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事后安排

  沈贤妃虽然早料到沈月谣应当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可她怎么也没料到沈月谣遇到的会是这样的事。

  看着轿中仍是昏迷的纤弱少女,虽然此时她身上的伤早处理了大半,穿好的衣衫也掩盖了身上的青紫。

  但看着她痛苦的蹙着眉头,依偎在方浔梅身上时。

  沈贤妃还是险些背过气去,她拿绢帕捂着胸口,泪凝于睫,只神色痛苦的问在场的众人“是谁干的?”

  在场的人没敢吭声,还是沈臻臻咬牙切齿道“是周琅!”

  听到这话,沈贤妃身子顿时一震,她只沉默的闭上眼睛,脸上全是悔恨之情“都是我害了谣儿,今日若是不领着你们去御花园也不会遇上这样的事。”

  “姑母,这事于您何干!是周琅这畜生没安好心!阿谣纵然大门不出,也免不了被这畜生惦记!”沈臻臻只愤愤的劝着沈贤妃。

  沈贤妃往日见沈臻臻这副模样,早该纠正她了,可今日许是这冲击太大了,沈贤妃倒也顾不得在意其他了“我早该知周琅这浑小子没安好心了,可我万没料到他竟如此胆大妄为!”

  沈臻臻只恨恨道“姑母放心!世景哥哥已经将周琅这畜生扭到御前去了!”

  然而听到沈臻臻这话,沈贤妃的面色反而越发苍白。

  “此事我得告诉爹爹,咱们沈家的闺女岂是这样任人欺辱的!”

  说罢,沈臻臻便要回偏殿传信,然而沈贤妃却在此时拉住了沈臻臻的手“臻臻此事还是由着姑母同你父亲说,你先过去照顾你妹妹。”

  说这话时,她又看了一眼已经扶着沈月谣出来的方浔梅。

  方浔梅自然知道沈贤妃是让自己绊住沈臻臻,她虽不明白沈贤妃的用意,却还是选择帮着沈贤妃,她轻声道“沈姑娘,可否过来搭把手。”

  沈臻臻自然没想太多,只从沈月谣手里将人接了过来。

  待他们都进了屋子,沈贤妃方才对身边的子衿吩咐道“子衿,你且找两个机灵点的内侍去陛下的殿外打探消息。”

  子衿不解道“咱们不先将此事告诉相爷吗?”

  沈贤妃却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必了,今日兄长应当仍是留在宫中的,既然世景都提着人过去了,兄长自然也会得到消息,只是苦了谣儿这孩子。”

  不过她转身回去时,又对一旁的琉璃道“琉璃,你且为我重新梳妆,咱们等会也该去宣德殿前走一遭。”

  ……

  上午的早朝退后,邕帝只留着今日就裘家到底该如何处刑的两派官员代表在宣德殿内继续讨论。

  只听得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

  纵然邕帝早有心里准备,此时也只觉得耳内嗡嗡作响。

  而在他按揉太阳穴之际,一名宫人悄悄走了进来。

  邕帝身边的内侍官祁东禹见状主动走了过去。

  那小内侍便附在祁东禹耳边嘀咕了一阵。

  得了消息的祁东禹只不安的看了一眼上首本就躁郁的帝王。

  随后他咬了咬牙,还是主动走到邕帝身边,只将刚才得到的消息与邕帝说了。

  乍然听到这消息,邕帝只气的当即一拍桌子,大声喝道“岂有此理!”

  原本在理论的几方只以为是惹怒了邕帝,只立马齐齐跪在地上“殿下息怒!”

  

第八十八章:事后安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