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绿后我成了修真界科技大佬
被绿后我成了修真界科技大佬

被绿后我成了修真界科技大佬

我有喜羊羊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5-31 13:03:12

  江衍穿越了,穿到修真界。

  原身金丹没了,还被劈腿,头上绿油油,丹田空荡荡,那叫一个美强惨。

  要认输?

  NoNoNo,我21世纪优秀男青年绝不认输,从哪儿跌下去就要从哪儿爬起来,还要比别人爬得更快更强。

  修为不够科技上,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技兴教,科技为王,科技点燃梦想,科技创造未来……

  就很励志。

  但是你们全部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是怎么回事?

  “从前都是误会,江衍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好马不吃回头草,师兄你可以考虑我……”

  “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日日相对机会是不是应该大一些……”

  终于某位日常装逼大佬憋不住了,一掀衣袍挡在了太微宗十佳科技小能手面前:“滚,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江衍:???????

  太微宗全员:???????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啊。

  好好搞事业它不香吗?

  这是一个我本来只想安心搞事业顺便一雪前耻结果被人看上了技术还看中了人一不小心纵横修真界的励志故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百三十二章 番外五

第一章

  江衍浑身剧痛,虚弱乏力,好像身体被掏空。

  偏偏总有人进进出出,在耳边絮絮叨叨,扰人清梦,让江衍烦不胜烦。

  现在医院管理这么差的?

  在病房里吵吵嚷嚷还让不让车祸重伤人士活了?

  而且那说的都是什么话?

  “裴青云,怎么回事。”这嗓子不错,就是有点冷,还透着一股不耐烦。

  另外一道声音响起,悲悲切切、哭哭凄凄:“怪我……怪我……我虽与江师弟青梅竹马……可我竟不知他对我抱着这般心思……”

  “怪我!怪我!”又是一道声音传来,绵言细语,雌雄莫辨,“是我不该与裴师兄两情相悦,一时间情难自控,竟惹得江师兄动了真怒,以至于走火入魔毁了金丹!若是江师兄能早些告知,又何苦落到如今田地……”

  江衍一边听一边感慨,这位身上的绿茶味有点重。

  不过茶香才刚刚四溢,就被开头那位出声打断了。

  “你们睡了?”秦焕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岔着腿,大马金刀,眉尾微扬,指尖一下一下的在扶手上轻敲,眼神里透着玩味。

  满场静默,就好像吃饭时突然被哽住了一样。

  秦焕又把腿翘了起来:“当着他面儿?”

  裴青云:“……”

  吕楠清忍不住偷偷抬眼一瞥,魁星殿上芜君生了一副好皮相,就是说话犀利得厉害,扎谁谁疼,极不好惹。

  吕楠清这一动,秦焕立马把眼神转了过来,锐利得很,吕楠清赶紧又慌里慌张的把头低了下去,什么小心思都不敢起了。

  “说话。”秦焕催促,“裴青云你哑巴了?”

  裴青云的面色一阵红一阵白:“我与吕师弟乃是两情相悦……”

  “说这么多。”秦焕唇角一勾,“不就是睡了么。”

  江衍特别想一睹这位壮士的尊容,就是眼皮太沉,跟糊了浆似的,睁不大开。

  这位壮士说话利索,简单粗暴,语气漫不经心,气死人不偿命的那种,屋子里另外一人连气息都变粗了些。

  裴青云忍了又忍,还是没忍得住,微微低着头眼神上挑,看起来阴恻恻的,说话的时候能感觉到在咬牙切齿:“是与不是又如何?与你何干?我也是迟早要入魁星殿的人,秦显之你不要太过分。”

  秦焕懒洋洋的:“这不是还没入么。”

  裴青云的喘气声更重了。

  吕楠清有点怕,秦焕好歹也是魁星殿的人,天枢殿惹不起。吕楠清悄悄的扯了扯裴青云的衣袖,蹙着眉嘀咕了一声:“你少说两句。”

  还不等裴青云出声,坐在太师椅上的秦焕已经抚起了掌:“你看看,他就比你聪明,你修为低也就算了,脑子还不好使。裴青云,你跟人苟且,被江衍抓了个正着。江衍怒急攻心,走火入魔,自爆金丹,是也不是?”

  江衍全程躺着听戏,突然被点了名,一时间有点茫然。

  裴青云头上青筋暴起:“什么苟且!我与吕师弟乃是两情相……”

  秦焕抬手,把裴青云刚起的话头压了下去:“悦悦悦,悦你祖宗。那你三月前在天枢殿外直走右转第十七棵树下拉着这瘫子的手说我想与你做道侣,是在放屁?啊,问我怎么知道的?我那时候躺树上呢。”

  裴青云:“……”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缓缓插入了江衍的发丝,指尖温热,轻轻抚动,好像在捋猫。

  江衍居然觉得有些舒服,刚舒服不过三秒,又听见那人拖着音调说:“你看,他这头顶绿油油的呢。”

  江衍:“……”

  秦焕捋了捋,又接着道:“脸是好脸,天资尚可,可惜人是个蠢货。”

  裴青云不知道秦焕是如何往上报的,忐忑了两天,太微宗里风平浪静、一切如常。

  修真之人死死伤伤的很正常,魁星殿顶多就是问问,顺便惋惜一下,毕竟江衍天赋上乘,能飞升至元婴境的可能性极高。

  但废了也就废了吧,为了一个废人,打压同样天赋尚可的裴青云很不理智。

  因此裴青云只是夹着尾巴做了两天的人,很快又嚣张了起来。

  有时候江衍听到裴青云坐在旁边嗑瓜子儿,一边磕一边碎碎念:“你不能怪我,我叫你与我双修是你不肯。要不是你这张脸长得好,就你这又冷又硬的性子,谁乐意理你。”

  有时候江衍又察觉裴青云似乎凑得很近,湿热的气息都洒落在了脸颊上,让人恶心:“横竖你现在已是个废人了,你若是收敛收敛你那冰冷冷的脾气,好好伺候我,我也不是不能让你继续留在天枢殿里。”

  更过分的时候是裴青云会把吕楠清带来耀武扬威:“纵观整个天枢殿,谁不是上赶着的对我投怀送抱?也就是你,我给你脸,你给我拿乔。你不肯的,我找别人有何过错?这就把你气死了,心胸也太狭隘了些。”

  吕楠清娇滴滴的:“裴师兄威武~都怪他自己不识好歹~”

  裴青云深以为然。

  江衍足足躺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才慢慢悠悠的睁开了眼。

  雕花大床、青萝纱帐,显然不是在医院里。江衍撩起一缕及腰墨发放在眼前看了看,确定了一下,的确是穿了。

  穿就穿了吧,江衍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下筋骨,除了没什么力,手脚也还凑合。刚活动完毕,房间的木门就被人从外面咯吱一声推开了。

  裴青云掀着袍子走了进来,四目相对时有些惊讶。

  江衍从前修为比裴青云高,性子又冷,即便知道江衍金丹已毁,但余威尚存,裴青云一时间有些心虚。

  “醒了啊?”裴青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开始慢慢朝着床头移动。

  端着身段坐在被褥中的人抬起了头,依然是眉目清隽,如一株翠竹,就是眼神冷飕飕的:“裴青云,你近来有血光之灾。”

  裴青云一愣:“你何时又精通了占卜之术……”

  “你过来些。”江衍冲着裴青云招招手,“你过来些我告诉你。”

  裴青云不疑有他,一直走到了江衍身边,刚弯下腰凑上前问了一句:“如何一个灾法……”

  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道劲风袭来,裴青云猝不及防,没躲得开,右眼眶上结结实实挨了江衍一拳。

  裴青云:“哎哟!!!”

  江衍:“这下你知道了吧?!妈的死人渣!”

  景灵379年,太微宗、天枢殿,江衍一战成名。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