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各藏私心

  不过或许不是自己变得大度了,只是她与自己的杀父之仇相比起来。

  往日幼时因为周世景而产生的那点小争执,倒成了无关紧要的小事了。

  更何况今日沈臻臻设计让自己进入皇宫一事。其实也算是间接帮自己更接近蔺家。

  毕竟那蔺宸的外孙瞧来似乎与沈臻臻渊源颇深。

  若自己能时常跟在沈臻臻身边,或许也能早日与周应崇熟悉起来。

  通过周应崇,她才能接近蔺家,才能知道当年她父亲到底是不是被蔺家人害死。

  余姚翻着百草集,随后在翻了两三页后,便将那记载着哑漆草的一页翻转过来给周世景看。

  沈臻臻这时也凑了过来看热闹,不过在看到那卷叶哑漆草时,她不禁心中暗自惊讶。

  这哑漆草竟与今日雪里青在景仁宫中打滚的那簇草丛十分相像。

  之后她便又想起在草丛里逗弄雪里青的少年。

  那少年她自然能猜出是原书里的谁。

  少年名唤周琅,是邕帝的第十子,其母在宫中大肆毒害异己,事情败露之后,其母被赐死。

  周琅则在不久之后被皇后养在膝下。

  此子性情乖张反复,年纪不大,心肠却极为歹毒。之后甚至做出弑父之举。

  故而沈臻臻对周琅是完全没有好感的。

  只是给沈贤妃下毒的人应当也不是周琅,毕竟沈贤妃这毒入体内也有七八年了。

  周琅如今才十二岁,他总不可能四岁便会这些旁门左道了吧?

  加上沈臻臻另有怀疑对象。

  故而虽然在景仁宫曾发生过这样一桩小插曲,她却没有说出来。

  周世景在瞧过那哑漆草时,又转头问沈臻臻道“你今日去寻雪里青时,一路可有见过这哑漆草?”

  沈臻臻摇了摇头。

  周世景倒也不再多言,他随后只同上首的沈贤妃道“母妃放心,这毒源我会派人暗中查找。”

  随后他又看向屋子里的几人道“只是今日发生的事,还请诸位守口如瓶。切莫打草惊蛇。”

  说罢这话,他继续看向沈贤妃道“尤其是母妃更应当心,此事便是您屋里的大宫女也不能说。”

  沈贤妃点了点头,只心中仍有些惊讶“景儿,你这话可是我屋里的几位丫鬟有什么问题?”

  周世景没有否认,毕竟从那日一个外院丫鬟都能知道他们母子的私密谈话开始,他心中便对自己母妃身边之人有了怀疑。

  虽然那春娇咬死她是胡乱猜测的,但周世景如何能信。他本还想多审几日,不想那春娇第二日便服毒死在了私牢之中。

  而春娇这事尚且没有过去多久,如今又被他发现母妃多年身体有恙竟不是病症所致,而是有人下毒。

  这两者一联系,如何不叫他心惊。

  “我只是有些怀疑,母亲也不必过度担心自己的病情。我会留着余姑娘在宫里为您研制解药。”他宽慰着沈贤妃。

  沈贤妃并不知春娇这事,故而她也没多想。

  周应崇经过此事,倒也不拿沈臻臻当外人了。

  他转头又交代沈臻臻道“余姑娘若安置在母亲屋里难免引人注意,你屋里的丫鬟总归安全些,故而余姑娘这几日还得在你所居的偏殿住上几日。”

  “还有这几日太医局送过来的药,麻烦你替母妃遮掩一下。”

  对于周应崇的交代,沈臻臻自然一一应下。

  

第五十三章:各藏私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