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被“请”入景仁宫

  收回思绪的沈臻臻只迎合着余姚的话道“你说的对,有世景哥哥和你在,我们一定能揪出背后真凶。”

  “不过我觉得这两张药方或许对世景哥哥查出疑凶有大用处,不如咱们一起将药方交给世景哥哥吧?”

  余姚此时的神色已重新恢复冷漠“我只负责看病救人,其他的事情与我无关。”

  说罢,她掀了帘子,直接走了出去。

  沈臻臻闻言也不意外。

  毕竟方浔梅现在除了专心寻找杀父仇人以外,还有一点便是她觉得自己与周世景相认只会互相耽误。

  故而在故事初期,方浔梅虽然不喜欢嚣张跋扈的沈臻臻,但在理智上她却清楚,只有沈家女才能给周世景更多助力。

  所以在早期,她除了伪装自己不与周世景相认,还经常把周世景往沈臻臻身边推。

  不过她以为不见周世景,便能推开周世景了吗?

  沈臻臻勾唇一笑,只将那两张药方折好放进自己的袖袋中。

  ……

  是夜,万籁俱寂。

  独居一室,睡得迷迷糊糊的沈臻臻只觉得自己的脸颊被人轻轻拍了拍。

  沈臻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迷迷瞪瞪道“别烦我。”

  丢下这话,她又翻身睡死了过去。

  那拍脸的少年不禁小声吐糟道“这女人是猪吗?怎么睡得这么死?”

  他旁边的青年却并没有回应少年的吐糟,他只将一方白色的绢帕直接捂在沈臻臻的脸上。

  本就睡死的人瞬时便睡得更死了。

  做完这一切,那黑衣青年只将穿着一身中衣的沈臻臻直接抱出了被窝。

  一旁的少年忍不住又小声吐糟道“师父,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像变态啊?”

  青年只回头看了少年一眼,但也没有驳斥少年。

  因为在这之后,他直接推开一旁的窗户随后翻身纵入夜色之中。

  而被扔在原地的少年并不会轻功,只能气呼呼的爬墙。

  好在长信宫偏殿的宫人此时都已在做着好梦了,倒也没人听到这边的动静。

  景仁宫中,一灯如豆,周应崇正坐在一方圆桌旁抵着额头浅寐。

  听到宫外的动静时,他只示意身边的内侍将景仁宫那扇破败的房门打开。

  随后便见一黑衣青年抱着只穿着一身中衣的沈臻臻走了进来。

  见沈臻臻这副姿态,周应崇不禁小声斥道“张韫不是让你将她请过来吗?你怎么直接将人掳过来了?还有周琅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张韫立刻便想跪下回答,然而在发现身边的沈臻臻实在妨碍他行礼时,他便想将沈臻臻顺势放在地上。

  见张韫这般,周应崇只能扶额叹了一口气道“你先将人放在榻上再来回话。”

  周应崇都已经发了话,张韫自然照办。

  将人扔在榻上时,周应崇又提醒了一句“先盖上被子。”

  张韫便一步一个指令。

  不过看着直接盖过头顶的被子,周应崇深深觉得张韫下一步的行动便该是直接将人捂死在被子里了。

  故而他只能召回张韫,让身边的内侍去料理这等琐事。

  而张韫回来之后,便单膝跪在了周应崇面前“回殿下的话,卑职以为这样行事更为稳妥,毕竟若是激起沈小姐的反抗,任务恐怕会失败。”

  “至于琅殿下,卑职以为自己既然是他的师父,便有权利训练他。”

  周应崇此刻只觉得自己今日让张韫请沈臻臻过来实在是失误。

  

第五十七章:被“请”入景仁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