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似暖阳
卿似暖阳

卿似暖阳

芷小棠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3-03-10 23:14:00

【外软内刚甜妹子×阴暗偏执少年】双向救赎。
唐婉重生回了这一年。
邂逅了她的少年。
……
邵舟辞回头,眼神阴郁:“别再跟着我。”
唐婉并不在意他的冷淡态度,声音软软:“邵舟辞,我没有家了,你收留我好不好呀?”
“我们不熟。”
后来。
为她偏执成狂的少年抓着她的衣角,长手长脚地禁锢住她,眼角泛红,“唐婉婉,我养你一辈子,你不要走好不好?”
“好。”
轻飘飘的一个字,许诺的是少女的一生。
你入了我的世界,我们此后彼此相依,一束光照进来,是心照不宣的融融暖意。
目录

11个月前·连载至第59章 归还雨伞

第1章 墓园

  下雨了。

  穿着一袭黑色连衣裙的唐婉站在墓园里,纤细的身影映落在雨水覆盖的地面上,寂静而破碎。她垂眸,安静地看着眼前这座冰冷的墓碑,眼底似凝着千丝万缕的悲伤,瞧着有些无神。

  墓碑上嵌着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五官端正好看。

  拍照时,他正看着镜头,笑得温柔。

  唐婉缓缓蹲下坐在石板上。

  她低垂着眼睑,思绪恍惚的倚靠在冰凉的石碑上,任由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身上,这些细微的疼痛让她慢慢接受着眼前的一切。

  雨珠划过墓碑上的黑白照片。

  照片里的父亲笑得亲切慈祥。

  时隔多年,她以为这种悲伤会逐渐淡忘,没想到再次经历这种场景,尘封多年的怀念与悲痛好似找到了一个宣泄的节点,如开闸泄洪般涌上心头,心里又堵又闷,甚至有些麻木。

  唐婉抬手,指尖轻轻抚上照片。

  望着墓园边上的青葱柏树,她出声轻喃:“爸,我来看你了。”

  前来哀悼的人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已经陆续离开。

  偌大的墓园里只有一身黑衣的她。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撑着伞来到她面前,黑色的皮鞋擦得锃亮干净。

  唐婉缓缓抬头,长睫挂着雨珠,要落不落地遮挡了视线,眼前朦胧的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水雾。

  她抿唇,抹了把脸,眼神逐渐聚焦看见了来人。

  她轻声唤对方:“舅舅。”

  看着眼前狼狈的少女,李奎文叹了口气,伸手想去牵她,“小婉,跟舅舅回家吧。”

  唐婉看着他伸过来的手,目光平静无波。

  家?

  如果是前世的自己,在经历父亲去世的悲痛后一定会跟他走。

  但重来一次,她不愿了。

  她撑着墓碑站起来,身体有些摇摇欲坠,轻轻拂开眼前的大手,她淡然一笑,“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

  李奎文愣住。

  不等他说话,女孩已转身离开,一步一步,走得缓慢而又坚定。

  他回神,急忙撑着伞追上去。

  将女孩送到她家楼下,李奎文还想劝说她去自己家,“小婉,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不安全,还是去舅舅家里吧,你跟外公外婆也那么久没见了,他们挺想你的。”

  可惜这话,唐婉不信。

  她血缘上的外公外婆是多么重男轻女的两位老人家啊,怎么会想她呢?他们应该巴不得她离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跟他们扯上关系才好吧。

  唐婉撇开头,秀气的眉宇间藏着浓浓的倦怠。

  “舅舅,谢谢你送我回来,我有些累了,想一个人静静。”

  见劝不动她,李奎文长叹了声,“那行,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

  “你快去换身衣服吧,别感冒了。你一个人住千万要注意安全,晚上睡觉锁好门窗,有什么事记得跟我打电话,不要怕麻烦我。”

  这是世上,唯一一位疼她的亲人了。

  到底是不忍心让他担心,唐婉浅笑着点头,“好。”

  待他走后,唐婉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背部抵在门背上,她抬头凝望着这间恢复了熟悉原样的房子,眼眶不禁泛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