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如实相告

  “世景哥哥喜欢的是方浔梅,又不是余姚。只要你我不说,他难道还能从余姚那张普普通通的脸皮子上窥破天机?”沈臻臻无谓的反问道。

  周应崇没有回答,他脸上是惯常能见的温凉如水的笑意,不过或许是脸容半掩在背光处,这点笑意竟让沈臻臻激起一层寒意。

  而周应崇那双修长如白玉的右手正缓缓抚上了沈臻臻的脖颈。

  沈臻臻不禁惊起一层寒意,她现在总算知道周应崇为什么不让张韫替自己解开其他穴位了。

  这货根本是存着如果自己的回话有半分行差踏错,他便打算直接结果了自己。

  刚才的说辞的确没什么说服力。

  沈臻臻脑中思绪飞速运转,在这不久之后,她只似是心有介怀道“况且前世便是宫中那群庸医延误了我姑母的病情。若我姑母没死,世景哥哥与方浔梅也不会那么快在一起。”

  听到这话,周应崇收了手。

  “浔梅的医术的确无人能出其右。如何?她今日诊出了什么?”周应崇顺着沈臻臻的话问了下去。

  沈臻臻并不能从那如水墨的眉眼之间瞧出任何情绪来。

  甚至那琥珀瞳仁里似是透出一种全局在心的淡然感。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些什么?这次的对话会不会又是一次试探。

  不过保险起见,沈臻臻还是决心说出实情“姑母的病症果然不是太医局那群庸医所诊治的那样,方浔梅说我姑母实际上是被人下了漆毒。”

  周应崇面上依旧一派平静,不过说的话却让沈臻臻暗暗心惊。

  “漆毒是你姑母养的那只白猫传给你姑母的,而白猫的漆毒是沾染的景仁宫的哑漆草,太医局的用药可以催发漆毒发作的时间,有人加重了你姑母的药量。想破坏沈家与我皇兄的联盟。”

  “你怎么知道这些?”沈臻臻忍不住问出口。

  “因为前世你姑母的死我暗中查过,有人想栽赃于我母后。”周应崇答道。

  这段剧情倒是沈臻臻所不知的,毕竟原著是围绕着男女主描写的,反派配角之间的故事自然不会一一交代。

  甚至是沈贤妃早死的原因,书里其实也没有交代,她一直以为沈贤妃是病死的。

  “既然你都知道这些,为什么不早早处理掉景仁宫的哑漆草?你难道就不担心他们将此事查到你母后头上。”沈臻臻忍不住开口问道。

  “有什么可担心的,皇兄又不蠢,我当年能查到的,他难道还查不出?”周应崇反问道。

  “况且有些蠢货自己按捺不住出了手,我又何必阻拦他作死呢?”

  沈臻臻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若是周世景连这都查不出,那还是男主角吗?

  不过沈臻臻还是忍不住想得到剧透,她眼神一转。便又落在了周应崇的身上“这么说来,殿下知道谋害我姑母的凶手是谁了?”

  “答案不是昭然若揭吗?”周应崇却是轻笑一声。

  沈臻臻排除掉未央宫的皇后,剩下的答案似乎也只能是漪清宫了。

  不过想想原书里那对母子的为人,沈臻臻只觉得这种蠢事也确实只有那对母子才能做出来。

  不过漪清宫能得到这么隐秘的信息,若说没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沈臻臻是半分也不信。

  

第六十章:如实相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