经替沈贤妃号完脉了,此时她只又以内侍的姿态,站在周世景身后。

  而雪里青一见到沈贤妃便喵呜的叫唤,并且开始在沈月谣的怀里不安分的挣扎。

  沈月谣知道雪里青是要同沈贤妃撒娇,便准备将雪里青抱给沈贤妃。

  不想她只是刚刚靠近沈贤妃,一旁的余姚却是突然开口道“把猫给我。”

  沈月谣突然听到女子说话,一时还有些惊疑。

  随后直到周世景也开了口,沈月谣方才惊疑不定的抱着雪里青走了过去。

  

第五十一章:蛊书被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