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杀意

  床帷里的确躺了一名女子。

  薄薄的锦被也遮不住她露在外面的青紫痕迹。

  她乌发结散,面容灰败。陷在锦枕里的人闭目不言,眉头也是死死皱着的。

  沈臻臻几乎是抖着手去试探沈月谣的鼻息,在确定对方尚有呼吸,她的心情却仍是十分沉重。

  拾起那些散落衣衫的方浔梅,只将衣服递到沈臻臻手里。

  沈臻臻看到方浔梅,方才想起方浔梅是个大夫。

  她颤声道“姚姐姐,麻烦你帮我看看我妹妹?”

  方浔梅自然懂沈臻臻的意思,她将衣服交给沈臻臻随后便检查起沈月谣来。

  沈臻臻甚至不敢去看锦被下的伤,只转了头去。

  这种事于一个女子来说是十分残酷的。

  在他们那个时代,尚且有遭受这种摧残活不下去的人。

  沈臻臻甚至不敢去想在这个礼法严苛的时代,沈月谣往后要如何自处。

  “她只是背过气了,但是有撕裂的伤口,这些都需要清理。”

  沈臻臻连忙示意莲香去拿水和帕子过来。

  在简单清理过沈月谣的伤口之后。

  沈臻臻却听得大殿外响起一声澎的巨响。

  沈臻臻连忙出门查看。

  这才发现是门外的秋鸳直接撞了柱子。

  还好她额头上虽然鲜血淋漓,却并没有大碍。

  但秋鸳显然还打算继续撞柱,沈臻臻连忙拉住秋鸳道“秋鸳,你这是做什么?”

  “大小姐,是秋鸳没有保护好二小姐,回去秋鸳也是死,您便让奴婢现在死了吧!”

  秋鸳血泪糊了满脸,沈臻臻看了也心有不忍,不过她还是冷着脸道“你死了,谁来伺候你们家小姐?行了,你先把自己脸面弄干净了。”

  “至于你该不该死,咱们之后再说。”

  秋鸳想到自家小姐,到底没敢再动作,她只得浑浑噩噩点了点头。

  不过沈臻臻仍怕秋鸳想不开,只得让莲香盯着秋鸳。

  待再进来时,方浔梅已经将沈月谣收拾齐整了。

  只是沈月谣仍是昏迷状态。

  她们自然也不可能让沈月谣继续待在这里。

  沈臻臻与方浔梅一合计,便两人合力将沈月谣抬了出来。

  到达屋外时,周世景已经为沈月谣备好了一顶软轿,这倒免了不少麻烦。

  将人放回轿子后,周世景只对沈臻臻道“你们先回去,我将周琅带去见父皇。”

  沈臻臻却是恨恨瞪着那被捆住的男子,她来这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动了杀心。

  如果可以,她真恨不得将这人就地屠戮。

  被人压跪在地上的周琅显然也感受到了这股注视。

  他颇为挑衅的咒骂着周世景“周世景,你最好别让我有翻身的机会,不然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周世景显然也看出沈臻臻的杀心。只得让身边的侍卫强行将沈臻臻带回去。

  周世景低声劝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他逍遥法外的。”

  重新回到长信宫时,长信宫里显然已是沸反盈天。

  如今见她们回来了,守在门口的子衿连忙凑了过来问道“可找到你妹妹了?”

  沈臻臻疲惫的点了点头。

  子衿当即便高声道“快告诉娘娘,就说二小姐找到了。”

  沈臻臻再要阻止也来不及了,更况且,这事闹得这么大,沈贤妃迟早也会知道。

  

第八十七章:杀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