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面娇
面面娇

面面娇

今舞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1-04-08 11:57:20

讲的是张萌萌与李月月的友谊与爱情的故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完结章

第一章 双色玫瑰

  如果说张萌萌是纯情的白玫瑰,那么李月月就是娇艳的红玫瑰。

  很多阳光帅气的男孩想要一亲芳泽。用的方法也是五法八门,就算电视剧估计也没拍全。

  大学毕业之后,两人就在外租了间两室一厅的房子。

  每天过得那叫一个精心动魄,心惊肉跳啊。

  有月黑风高夜敲门的,也有往门缝里塞书信的,里面全是肉麻的不能再肉麻的情话。

  还有,在门口摆鲜花的,每天一束,已经整整两年了,还不带重样的,两人真担心哪天品种送完了,他送啥。

  关键是,每次都只有鲜花,没有卡片啊什么的,所以她们至今不知花是谁送过来的。

  更疯狂的还有呢,跟踪尾随,搞的特别像警匪片或者特务片。

  某一天的夜晚,她们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说起追求方法来,不知是否有男生可以英雄救美。

  因为她们重来没有遇见过,所以有所期待。俗话说,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总是有恃无恐。

  两人也春心萌动的谈过恋爱,只是恋爱时间的花期特别的短。你们见过昙花一现吗?

  她们的前任和现任,有时昙花开放的时间,就完成了光荣的交接,比眨眼的时间还要快。

  对于爱情,两人始终保持着无所谓的态度。感觉不错就接触一下,感觉糟糕就放手。

  下一个恋爱对象已经蠢蠢欲动的等待着了。

  爱情对于她们来说就是方便面。方便,快捷,又能填饱肚子。没有也无所谓,反正没有什么营养。

  关于电视剧里演的那些海枯石烂的爱情,一生一世只等一个人的桥段,俩人都嗤之以鼻。

  男女主那不是太傻了吗?

  一个不行,换一个就是,何必哭哭啼啼的。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怎么都不划算。况且,还是一棵始终得不到的树。

  两人学的是服装设计专业。因为她们都喜欢穿漂亮的衣服。穿上漂亮衣服的她们,瞬间觉得自己就是白雪公主。

  谁都知道,要买许许多多的漂亮衣服,是要花很多很多钱的。

  于是,她们就想:“如果是自己做设计师的话,那不就是想穿什么衣服就穿什么衣服了吗?”

  美美的穿上自己做的衣服,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件的衣服,光是想想都觉得很美很开心。

  两人最近找了一份设计师的工作,凭的可是真本事真气质,没有依靠任何人的关系。

  得到梦寐以求工作的那天晚上她们喝了无数瓶青啤。

  两人醉的晕晕乎乎的时候,一瞬间竟然觉得有些奇怪:“咦?啤酒喝多了也会喝醉人吗?”

  不过,在拿到生命中第一笔工资之前,必需的生活费还是要跟父母开口的要的。

  张萌萌的家庭属于中产阶级,父亲是工程师,母亲则是中学老师。

  张萌萌的父母对于女儿的人生路,可是早有规划的。要么当工程师,要么当公立学校的老师。

  对于极其不靠谱的服装设计,张萌萌的父母是极其反对的。

  但是,张萌萌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完全听不尽他们苦口婆心,喋喋不休的劝说。

  张萌萌只得用出了杀手锏,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五。那可是整整五天啊。

  最后,张萌萌父母低下了头,跟女儿说了许许多多的软话。张萌萌这才如胜利的将军般,勉强的吃喝了点。

  几个月后某一天,张萌萌母亲斜倪着细长的眼睛道:“女儿这么强硬的性子也不知像谁”?

  张父慢悠悠的回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张萌萌母亲。他的眉毛轻轻的向上一挑,无限揶揄的道:“像谁,难道你心里没点数吗”?

  张萌萌母亲十分不忿的“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低头默默的做自己的事情了。

  实则张萌萌母亲的性子更倔。只要是她认准的事情除非天塌地陷掉脑袋。否则,休想让她改变主意。

  李月月家则是做生意的。张萌萌和李月月那么熟,都不知道她们家做的是什么生意。不过就是没见李月月缺过钱。

  李家父母从来没对她说过一句狠话,更没有打过她一巴掌从小,到大都没有。真的是极品女儿奴。

  李月月所有强大的骄傲自尊自爱,通通来源于父母对她无穷无尽的宠爱。那真是要星星,不给月亮。

  不过,李家父母对李月月越是密不透风的好,她想逃离父母的感觉就越发强烈。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张萌萌家里。

  深沉的张母看到许久没回家总说有事的萌萌,脸上立马堆出许许多多的笑容来,那张瘦小的脸都快装不下了。

  张萌萌也十分乖巧的笑了笑,像个孩子似的扑到张母温暖的怀里。

  正在看书的张父听到动静也立马转头望过来。那张英俊的脸先是一喜接着就是一沉,假装不快的说道:“又缺钱了吧”?

  “爸爸,您说什么呢”?

  张萌萌那张脸立刻波澜壮阔起来。转变之快,足可以媲美演员了。

  这一猛地转变,把假装严肃张父给逗的前仰后合,乐不可支起来。

  张母看到父女俩如此滑稽,也不由得心情轻松惬意起来。

  只要是女儿萌萌回来,这个死气沉沉的家里立马就能充满欢声笑语。

  张父张母都老夫老妻了,曾经的激情澎湃已然荡然无存,剩下只有平平淡淡,财米油盐了。

  其实,中国大部分家庭都是这样的,他们也只是其中的一粒分子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咱们再说一说李月月。

  李月月刚走到家门口,就听见李父李母在声嘶力竭的吵架。

  “你个挨千刀的,挣了几个臭钱,就在外面找女人,你对得起我吗,我从十几岁就跟着你受苦啊”李母嚎着嚎着就大哭起来。

  李父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着。手里的烟狠狠地吸着,烟屁股填满了烟灰缸。

  冷脸的李月月也不说话,从包里迅速掏出钥匙,转动,就打开了家门。

  懊恼不已的李父看到,心爱的女儿回来了,慌忙站起来,小跑几步,前去迎接。

  脸色暗沉的李父,虽然依旧沉默着,但是眼睛变得有神采起来。

  一脸怒容的李母慌忙擦去满脸泪痕,整了整稍显凌乱的枯黄的长发。强迫自己的女儿挤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早早懂事李月月,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哭闹不停的父母。

  受伤的母亲不断的逼问,父亲出轨对象是谁。倔强的父亲除了死不承认,就是沉默。

  他们对自己都是非常非常好的,把最好的一面都给了自己,把最坏的一面留给了彼此。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