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周应崇的玉佩

  交换过信息,沈臻臻只觉得心思豁然开朗。

  而周应崇则让室外做深蹲的张韫进来解开了沈臻臻的穴道。

  终于得返自由身的沈臻臻立马活动了一下自己几乎麻木的四肢。

  周应崇此时提议道“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我让张韫送姑娘回去?”

  沈臻臻默默看了一眼周应崇身后人高马大,看似忠厚的张韫,随后立刻摇了摇手“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姑娘这一身恐怕不合适出门吧?况且路上若是遇着巡查的侍卫,姑娘如何能说清。”

  周应崇的视线只在沈臻臻这一身轻薄的中衣之上梭寻。

  沈臻臻虽然并不觉得自己这一身中衣暴露,可想着这中衣代表的含义,还是禁不住双手抱胸。

  她重重强调道“不劳殿下操心!”

  “若是殿下没事的话,我便先回去了。”硬梆梆的丢下这句话,沈臻臻便准备下地。

  然而下地她才发现张韫是连双鞋子都没给自己带过来。

  自己若是光着一双脚丫子被巡夜的侍卫看到,只怕那些侍卫该怀疑她是疯婆子了。

  她不免进退两难的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张韫。

  到底是被张韫打晕带回去划算,还是光着脚丫子回去合适?

  好在她并没有纠结太久,周应崇便为她做了选择。

  他身边的内侍从景仁宫里捧了一套半旧的内侍服过来。

  “姑娘既然坚持要自己回去,不如换上这身再走吧。”周应崇嘱咐道。

  随后他又解了自己佩在腰间的一块白玉玉佩递到沈臻臻的手里“这是本王的玉牌,上面刻着本王的字,路上若是遇着了侍卫,你可以直接将这面腰牌递给他们,便说是本王派你去给未央宫传话。他们必不敢细问。”

  接过周应崇的玉佩,只见那块雕龙蓝田玉上果然刻着一个瘦金体的崇字。

  而周应崇则转身出了屋子“本王先走了。”

  待沈臻臻换好内侍服走出来时,周应崇似乎早已回去了。

  沈臻臻便也不欲多留。只大大方方走出景仁宫的外殿。

  不想外殿朦胧的宫灯下,说好先走的周应崇一行人居然与一年轻女子聊上了。

  而且那女子还是个熟人。

  一见到那女子,沈臻臻几乎是下意识便又想折回景仁宫。

  可随后转念一想,沈臻臻便又大大方方的走出了景仁宫。

  见着沈臻臻也从景仁宫里出来,还作一副内侍打扮。

  余姚显然是半刻都没回过神,直到沈臻臻从周应崇身后走了出来之后。

  她才收敛了刚才备受冲击的情绪,只声色淡淡道“沈姑娘怎么也在此?”

  虽然余姚的情绪是收敛了,可话里的惊讶却半分也没收。

  沈臻臻只低头拢了拢耳畔的碎发,表情有些不太自然的反问余姚“余姑娘怎么也大半夜的出来了?”

  余姚却是视线犀利的望着沈臻臻“有人半夜在我窗里投了迷魂香。不过我自小便对这东西免疫,故而在嗅到气味不对劲后,我便出门查看。”

  “我见偏殿里的人晕了大半,又见这位小殿下在爬墙,故而便一路跟到了此。”

  说话时,余姚的视线落在了周琅的身上。

  周琅当即瞪着猫儿一般的碧青眸子,对着余姚愤愤道“你跟踪我?”

  “殿下若是不半夜偷入长信宫,我何必跟踪你?”余姚音色冷淡道。

  “我本以为是什么贼人作乱,倒没想到会在此见到九殿下。”

  

第六十一章:周应崇的玉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