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被猫儿抓伤了手

  余姚并不觉得沈臻臻能想到什么好法子,可她总得防着沈臻臻的馊点子。

  故而余姚虽仍是冷着一张脸,实则却是在静候下文。

  只是沈臻臻在这之后却转了话题

  她灿烂笑道“姚姐姐,今日多谢你肯听我说这么多,我现在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说完这话,她只又催着余姚道“姚姐姐,我们快些回去吧,若是被姑母知道我们半夜偷跑出长信宫可就不好了。”

  余姚此刻内心只有一句问候语不知当说不当说。

  “……”

  沈臻臻并不知道余姚在想什么,可她知道依照余姚这种冷淡性子。

  自己不说,她必定不会开口相问。

  但事关周世景,她又无法不在意。

  所以余姚多半会背后默默关注自己,而沈臻臻要的便是这种效果。

  ……

  昨日虽然深夜出去了一趟,但第二日,沈臻臻还是很早便被丫鬟们唤醒了。

  在洗漱用饭过后,她便与沈月谣一同去主殿给沈贤妃请安。

  只是沈贤妃屋里今日却是传来不小的喧哗声。

  她们还没进入室内,便见一只毛色雪里透青的波斯猫正飞速往外蹿去,而在那猫儿身后还跟着几名持着捕捞工具的灰衣侍卫。

  屋里能听到琉璃气急的吩咐“你们快抓住那猫儿!”

  “琉璃,发生什么事了?”沈臻臻一踏进长信宫的外院,便忍不住对叉腰指挥侍卫的琉璃问道。

  琉璃见来人是沈臻臻便直接开了口“雪里青抓伤了贤妃娘娘。”

  沈臻臻听后倒并不惊讶,毕竟雪里青是不能再近贤妃的身了,迟早得找个借口弄走。

  不过听说贤妃被猫儿抓伤,她还是紧赶了几步,跨进室内。

  此时子衿正单膝跪在地上小心的握着贤妃的手,替沈贤妃擦着碘药。

  贤妃的右手手背上正有一道长长的血痕口子。

  沈臻臻紧赶了几步入室内。

  沈臻臻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见沈贤妃道“不妨事,你们不必担心我。”

  子衿则仍是半跪在地上,一脸小心懊悔道“娘娘都是子衿不好,娘娘嫌那小畜生吵,子衿便该看好那小畜生才是。”

  沈贤妃却只是拍了拍子衿的肩膀道“子衿你不必自责,本宫也没受多少伤。”

  “不过这春日到了,猫儿的性子难免狂躁一些,你们抓到他后便将他关在笼子里几日罢。”

  听了沈贤妃的话,子衿只低声应是。

  沈臻臻看了屋子里忙忙碌碌的下人,又见沈贤妃今日身边没有那药,便主动开口道“姑母,可用过药了?”

  听到沈臻臻的话,子衿这才想起自己还在药房里熬着药,她只小声道“糟了!那药我还在火上熬着。若再不过去怕是要熬干了。”

  沈臻臻闻言并不意外,她只对子衿道“子衿姐姐,不如我去端药吧。”

  沈贤妃也主动道“既然如此,你便过去吧。”

  此时二人并没有给子衿开口反驳的余地。

  子衿自然只能再次由着沈臻臻去了药房。

  入了药房,沈臻臻身后的余姚便将那药连同药渣一起处理了。

  随后她只让沈臻臻去讨了一碗开水过来,在做好这一切后,余姚只从自己的袖袋里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

  她将药丸化在水中,不过片刻那一碗热白开便成了深褐色的汤药。

  甚至是那汤药的气味都散发着浓郁的草药苦腥之气。

  

第六十四章:被猫儿抓伤了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