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种下恶果

  沈臻臻脸色一白道“刚才的声音是月谣身边的丫头秋鸳的声音。”

  听到殿内有女子求救的几人哪里还会再同这两名侍卫讲理。

  见他们分毫不让,周世景身边的侍卫便与那两名侍卫交手起来。

  周世景带来的人多,这两人很快便被制服了。

  周世景随后直接带着人闯进了內殿。

  內殿的大门明显被人锁死了,但屋里的动静却大的惊人,透过门扉的窗纸,一抹高大的身影明显将一名女子完全笼罩。

  那女子被人拖着往后退,手却仍在无意识的大幅度挥舞。

  周世景见到这副光景,也攥了拳头,面色铁青的唤了一声“周琅!你给我出来!”

  这一声,终于让屋里人的动作一滞,而在他愣神间,屋里的秋鸳显然也听出了门外的声音是大殿下周世景,她语带哽咽急切道“大殿下!求您救救我们家小姐吧!”

  与此同时,沈臻臻已经一脚朝那殿内大门一脚踹了过去。

  不过她力气到底不够,她没能踹开殿门。

  但这声响也足够吓到屋里人了。

  周琅只对着求救的人充满阴郁意味的低声威胁了一句“再多嘴我便杀了你。”

  被威胁的秋鸳果然闭了嘴。

  随后他才施施然打开了房门。

  见门外并非周世景一人,院外除了几名侍卫,还跟着两名女眷。

  周琅一手撑着门扉冷笑一声道“大哥如此兴师动众,是来治罪了?”

  这周琅一身衣衫不整,一头乌发披肩,一张阴郁俊美的面容此刻只透出一种森然气势。

  而室内更是一片狼藉,有女子的衣衫散落在地上,那衣衫只一件件延伸室内,而秋鸳正低头伏倒在蓝色的羊绒织锦地毯上咳嗽。

  她身上衣衫倒是完整,但脖子上明显有一圈细细的勒痕。她抬起头时那张脸却恐怖的吓人。

  她脸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坑坑洼洼的脸上全是血与纵横交错的伤口。

  如果不是那身衣衫,沈臻臻几乎要认不出面前的女子便是秋鸳。

  秋鸳此时根本顾不得自己的伤,见到屋外的人,立马哀声道“大殿下,求您救救我家小姐!”

  随后她又似是意识到了男女有别,只将祈求的眼神看向沈臻臻。

  她朝着沈臻臻磕头道“大小姐,您快进去帮帮我家小姐吧。”

  其实不必秋鸳磕头,沈臻臻也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愤恨之情。

  她准备冲进屋子里,只是此时方浔梅却是拉住了她的手,只示意让周世景先行。

  周世景并未进屋,直接让侍卫将周琅扣押了起来。

  那周琅被侍卫按住时,仍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周世景,你敢如此对我!待到了父皇面前,我绝饶不了你!”

  周世景亦冷冷道“到了父皇身边,咱们自有分辨。”

  没了周琅这个阻碍,沈臻臻才得以顺利进屋。

  也顾不得旁的事务,她连忙冲进室内,室内帷幕低垂,鎏金松鹤铜炉中正透出靡靡的甜香。

  闻到这股味道的方浔梅不禁皱了皱眉头。

  屋内唯一的一张雕花拔步床上却是床帷低垂。

  沈臻臻连忙一把掀开了床帷。

  

第八十六章:种下恶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