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惟一
大道惟一

大道惟一

虞不言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4-05-24 18:17:51

我欲逍遥天地间,问道长生得自在。
千秋万载日月长,乾坤犹大道犹空。
观世间红尘万千,唯神仙逍遥无忧。
问天地大道之行,何处长生何处归。
道三千,我为峰! (书友群:1036947606,回答不言的书名就好)
目录

5天前·连载至第八百八十五章 心跳

第一章 妾身不想从良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

  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浓墨挥洒,宣纸如雪,皓腕欺霜,玉手执笔。

  三月的陈国江南,春光明媚中总透着几分旖旎。

  烟波浩渺的苏江河畔,临窗伏案的女子,红衣灼灼,眉眼昳丽。

  案旁侍奉的女童梳着丫髻,不过总角之年,一身朴素的青布衣裙,厚厚的刘海遮住了大半的眉眼,第一眼望去,只觉平淡无奇。

  悄悄探头,灵初轻轻念出纸上题的诗词,神色有些怔忡。

  红衣灼灼的女子,在这旖旎的陈国江南之中,也是一道令人难以忽视的艳丽风景。

  数不尽的风流才子为之歌颂,道不尽的达官贵人为之折腰的绝色姝丽,名满陈国的艺妓,浣娘。

  浣娘一生历经世事,身处烟花之地,最看得透人间情爱,周旋其中亦泰然自若,言笑晏晏间自有一分清明。

  灵初四岁之时被卖入青楼,被浣娘收在身边当了丫鬟,在这馥春楼里呆了足足四年,也在浣娘身侧陪伴了四年。

  浣娘教她琴棋书画,也教她识字念书,却从小就给她剪了厚厚的刘海,晚间也不许她踏入前堂。

  平日不许她穿鲜亮的衣物,一年四季,不过青衫丫髻。

  隔壁的歌妓黄鹂总说,浣娘是在防着她,生怕她长大了抢了浣娘的生意。

  可灵初不信,在这楼里,看多了女子间的斗嘴伎俩,再加上浣娘教她读过的书,多多少少她也懂得,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挑拨。

  嗯,有点低级,这是在小瞧她吗?觉得她好骗?

  她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儿。

  当时六岁的灵初常常在听完黄鹂的话后笑着点头附和,然后暗自不屑,掉头就去寻浣娘说。

  浣娘总会安静的听完,然后温柔的摸着灵初的头发,笑着夸她聪明,再给灵初买她最爱吃的糖霜山楂球。

  然后第二天,黄鹂总会倒霉。

  晨起拿起唇脂抿了抿,脸上睡意未褪,一股辛辣直冲耳鼻,黄鹂娇俏小脸瞬间变色,匆忙跑去倒茶,一杯茶水入口,辛辣未去,苦涩又弥漫口舌,显然,口脂被人加了辣粉,茶水被人添了苦瓜汁。

  其中招数不一而足,却又无伤大雅。

  每每看着黄鹂暴跳如雷的去寻死对头舞妓彩儿闹一场,如今已经八岁的灵初还是不住的想笑。

  这些小恶作剧,有些出自她手,有些出自浣娘。

  两人总是心照不宣的磕着瓜子吃着凉瓜看戏,乐此不疲。

  读书时,灵初有不懂的,浣娘都解释得清楚明白,仿佛没有什么可以难倒她,幼时灵初最崇拜的人,莫过于浣娘。

  随着年龄的增长,灵初也渐渐懂了许多,知道了馥春楼是什么地方,知道了浣娘的苦心,也知道了楼里女子的不易。

  崇拜不减,却莫名多了三分的沉闷。

  记得有一次,她看见向来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黄鹂在她的面前,喝得酩酊大醉,吐的满地狼藉。

  一张素来精心描绘的脸蛋苍白的如同那上好的宣纸,拉着灵初先是咿咿呀呀的唱了一会儿,然后伸着她那修剪的整整齐齐,涂抹了朱红丹蔻的指甲顶着灵初厚厚的刘海,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大段话,可灵初只听清了一句。

  黄鹂说,别步她们的后尘了。

  最后又哭又笑的离开了。

  这事后来听同屋的丫鬟梅子说,是黄鹂被一个穷书生骗了,结果人财两空,存了几年的赎身银子都没了。

  再后来,黄鹂依旧是那个浓妆艳抹,飞扬跋扈的女子,依旧是那个声如黄鹂婉转动听的馥春楼歌姬。

  只是再也没有和舞姬彩儿闹过,也再没和灵初絮叨过浣娘了。

  而灵初,也没了恶作剧的机会和兴致了。

  她仍记得,浣娘在黄鹂的事情发生后,对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似叹息似嘲讽的说了句,这馥春楼里,情,是最奢侈的东西。

  最后深深叹了句,自古多情不过空余恨。

  在灵初眼里,浣娘是一个再聪明不过,再洒脱不过的人了。

  今天怎么会写出这种带着明显愁思的诗句呢?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浣娘搁下画笔,斜倚窗台,望着窗外波光粼粼的河面,神色淡淡,目光中透出一丝追忆。

  从前有一个女子,她出生于书香门第,是家中的独女,有疼爱她的父母,有一起长大的俊朗博学的竹马,她的人生规划很简单,及笄,然后嫁给他。

  竹马外出游学,青梅则守着香闺,日夜待君归来,许她十里红妆。

  孰曾想,她家道中落,父母双亡。

  她苦守等他,等来的却是一纸道牒,竹马入了道院,成了道士。

  最后她沦落风尘,十年来,终不曾再见。

  浣娘娇柔的嗓音和着三月的美景,如春风般动人,眉目间却是一派疏离冷漠。

  灵初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想到了昨儿个同屋的梅子跟她说的八卦。

  梅子是在前堂端茶送水的,她说,昨晚,楼里居然来了个年轻道士,道士逛花楼,真是奇哉怪哉。

  “今晚,你来我房间。”浣娘笑着吩咐,抬手便让灵初回去了。

  灵初带着满腔的疑惑回了房,她不知道为什么浣娘要让她去她房间。

  要知道,平日里,浣娘从不让灵初晚间出来。

  到了晚上,进了浣娘的房间,灵初才知道为什么浣娘要叫她来了,因为房间里,还有一名道士与浣娘对面而坐。

  灵初自觉的站到浣娘身后,悄悄打量了道士一眼。

  只见道士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肤色白净,修眉朗目,气质出尘,一点也不像三十岁。

  可能是灵初进来的时间不对,双方的交谈明显有些僵硬。

  “当年,我去找过你,在你及笄那日。”道士抬眸看向浣娘。

  “我也去过。”浣娘目光平淡的没有一丝波澜。

  “你在哪儿?我去你家却发现……”道士欲言又止。

  “我去了你家,你父母说你没回来。”浣娘说完,轻轻一笑,她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少女了。

  他父母的想法,她很清楚,无非是门不当户不对罢了。

  道士面色微微一变,“婉儿,我……”

  “不必多说,”浣娘倏然浅浅笑道,“说到底,我们还是错过了,也回不到过去,不是吗?你不行,我也不能。”

  道士哑口无言,长叹了一口气,“可终究是我对不住你。”

  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没能陪在你身边。

  “我们谁都没有错,不过无缘罢了,”浣娘倒了杯茶,轻抿一口,看着道士眉间的愧色,轻笑道,“你大可不必挂怀,我现在,过得很好。”

  “可我想弥补你。”

  “弥补?怎么弥补?”浣娘掩唇娇笑,媚眼流波,明若春花,“你还俗娶我?还是我从良嫁你?”

  “道院并不禁婚娶,我修的是道,不是佛。”道士正色敛目,看向浣娘。

  浣娘敛了笑容,语气怅惘,“可惜,妾身不想从良。”

  道士面色一黯,“婉儿……何必呢。”

  “何处易,你若真想弥补我,不如答应我一件事。”浣娘勾起唇角,道。

  何处易毫不犹豫的点头应下。

  “好,”浣娘拉过在一旁当木头人的灵初,“我要你带她走,照顾好她。”

  何处易有些诧异,但依旧毫不犹豫的应下了,灵初则愣愣的看着浣娘。

  “你走吧,明天就可以过来把她带走了,之后,你就不欠我什么了,你我两清。”浣娘下了逐客令。

  何处易深深看了眼浣娘,默默起身离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