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揭穿的身份

  “这是什么药?”沈臻臻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余姚只低声道“这是之前剩余的解漆毒的药丸,和着开水服下,未必能有什么效果,但至少能克制毒发。”

  说话时,她又将一个小袋子递给沈臻臻,那袋子里正装了十几颗刚才的小药丸。

  “这几日,你便每日用这种药丸和着开水给贤妃服下,如此一来也能克制娘娘的病情。”余姚接着又嘱咐道。

  沈臻臻自然应下。

  只是她还未收好余姚递给自己的药丸。

  这间小药房的门帘却被人忽地掀开了。

  沈臻臻不禁吓了一跳,她正想斥责守在门口的莲香为什么不通传。

  转头见进来的人是周世景,她方才松了口气。

  “世景哥哥,你进来也不出声可吓死我了?”沈臻臻道。

  周世景并不做解释,只沉声道“抱歉。”

  随后他又接着道了一句“臻臻,你先出去一下可以吗?我有话要同余姚姑娘说。”

  他虽是用的疑问句,但话意里却不容否定。

  沈臻臻自然识趣的出了屋子,她本来还想趴在门口听听二人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可惜周世景带来的两个内侍正守在门口,只让沈臻臻连偷听都做不到。

  ……

  随着门帘落下,狭窄逼仄的小屋里便越显昏暗。

  此时与周世景单独相处的余姚只越发不自然,加上昨日沈臻臻说的那番话,只让她心绪更是不定。

  而周世景那双幽深的眸子只定定落在她身上,却没有先开口。

  到底受不住这样的磋磨,余姚绷着一张脸先开了口“殿下不是说有事找我吗?”

  周世景却并没有回答余姚的话,他只朝余姚走近了几步。

  余姚虽觉他的靠近有些迫人,却也没有后退。

  到二人距离只有一掌宽时,只听周世景突然对她说了一句“抱歉。”

  随后他出手便朝余姚面部袭去。

  余姚感觉到对方的掌风,连忙想出手拦截。

  可想到自己的身份,她便又生生住了手。

  她只由着周世景撕开了自己的假面。

  乍然见到那张庸碌的面皮之下是一张清冷绝色的面容,周世景心头不免一惊。

  “陆浔梅?”

  随后他又似了然一般低语道“也是,若不是陆家人,你那药童又如何能进出陆府。”

  被周世景亲手拆穿假面,方浔梅心头一跳,但听他唤出的仍是自己的假名,那颗心便似有几分失落的重新跳回腔子里。

  不过她心中虽起波澜,但面上却没有半分表情。

  “是。”

  “你为何要假扮药娘子?”周世景沉声问道。

  方浔梅面上毫无波澜“官家小姐若抛头露面为人诊脉看病,传出来未必是好事,故而我才化名为余姚。”

  “你每日出门行医陆长史便不曾察觉吗?还有你这一身医术又是从何处习来?”周世景一边打量着方浔梅,一边出言询问道。

  方浔梅只抬头看着周世景声色平淡道“殿下的问题真多,若是殿下信不过我,大可以另外找信得过的大夫替贤妃娘娘看诊。”

  周世景却只是低头看着方浔梅“你在生气?”

  她惯来少有情绪,便是有情绪,旁人也很少看得出来。她冷声道“不是,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周世景没有否认她的话,他有些失落道“倒不是信不过,只是身处高位之人,事事复杂,母妃之事不能有闪失。”

  

第六十五章:揭穿的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