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过往云烟

  “可等我知道我做错了的时候,世景哥哥对我的印象已经成形。所以无论我之后如何弥补却都于事无补。”

  “后来那个小姑娘的父亲因为得罪了大司马,告病回乡,路上却被人杀人灭口。那小姑娘也下落不明后。”

  “我心里其实是有几分窃喜的,我本以为只要那小姑娘再也不出现在世景哥哥面前,世景哥哥便会忘记她,只要我努力在世景哥哥面前表现,世景哥哥便总会爱上我。”

  “可这一次我好像又错误估计了世景哥哥对她的感情。”

  “我听姑母宫里的子衿姐姐说当年那女孩家人的噩耗传来时,世景哥哥因为担心那女孩,曾去求父皇彻查此事,顺便派人找她,为此他跪在雨中一夜,还大病了一场几乎送掉半条命。”

  “现在的世景哥哥的确不会再提及那女孩,对我的厌恶也有所收敛,可我知道他一直在暗中寻找那女孩,也没有放弃为他养父报仇的念头。”

  “他心里是没有我的,所以看我的眼神都是空的。”

  “我实在无法忍受我所爱之人心里没有我。可我也不能抗拒家族的愿望。”

  “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直到春时宴上我遇上了临王殿下,我才知什么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只可惜我们沈家与蔺家从来不对付,又勾连着一些新仇旧怨。我这才不得不与九殿下私下相会。”

  作为一个天生的戏精,沈臻臻可以说是说的相当声情并茂了。

  此时若周应崇在此,怕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与沈臻臻两情相悦,难分难舍了。

  关心则乱的余姚自然没有怎么听沈臻臻说她与周应崇的心路历程。

  她此刻心里只又是欢喜,又是忧虑。

  喜的是周世景对她也如此深情厚爱,忧的是这份深情注定只能辜负。

  沈臻臻一边拿帕子抹泪,一边偷偷看着方浔梅的反应,可惜一张假面实在做不来表情,方浔梅面上仍似是风平浪静。

  然而她久久不再说话,想来也是心绪激荡。

  她就不信,方浔梅知道周世景对她已经如此深情,还能做到一心不乱。

  方浔梅在思绪纷乱片刻后,总算是回过了神,她看向沈臻臻道“就算如此,姑娘也不该脚踏两条船,这到底不是什么稳妥之道,纵然我不说,也总有翻船的一日。”

  沈臻臻低头乖巧无比“姚姐姐说的是,只是我实在愚笨,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姐姐不如给我出出主意吧。”

  沈臻臻自从与自己说了自己的心事,倒像是拿自己当成了可信之人。

  可笑她竟不知自己正是她口口声声厌恶欺辱之人。

  方浔梅神色复杂的看着沈臻臻,随后只冷声道“我能有什么法子,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姑娘总得在其中做个抉择,况且我观临王行事也必不是愿意与姑娘长久这般私相授受之人,姑娘最好早做决断。”

  沈臻臻却似是并没将方浔梅的告诫听在耳中,她只轻声感叹道“若是世景哥哥喜欢的女子还活在这世上就好了,这样一来,我与世景哥哥也不必成婚了。”

  随后她似是想到了什么主意,只眼睛一亮道“姚姐姐,我想到好法子了。”

  

第六十三章:过往云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