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起誓

  明明之前还因为他怀疑自己而少见的生了微妙的怒意,但见他那般失魂落魄,方浔梅却又有一种舍不得他难过的慈悲心。

  好像只有对上他,她这一颗心便柔软的不像话。

  若常年相对,她真怕自己会一头陷进这儿女情长之中。

  可想着那沈臻臻脚踏两条船,后面还不知有什么鬼主意。她又如何能放心得下。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便放纵自己这一次吧。

  待除了沈臻臻这个祸患,她便再不与他相见。

  便当是还他这么多年的情意。

  “那殿下想要如何?”她出声问道。

  “我只想解了母妃的毒,只想她平安到老。”周世景喃喃低声道。

  “殿下的心愿都会达成的,若贤妃因为这漆毒有任何闪失,殿下可直接拿我偿命。”陆浔梅起誓道。

  “有你前一句话便够了,也不知为何,本王心里总觉得你与他人不同,也更值得信赖,只希望你不要辜负本王。”周世景轻声道。

  ……

  待周世景与方浔梅一同出来时,周世景手中正提着药盒神色温和,而方浔梅则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沈臻臻一时倒不知二人在那药房里都说了什么。

  不过想着昨日的发现,她便又凑了过来道“世景哥哥,昨日我与姚姐姐在清理药房时,发现了这个。”

  说完,沈臻臻只将昨日在药房发现的那两张药方交到了周世景的手中。

  周世景只看了一眼那药方,随后便对方浔梅道“这药方是两位太医开的,前一位太医因病告老还乡,之后我便替母妃另请了专治妇女病症的程太医,这药方可是有什么不妥?”

  方浔梅只得将自己昨日同沈臻臻说过的话又与周世景解释了一通“这两张药方看起来没什么太大变化,不过第一张的药量较轻,不出意外,沈贤妃会在几年后病死。”

  “而后一张则加大了药量,不出半年会暴毙。”

  听了方浔梅的话,周世景的眉头顿时紧蹙。

  沈臻臻又接着问道“世景哥哥可查到了什么?”

  周世景低声道“我在景仁宫到御花园一带都发现了哑漆草。雪里青常在这一带玩耍,这哑漆草能种到御花园,不出意外应是景仁宫毓妃当年的杰作,只是这毓妃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如今看来,应当是有人存心利用当年之事。”

  沈臻臻没想到周世景会直接跳过对周琅的怀疑,不过此事也的确不是周琅干的。

  故而沈臻臻只连忙应声道“是啊,这事一定得查,我看那两个太医说不定就是个好的突破口。”

  周世景显然也认同沈臻臻的话,在将二人送回长信宫没有多久,他便借口公务繁忙离开了。

  沈贤妃自然也留不住周世景,她本是想撮合周世景与沈臻臻的,如今因为自己的事,倒让他们二人没了交集。

  沈贤妃不免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这点情绪在接触了叶子戏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沈臻臻的牌技依然很烂,基本上属于座下便输钱的。

  沈月谣不会打便只在一旁看,不过在看了几局后,她倒是看会了,甚至在沈臻臻又一次因为输的太多而耍赖时,她接替着沈臻臻倒也能赢上几局。

  屋子里一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第六十六章:起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