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带毒的雪里青

  余姚一把抱过雪里青,随后只将雪里青凑到自己鼻子前嗅了嗅。

  见余姚面色凝重,周世景警醒问道“可是这猫儿有什么问题?”

  余姚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冷冷看向沈月谣。

  沈月谣的神色分明茫然无措,沈臻臻上前一步拉住沈月谣的手道“月谣,你先下去。”

  沈月谣本就因为众人的视线都聚焦在自己身上有些不自在,此时沈臻臻直接让自己离开。

  她反而松了口气。

  她有些不安的同沈贤妃告退,见沈贤妃神色无异,沈月谣方才退了下去。

  只是在沈臻臻送她到门口时,她忍不住惴惴不安道“姐姐,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没事,与你无关。你先回偏殿,不要多想。”沈臻臻安抚了沈月谣几句。

  送走沈月谣之后,沈臻臻只又将內殿大门合上,随后才走入内室。

  “余姚姑娘,你现在可以说了。”沈臻臻朝余姚示意道。

  “你们不必去找什么毒源了,我想这毒源就在这猫儿身上。”余姚捻了捻雪里青白色的皮毛道

  “这猫儿浑身都有一股苦杏仁的味道,这味道正是哑漆草囊袋里的汁液所特有的味道。”

  余姚说完这话,只又搓了搓自己指腹上的粘稠。

  周世景见她仍抱着那猫儿,便出言道“余姑娘,先将这猫儿放下吧。”

  余姚却没有松手,只抱着那猫儿道“无事,这点毒量于人无大碍,只是想来这宫中怕是有人种了哑漆草。”

  “此事我会派人去查明,只是我并未见过哑漆草,不知这哑漆草大概长什么样子。”周世景问询道。

  余姚没有说话,只将目光落在沈臻臻身上“我想沈小姐应当知道。”

  没想到余姚会把话题挑到自己身上,沈臻臻莫名有些心虚道“我……我知道什么?”

  余姚只淡声道“前些时日,沈姑娘不是还央着要拜我为师,我曾说姑娘习了百草集便可拜我为师,姑娘当日还信誓旦旦说给你几日时间便能背熟百草集,原来姑娘从一开始便是别有打算。”

  沈臻臻此时自然也听出余姚的讽刺之意。

  不过余姚会生气也是正常的,自己说要拜师从一开始就目的不纯,她除了想让余姚救治沈贤妃之外,还存了让周世景能发现余姚就是方浔梅的心思。

  方浔梅也不是蠢人,如何猜不出她别有用心。

  不过猜疑也只是猜疑,只要自己不认,她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故而沈臻臻摇头否认道“当然不是,我是真心想拜你为师。”

  随后她一把抽出藏在自己怀里的百草集。

  虽然书她是一页都没看,但为了表示诚意,她可是日日都带着这本百草集呢。

  见她做出如此举止,原本一直没有说话的沈贤妃也不免出言提醒道“臻臻,女儿家怎可做出如此举动。”

  便连周世景都似是提醒一般抵唇轻咳了几声。

  不过沈臻臻却还是将百草集递到了余姚的面前。

  余姚接过她之前交给沈臻臻的百草集,此时那纸张温热,还似带着少女清甜的体香。

  她一抬头,便迎上面前体态娇小少女如山间清溪一般的笑容。

  “百草集我都随身带着,本来想抽空背一背的,可这不是没时间嘛。”

  沈臻臻的面容实在太具迷惑性。

  明明幼时,她嚣张跋扈,很不待见自己。

  可如今她对你笑时,你却又觉得对她竟生不出讨厌来。

  

第五十二章:带毒的雪里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