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两张药方

  之后余姚又检查了药房的其他地方,在一旁的小药柜里,她居然翻到了两张药方单子。

  在看到那两张药方时,余姚的脸色瞬间凝重。

  沈臻臻虽然什么都不懂,还是忍不住凑了过去问道“这药方有什么问题吗?”

  余姚没有立即回答沈臻臻,对比了片刻后,她只将这两张药方递给沈臻臻。

  沈臻臻不明所以的接过两张药方看了过去,药方还是相同的配方,唯一不同的只是每种药材的剂量有所不同。

  新药方明显在某些药材的剂量上做了增加。

  而且旧药方的字迹十分潦草,新药方的字迹却十分工整。

  这明显是换了两个御医。

  余姚低声道“如果按照之前单子的剂量来看,贤妃至少得好几年之后才发作。可最近的这张单子却明显加大了乌附子的剂量。这乌附子便是诱发漆毒的关键,看来是有人希望沈贤妃能在半年之内出事。”

  听了这话,沈臻臻脑内只生出一种猜测想沈贤妃死的人明显是两拔人。

  而最希望沈贤妃死的人当数未央宫的皇后与漪清宫的林贵妃了。

  毕竟太子之位悬而未立,最有希望当选为储君的除了皇后所生的临王周应崇,与林贵妃所生的邺王周郇,还有一个人选便是前皇后之子熙王周世景了。

  周应崇背靠大司马蔺家,且又是嫡子,可以说是三方实力最为雄厚的了。

  其外祖蔺宸更是三辅政大臣之首,权倾朝野。

  周郇则是背靠三辅臣的林家,林家乃是世家大族,其母林贵妃深得帝王宠爱,也可算是后宫子女生的最多的妃嫔了。

  至于周世景按照祖宗礼法,其实是最有资格成为太子的,毕竟他才是嫡长子。

  只可惜这嫡长子的生母虽为皇后,却只是个教书先生的女儿。

  而且还没等入宫,途经桓城时,她便因城中内乱与周世景走散,最后被一伙暴民活活打死。

  邕帝念其结发之情,死后封其为皇后。

  而周世景则流落民间,为方浔梅的父亲所救。

  直到五六年后,方父才发现自己收养的义子居然是当朝帝王的儿子。

  方父深觉周世景并非池中物,不想耽误他前程,便将周世景送回邕帝身边。

  邕帝宫中此时早已子女满堂,只是太子之位却迟迟未立,如今迎回了嫡长子。有朝臣便以为邕帝会立此子为太子。

  不想邕帝那边却没什么动静。

  他只封此子为熙王,又认了沈贤妃为母。

  而沈家也是当初迎回邕帝的三辅臣之一,如今沈家当家人正是沈臻臻的父亲沈琅。

  故而周世景倒也算是有一保之力。

  但周世景到底不是沈家血脉,他如今能得沈家支持,也不过是因为沈贤妃的缘故。

  如果沈贤妃一死,而周世景又没有娶沈家女子为妻。

  那么沈家与周世景的这点盟友关系是最容易被挑拔的。

  另外两方自然乐见其成。

  见沈臻臻神色凝重,余姚只当沈臻臻是在害怕,她出声道“此事你不必太过忧心,有阿……世景殿下在,没什么是他查不出的。”

  说完这一句,余姚看了一眼沈臻臻,好在沈臻臻似乎并没察觉到什么。

  她不免为自己这点惯性感觉到可笑。

  刚才她差点唤出了当初周世景与他们父女在一起时她给他取的小名。

  阿难。

  

第五十六章:两张药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