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邕帝的询问

  此时这内室早已收拾的清新雅静,景泰蓝花瓶里正插着时下的鲜花,屋里更是薰着龙涎香。

  这鲜亮的光景,只衬得久病的沈贤妃也似乎多了几分鲜亮。

  邕帝座到小几的罗汉榻前,这一次倒是没有忘了沈贤妃的主人位置,他只让林贵妃做了下首的玫瑰椅,却让沈贤妃坐在了自己身旁。

  屋里几人只闲话一阵,随后便见山珍海味如流水入了席面。

  看得出来,林贵妃说喜欢沈贤妃屋里的吃食倒也不是假话,席面用餐,她倒真没少吃。

  而在用膳过后,林贵妃便又同邕帝撒娇了一阵,在得了邕帝晚上去她那里过夜的允诺,她便先走了。

  沈贤妃对此倒是司空见惯,自从她得了这病症之后,邕帝因着自己养育着先后的儿子,倒也时时来自己屋里走动,更不曾苛待她半分。

  只是因着太医的嘱咐,却是再也不曾碰过自己。

  不过她是真心喜欢邕帝,能与邕帝多说一会闲话也是好的。

  而且她想着自己如今既然只是被人下了毒,或许待她身子好些,邕帝便又能如从前那般待自己了。

  故而虽然这林信芳又恃宠而骄,她心里倒是懒得计较了。

  只是沈臻臻也嘱咐过自己,在证据没有确凿之前,便不能将林信芳的事抖落出来。

  只是她正想与邕帝说起周世景与沈臻臻的事,邕帝却先她一步开口了。

  邕帝的视线落在了沈臻臻身上“听说前些日子沈姑娘遭人劫掠,当日在场上没有受伤吧?”

  沈臻臻连忙站起来道“多谢陛下关心,当日幸得九皇子相救,臻臻与小妹才能无事。”

  邕帝略微沉吟了片刻,随后方才开口“如此说来,姑娘曾亲见着当日的场面?”

  沈臻臻倒是想摇头,可她也深知这位邕帝手下其实有一支耳目队伍,这京城发生的大小事他又怎么可能不知。

  故而沈臻臻只能点了点头“是。”

  “你能与朕说说当日的场面吗?”邕帝此人十分多疑,如今问这话多半有试探自己的意思。

  沈臻臻自然不敢说谎,好在她当时离得远,倒有半数话题可以模糊。

  “臻臻当日与一街头混混发生争执,那混混的兄弟以为是臻臻害了他们的兄弟,便来找臻臻报复。”

  “他们在悦春楼绑了我和小妹月谣,之后没多久我们便被九皇子救了,九皇子在解救了我们之后便收押了那些小弟,只是其中一人经过时,九皇子与那人说了几句话,臻臻因为离得远没有听清楚,臻臻只知道之后那人便突然反抗起来。然后……然后九皇子便砍了他的头。”

  沈臻臻的说辞倒也大致还原了当日的信息,但这点信息,实在太过模糊。

  说完这话,沈臻臻又忐忑不安的装傻道“陛下,可是当日臻臻有什么不妥之处?”

  听了臻臻这话,便是沈贤妃也有些不安道“陛下,我这侄女是有些莽撞,但绝不是会主动惹祸的人。”

  邕帝见这屋子里的女人都开始忐忑起来,便安抚的握着沈贤妃的手轻拍了拍“语箬不必忧心,此事自然不干你这两个侄女什么事。”

  得了邕帝安慰,沈贤妃这才安心了一些。

  不过她还是出言反问道“那陛下问这些做什么?”

  

第七十章:邕帝的询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