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认罪

  倒是一名着紫蟒大袍的白须老者还没来得及跪下,他原本就坐在御殿赐下的梨花木太师椅上。

  此时见帝王震怒,他只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试图站起来。

  底下两派中为首的一名中年官员只偷偷望了上首帝王一眼,在得到帝王首肯后,他方才起身将老者扶了起来。

  老者分明一副老态龙钟,老眼昏花的模样,但他却没有如寻常人一般求着邕帝息怒,他沉声开口问道“陛下可是需要臣等回避?”

  纵然是邕帝也不免要佩服这位大司马敏锐的观察力。

  邕帝朝他恭敬道“我的确有些家事要处理。”

  邕帝身边的内侍则高声传达着邕帝的话意“裘家之事,明日再议。”

  邕帝则又看向一旁的沈琅补充道“沈相且留下来吧。”

  那扶着老者的中年官员见帝王只单独留下沈琅,显然并不甘心,他正要开口说话,老者却是目含警告的望了那中年男人一眼。

  中年男人显然不服气,可这老者是他爹,孝道为重,他也只能闷闷闭嘴。

  没过多久,殿内的大臣们便鱼贯而出。

  沈琅待众人都离开后,方才不解的问道“陛下留下微臣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邕帝面上显然有几分难当之色,他只示意沈琅座下,随后这才吩咐身边人道“将那逆子带上来。”

  得了邕帝的话,底下人很快照办。

  不过片刻,周世景便押着被捆的严实的周琅进了屋内。

  邕帝直接对着底下跪着的周琅道“逆子!还不给沈相认错!”

  周琅此人向来桀骜不驯,此时自然没有跪下认错的道理。

  不过周围的侍卫,得了邕帝的命令,还是直接将周琅压跪在了沈琅面前。

  沈琅哪里敢让一个皇子跪在自己面前。

  他当即站起来,想要去扶起周琅。

  邕帝却又对沈琅道“沈相不必管这逆子。”

  随后他厉声呵斥周琅道“逆子!你自己说说你都做了什么事?”

  周琅此时虽然跪下了,却是一言不发。

  沈琅看着这对父子在自己面前打哑谜,只能看向周世景。

  周世景接收到了沈琅询问的目光。虽然觉得此事难以启齿,却也不忍心让沈琅被蒙在鼓里。

  “邺王今日酒后失德,强要了堂妹。”周世景轻声解释道。

  听到这话,沈琅只觉得天旋地转。

  他勉强扶住一旁的小几问道“是臻臻?还是阿谣?”

  沈琅的问话,让周世景也不免有几分诧异,却还是低声道“是月谣堂妹。”

  沈琅听了这话,方才觉得心下稍安。

  他看了一眼上首的邕帝。

  显然也明白了邕帝的心思。

  他这样一上来便让周琅在自己面前认罪,显然打的并不是从重处置的主意。

  毕竟未来还有很多事需要倚仗林家。

  现在若是就开始打压周琅,难免会打乱先前的计划。

  不过虽则如此,该装的样子还是得装。

  更况且沈月谣原先订下的那门婚事可比与周琅这个自负狂妄之徒搅和要好的多。

  但如今沈月谣被周琅破了身子,显然是不可能再嫁给那林知翊了。

  想到此处,沈琅面上仍是沉郁“五皇子的大礼,微臣可受不起!”

  “只不知五皇子就此事还有什么要说的?”

  那周琅却是看也不看沈琅一眼。

  反倒是此时门外响起吵吵闹闹的妇人哭声。

  

第八十九章:认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