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置之死地的奏章

  是夜,宣德殿中,灯火如昼。

  有内侍连夜领着一紫袍官员进入宣德正殿。

  而刚刚从长信宫里出来的邕帝正坐在宣德殿里批阅奏章。

  随着内侍宫人一声关于安阳侯至的通传,邕帝方才放下手中的奏章。

  他垂眼满脸疲惫神色望着进来的安阳侯林轩。

  那安阳侯林轩几乎是在进来之后便立马替裘家叫起冤屈来。

  “陛下,还请您一定要为裘家做主!”

  “这些年来裘家忠心耿耿,别无二心,他那幼子虽是放荡成性,但此人除了舞枪弄棒,并没什么大图谋,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谋反之心!”

  “反是九殿下,当日未曾仔细查明此事,便将那裘家幼子斩杀!如此行事怎不让人怀疑背后另有隐情。”

  邕帝今次却并不再安抚那人,他只将刚才他在看的那封奏章抛掷于地上。

  他揉了揉太阳穴,语带疲惫道“你先看了这封奏章再提裘家之事吧。”

  那林轩虽是不明就里,却还是将那封奏章摊开来仔细看了。

  而越往下翻,他的脸色便越是煞白。

  到最后看完,他几乎是立马便拜倒在了邕帝脚下。

  此时,他也顾不得为裘家那幼子叫冤,他只声音哆嗦道“陛下明鉴,微臣……微臣怎么敢做下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邕帝并没有发话,他只仍是冷冷看着那紫衣官员,直到他开口道“殿下,此事一定是假的,定然是有人陷害裘家与我们林家。”

  邕帝却是声色晦暗不明道“陷害?你觉得是何人陷害于你?”

  林轩此时脑中全是浆糊,自然回答不出来,他只连忙又拿了那奏章仔细瞧了,到瞧见尾章出自上京府,署名为陆文弼时。

  他方才像是反应了过来,他低声推测道“陛下,这陆文弼的父亲在沈相府上任长史,此事一定是沈相在背后指使,他想拉微臣下马!”

  随后他仔细回想一遍,只觉此事一定是如此。于是便又肯定道“对,一定是如此,还请殿下还裘家和微臣一个清白。”

  听到他的推论,邕帝的脸上便现出一丝冷笑“沈相若是想拉你下马,这奏折便不会偷偷呈到我手上了。他应当明日直接将这封奏章放到朝堂之上讨论。”

  听了邕帝这话,那紫衣官员也禁不住汗如雨下。

  于此同时,同样一身紫色官服的沈琅正从背后的屏风处走了出来,他微微拱了拱手道“陛下英明。”

  说罢这话,他只踱步走到那安阳侯的身边,不过在到达安阳侯身边时,他还是禁不住冷哼一声。

  往日里,这安阳侯自然免不了要与沈琅斗上几句。

  但今日这封奏折实在太过打击他的心性,故而此时的他也只是一言不发。

  毕竟那奏章上所奏之事可等同于谋反啊。

  他们本来是想借九皇子未曾走过程序,直接将裘家幼子斩于刀下之事大做文章。

  不想如今九皇子还未曾为此付出什么代价,反倒是裘家竟然真搜出大批甲胄兵器,

  而邕帝则让身边的内侍给沈琅与那安阳侯同时看座。

  沈琅自然是从容的座在上位,安阳侯却是脚软的厉害,最后还是刚才的内侍搀扶了他一把,才将他扶回座位之上。

  

第七十三章:置之死地的奏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