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宰相
寒门宰相

寒门宰相

幸福来敲门

历史/两宋元明

更新时间:2024-05-14 09:37:59

宋太祖赵匡胤曾言:“宰相须用读书人。” 简单的说,这是寒门学子官至宰相的故事。 Ps:已经三本数百万字小说完本,人品保证。
目录

7天前·连载至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罪己

第一章 传梦

  福建路,建州。

  此地多山多水,又正值四五月时节,满山翠绿欲滴。涧流顺山势而下,乘高泻浪,触石流响,水至山下受东西诸溪涧水,汇称南浦溪。

  南浦溪清澈如镜蜿蜒而流,沿溪而下即到了浦城县城。

  南浦溪环绕县治,由县城南门绕经,上为白云潭,溪水飞湍奔流,至此澄深,又汇东流之水折而西,下为凫浴潭,西流之水折而南汇,凫浴潭潭色靛青,浮水耀绿,因点点如凫而得名。

  两潭之间中跨一条长虹连接县城,此桥名为水南桥,桥上覆之以屋,行人往来如织。

  水南桥南有一片民居,名为水南新街。

  街道南依山北傍水,站在这里望西遥望,一座孤山于环障簇拥之间,四周悉是田地阡陌,此山挺然孤立而得名孤山。

  六朝时,大才子江淹为浦城县令,在此梦得神人所授五色笔,后来此山改名为梦笔山。

  此刻水南新街的一座临街楼屋里,从窗边看去梦笔山赫然在望。

  一位名叫章越的十二岁的少年自言自语道:“都说这是穿越,但既来之则安之!可我为何没有系统?”

  说到这里,章越仰天四十五度,长叹半刻。

  自己又不是什么成功企业家,官员或什么成功人士,为何偏偏选中了我啊?

  章越有两位兄长,长兄名叫章实,子承父业经营着家中店铺。

  二哥章旭七岁能文,八岁能诗,十二岁即考上了皇华馆,也就是县里的官学,深得县令陈襄赏识。

  在县学中章旭也是出类拔萃,甚至学正告假时,令章旭替自己给官学学生上课。

  章旭才名在县里自是不用多说,家中上下都抱有期望,这几年说媒的人都踏破了门槛。后来惊动了衙门里的赵押司,并出了三百贯嫁妆钱将爱女许配给章家。

  能说到这么一门亲事,对于大族旁支的章家而言自然是求之不得。当下章父病故前一口替章旭答允下来。

  这对于两家而言本是一桩极好的婚姻。

  但在洞房花烛的夜里,章旭却是不见了,众人找来找去也找到不他的踪影,结果在他的书房里找一张字条。

  信中写到‘吾大好儿男当东华唱名,怎娶刀笔吏之女为室?’

  章旭不知去向,音讯全无。

  有人说他进京去了,有人说他离家出走半路遇到劫匪,有人说他被某个青楼女子迷住了,以至于抛妻弃家……

  而遭遇逃婚的赵押司,也是勃然大怒。一个押司看似连官都算不上,但势力可谓遍布整个县城。

  听闻得罪了赵押司,跟随章家多年的老仆先是离开,临走时还卷走些细软。

  紧接着章家在城中经营几十年的铺子伙计连连辞职,直到一日还莫名失了火,如此不仅还吃了官司,赔了一大笔钱。

  而私塾读书的章越本人,因私藏艳画而被开革退学。

  现在章越不仅失学在家,而且声名扫地,如此整日浑浑噩噩度日。

  章越穿越后这几天,得知这个开局,恨不得再睡过去,好穿越回去。所以章越面墙佯睡,直听楼梯传来吱呀吱呀的脚步声,接着帘子卷起声传来。

  一个人坐在自己身后道:“三哥,都日晒三竿了,还卧在床上。”

  听声音章越知道是自己的长兄章实。

  章越明白自己摊上这么一个二哥也是很悲催。对方是章父,长兄的心头之爱,受全家的瞩目,他从小到大在被压抑在二哥的光芒之下。

  父兄都着力培养其二兄,为他遍请名儒点拨。而身为家中幺儿,章越虽说没有二哥如此好的教育资源,但父兄对他仍十分宠溺,索性不愿让他吃读书的苦,有些放任自流。

  章越整日就喜欢结交些狐朋狗友,出去吃喝玩乐,家中反正有个会读书的二兄即可。

  读书苦你吃,以后福我享,如意算盘打得很是好!

  可现在……

  章越能体会兄长此刻心情,最得意的弟弟逃婚了,另一个弟弟又如此不成器,这个家里全靠他一人撑着,举头四望他能指望谁?

  章越不好再睡,装着刚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睛道:“哥哥,你回来了。”

  长兄章实今年不过二十三岁。这个现代人刚出来工作的年纪,但章实已给家中打理了十年铺子。而这铺子前阵子刚被一把火烧去了,章家还吃了官司赔进去一大半身家,着实令他憔悴不少。

  辛酸疲惫布满了章实的脸上:“三哥,别再睡了。”

  “是。”章越起身。

  “饿了吧,”章实问道,“我给你烧些汤水,我忙了一早上还没吃哩。”

  家里饭食本是有家仆打理,但两个仆人早都走了,一人偷偷卷走了些细软,另一个不肯离去,倒是兄长怕牵连执意让他回家避一避。章实的老婆孩子也先行回建阳岳父家那避一避风头。

  章越摇了摇头道:“兄长,不饿。”

  章实道:“不饿也要吃些,我买两块羊油饼来。”

  说完章实下楼去取,待回来时,章越已是穿上童子衫。

  章实替章越拍了拍衣衫上褶皱,然后油纸裹着的羊油饼递到他的手中。

  兄弟二人一人一块,章越也不知怎么的饥肠辘辘,肚子里如同火烧一般,一块油饼三下五除二即是吃完了。

  章实将自己一块掰了一半放在章越手里。

  “我送你去私塾读书,本不指望你如二哥那般出人头地,但也总想你能多少学些读书人的样子,哪知(看艳本,章越在心底替兄长把话补全)……你再吃些有精神,莫再要整日卧床了,能读书就读书,家中唯有指望你了!我当年就不是读书的材料,这些年只能整日风里来雨里去。但似二哥那般心无旁骛地读书,结果现在……”

  说到这里,章实眼眶不由红了,手背往脸上摁了摁。

  章越道:“哥哥,以往是我不懂事,眼下这烂摊子,咱们一起抗。”

  章实点了点头,然后又向章越说起了章旭逃婚的事。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得实是有道理。你二哥书读得是好,连前任令君都赏识他,这些年来咱家着实沾了他不少光。二哥一路来走得太顺,又自持是读书人看不起胥吏,才有了逃婚之事。”

  “可赵押司能是一般胥吏吗?这一县中的奢遮人物,不说衙门上下,就是令君都要敬他三分。”

  “说到咱们章家不过有些余财而已,赵押司与我结亲,着意是在二哥的前程上。但二哥读了几年书,竟不把人放在眼底。”

  章越道:“兄长,我被私塾退学倒也罢了,名声有损也罢了,但再如何他也不能派人烧了咱们家的铺子啊。赵押司固然了得,但王法昭昭,又岂容他一手遮天。”

  章实摇头道:“平日里赵押司无理尚仗着三分,又何况这一次他有理。别说他暗中指使人烧我们铺子,就算明火执仗的来烧,县里不会有人说他半句不是。”

  章越道:“哥哥,若是县里不主张,咱们能否告到州里,州里不主张,就告到提刑司!律法还大不过人情?”

  章实道:“告到州里,提刑司里就一定会替咱们主张?咱们没有门路啊。再说赵押司在县里有人,难道州里,提刑司里就没人了吗?你这话只能与我关起门来说一说,万一传到赵押司耳里,咱们章家怕是……就算告赢了,又有什么好处,只要赵押司在位一日,以后咱们的麻烦是断不了的。”

  宋朝确实看不起胥吏。一般读书人若实在不是被逼到没有法子,不会去为吏。

  成为一名吏员后,基本升迁无望。章越记得看论坛上还有人批评过这样的制度,认为如此制度导致了地方胥吏没有责任心,只想要捞一把,完全不求仕进,导致吏治的败坏。

  水浒传里宋江身为押司,看似牛逼哄哄,但实际上还是吏,吏还是老百姓的身份。他犯了罪无论县里如何替他开脱,脸上一样要被刺字。而官员犯罪则不用刺字,因为刑不上大夫。

  反过来看吏似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其实在地方却是‘官弱吏强’的局面。朝廷选派来的地方官,要管理本地人的胥吏,很少能有不被欺瞒的。有句俗语是‘官看三日吏,吏看十日官’。官员是流动的,胥吏却是不动的。

  因此一旦胥吏再取得了晋升的资格,官员在地方治理中,更是无法与这些胥吏对抗了。故而朝廷才用卑名,不许升迁的方式来打压胥吏。

  章越二哥只知看不起胥吏,却不知完全得罪不起,人家上门求亲就把自己牛逼坏了。就算对方是普通人家,但这洞房花烛夜逃婚的操作,也不是正常人能干得出来的。

  你逃也就逃了,还有留下一封书信,这不是明摆着打赵押司的脸吗?赵押司好歹一个县里吏员首领,不狠狠报复你章家,以后在县里就没办法立足。

  最要紧是人家对押司这职位长期霸占。

  你要是得罪了县令,忍个几年也就过去了,但得罪了押司?人家这职位还能父传子呢。

  章实道:“你二哥这些年风头太盛,多少人正等着看咱们章家的笑话,等着落井下石的怕也不少。赵家那边我是软话说尽了,放低身段也求过了,也托人说过情,但至今连赵押司的面都见不着。我看他这一次是铁了心,不放过我们章家。”

  “哥哥,那这一次事真是咱们章家理亏么?二哥都没透个风声么?”

  章实摇头道:“你二哥前几日是有些不对,我问他如何了,他不愿说,此事必有隐情,但如今二哥不知在哪,咱再有道理也没道理了。”

  章越不由顿足。

  说到这里,章实振作起精神道:“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你也不必太难过,大不了咱们去建阳投奔我泰山。可是去那边我尚好,但你却要寄人篱下,非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愿意背井离乡。你以后可要打起精神。咱爹,二哥都是受人尊敬的读书人,你若是读书人赵押司肯定不敢拿你如何!”

  说到这里,章实言语已尽是期望勉励。他因自己不是读书的料,而鼓励两个弟弟好好读书,也是自有道理。

  章越想到这里也不由心底一宽。

  宋太祖一句‘宰相需用读书人’,宋朝举国上下开始了重文轻武。

  孱弱的大宋,在后世论坛虽有‘大送’之称,但一千年来世家篡政,军阀割据的问题得到解决,皇权也不如后来明清强大,眼下正是上下五千年来读书人最辉煌时代。

  因此考科举出仕是最理想的出路。而二哥章旭正是靠读书证道,一步步走上了迎娶白富美的道路。如果不是逃婚,还是兄长乡邻口中学习的榜样,别人家的孩子。

  至于章越穿越前常年泡在贴吧论坛,可谓键多识广,有手一键治国的好本事,就算没有系统的帮助,也是要大展身手的,当然如果有系统就更好了……

  发奋图强,改变家族与自身的命运,就看今遭了。

  章越信心满满地从书案找了一遍的书,这都是二哥这些年读得书。他选取了一本孟子,打算认真读起来,却残酷地发现凭着高三大圆满的语文水平却看不懂文言文。

  悲催!

  不过没事!

  有志者事竟成!

  章越嘴角边浮起一丝勉强而不屈的笑容:“无妨不明白,就先背下来再说。”

  如此楼上响起了朗朗读书声。

  孟子见梁惠王。

  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章越边读边叹,虽然看不懂什么意思,但不愧是圣贤之言,一言一句读来都很有气势,读到心里特别有力量,果真值得自己背下来,好好揣摩。

  于是章越越读越聚精会神……半刻钟后已是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穿越这几日,章越总是梦见一支五色闪闪发光的神笔来在他头上转啊转。

  突然此笔在自己面前一划,仿佛一道水墨画在自己面前劈开,一圈一圈的涟漪荡起。

  他面前出现一副景象,但见一名身着古朴的老者手持此笔对一名年轻的官员言道:“吾有一支五色彩笔在怀,今特借于汝,他年再来取回。”

  “学生江淹多谢神人授笔,不知神人高姓大名?”

  那老者笑道:“吾张景阳也!”

  这是江淹的典故吗?在旁的章越看到此不由吃了一惊。

  这时一支五色彩笔从老者怀中飞出,到了这年轻官员手中。

  老者抚须言道:“文可教人向善,亦导人为恶,文章道道,汝当择其善者从之!”

  “学生谨记。”

  说完这名官员手持此笔,虚点数处,但见空中无纸自染,凭地绽出数朵花来。

  这名官员又持笔往虚空一斩,整个人没入不见。

  眼前只余老者一人。

  老者沉吟半响,似自言自语道:“此间只有你我二人,你又要什么?”

  章越知自己身在梦中,又不懂那老者与何人在说话。

  但见那老者看向自己。

  章越吓了一跳,好像是看电视时,里面的人突然看向了自己,实在是惊悚至极。

  老者微微笑道:“吾之笔已借江淹,汝又来要何物?”

  “我。”章越发觉自己说不出话来。

  老者仰头望天,但见天空星河倒挂,满天星辰璀璨夺目。

  夜风吹动老者衣角:“你我既同处此间,就以此赠汝吧!汝切将此句记在心底‘天下事,少年心,梦中分明点点深’。”

  说完老者伸手向自己虚点。

  此刻章越突然脚底一空,自己从万丈高空跌落。

  待章越惊醒时,但见窗外繁星点点,溪上渔火处处。

  章越瞪大了眼睛,盯着桌案上的书,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我不是在读书吗?怎么就又睡着了?

  难道真是开卷有益……睡眠?

  这还读什么书?早早学海无涯回头是岸吧!

  想到这里,章越自暴自弃地霍然起身,突然一愣,为何方才之事如此真切。

  章越本觉得十分可笑,但他伸手拭汗的闭眼之间,惊觉自己于梦中所见老者经历之事竟历历在目,记得十分清晰一点不错。

  章越惊觉,一般人睡醒之后会将梦中之事忘记大半,怎么会如自己这样,仿佛一段视频被录下存储在硬盘中,而这硬盘就是自己的大脑。

  难道方才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不是梦?

  ps:新人新书需要大家支持,每日多多投推荐票啊!这仍然是一个修齐治平的故事!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