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秘人程式
守秘人程式

守秘人程式

葡萄爬藤炮塔

奇幻/神秘幻想

更新时间:2024-07-22 00:01:25

苍白高塔上,黑色夕阳炫目的掠影穿过城市,仿佛燃烧的炭火。虽然记忆已然模糊,但家乡的气息使他感到安宁。 “你又是为何站在这里的,艾德?”火焰低语着。 “你不过是一个维修技工,一个窃梦小偷,一个蒸汽时代的赛博黑客,一个永久缄默的守秘人——” “你不过是无名之辈,所以你才可以成为任何人。就像你手中的那些人物卡片:” “调查员、疯子、画家、骑士、国王……每一种秘文,每一个诅咒……” “但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呢?又或者说,你正是因为他们而成为自己的?” “你应该是一场灰蓝色的雨,是血红月下的狼嗥,是火中花瓣的舞蹈; 是永无止境的幻梦,是天启的雄音,是依依不舍的诀别; 是那位在气动地铁的阴谋中,撞见奇迹的少年。”
目录

2天前·连载至第三百章 赎罪日(其三)

第一章 失忆症

  【快醒醒,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淡白至极的细小火芒,星星点点,在眼前凝聚成文字,宛如黑白默片的字幕,却在片刻间燃烧殆尽,只在视野的边缘留下一行小小的数字:

  【00:15:00】

  嘶……我是谁?我在哪?

  耳畔传来微弱的爆鸣声,橘黄色光线优雅地驱散了黑暗,滚烫而刺眼。火光呼啸跃动,无形之手在轻轻奏响金色的琴弦。

  少年缓缓睁开双眼。车厢基座上,煤气灯光似渗血的残阳日暮,刺痛着他头脑中的每一寸神经。

  眼前形影重叠,天旋地转。痛苦仿佛失控列车般他脑海里横冲直撞,可他并不记得自己喝过酒。少年清醒片刻,双手从额头向下,反复搓了搓脸颊。

  【00:14:23】他忽然注意到,视野边缘的数字在每分每秒地减少。

  见鬼了,这行倒计时和之前的文字是什么意思,“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时间……我究竟有什么紧要的事情?

  思绪混沌喧嚣,记忆仿佛一坨粘稠的液态浆糊,黏连在一起,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垂下头,双手抱在额头上深吸了一口气,感受近乎凝固的空气在肺部缓缓蔓延的感觉,直到那不安的倒计时和煤气灯幽灵耳语般的声响模糊渐远——

  还是先从首要的问题开始吧,我到底是谁?

  嗯……左手膝边放着一支手杖,头顶戴着的是款平顶鸭舌帽,烟灰色。

  他又摸了摸上衣马甲和裤子的口袋,一块棉布手帕、铜紫色怀表、少许零碎钞票,以及信息最多的一样东西——一张折皱的工单。

  小心翼翼地解开折皱的工单,他眯起眼,检查上面的字迹:唐纳德兄弟家用机械维修店,维护事项:家用蒸汽机,技术员:艾德加·怀科洛,客户签字:玛丽·布恩。

  除非我有变装癖或者性别认知障碍,否则我肯定不叫玛丽。那么说来,艾德加·怀科洛很可能就是我。艾德……这个称呼确实有点儿印象。

  他再次搜索片刻,果然在座位下方找到了一个蛀痕斑斑的木制手提工具箱,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上面用刀凹刻着店铺名——唐纳德兄弟家用机械维修店,没有徽标,应该是一座家族经营的小型维修铺。既然我姓怀科洛,显然股权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啧,真遗憾。

  怀表的紫铜外壳已磨损出淡棕色的锈痕和光泽。打开怀表,时间刚好指在九点一刻,不知道是白天黑夜。

  便宜货,看样子我肯定不是什么有钱人。

  左手的手杖则用银色金属铸成,如锡般纯白,手感却似陈年银器温润适手。镂纹精简有神,握柄处被雕刻成了一颗乌鸦头骨,久经风霜。

  一般来说手杖都由惯用手持握,放在左手边,看来我还是个左撇子?左手握了握手杖,肌肉似乎依旧铭记着这根手杖的质感和重心。

  随手转了一圈手杖,他将金属鸦头握柄抵在额头上思考:

  一名底层社会的维修技工为什么会拥有如此精美的手杖?既然我敢在公共场合放在身旁,想必不会是非法所得……传家宝?亦或是某人的遗物?

  至于头顶上烟灰色的平顶鸭舌帽,他伸手摘下来翻转观瞧:毛毡材质,底层住民的身份象征之一,那些贵族老爷更喜欢戴圆顶礼帽或高帽。

  那么简单推测一下,我……艾德加·怀科洛,左撇子,维修技工(显然受过教育),家境一般——也许曾经还算富裕?有位已故的长辈留给我一柄价值不菲的手杖。他将帽子扣回头上,重新抬起头来环顾四周。

  第二个问题,这是哪里?

  眼前的场景莫名熟悉。火车?不对,没有窗户,恐怕是气动地铁。

  和用于邮政传输的气动网道一样,地下铁路用数百马力的蒸汽机驱动着真空风机,像吸管一样将隧道里的地铁吹来吸去。

  看来自己的常识倒还在正常运作。他望向周围的乘客……如果其还能被称之为“乘客”的话。

  举目望去,眼前的“乘客”竟是一道道粘稠胶质般的深灰色鬼影,破碎不堪:

  有些失去了胳膊,有些只剩下了半边脸,惨白色的骨茬露在外面,残破眼眶里悬出黏连之物。可他们并未哀嚎或呻吟,只是呆滞地坐在原处,无动于衷。

  阴冷的车厢,鬼魂般的乘客,静得能听到恐惧滋生的声音,仿佛画面永久静止在了这一帧。

  这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等等,噩梦?

  “快醒醒,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艾德低声呢喃起苏醒时出现的火焰文字。

  这句话看似并不完整,没有告知自己该在时限内做什么,但假如眼前只是一场离奇的噩梦,一切就说得通了——

  重点不在于后面的“时间”,而是在于前面的那句“快醒醒”……

  艾德忽然猛地咬了一口手指,嘶——好疼!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好吧,看来想要醒过来也没那么容易,我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

  【00:13:19】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得行动起来。他攥紧手杖的握柄,弓身站起来,却发现有一张薄片轻飘飘地落在了地面上。

  一张卡片?

  长方形状像是香烟中附赠的纸牌,但剪去一角的处理方法,又让他联想起差分机读写所用的打孔卡片。

  俯身将卡片捡起来,他看见流光四溢的肖像画中,模样熟悉的少年持杖而立,身形精瘦挺拔,双眼如永夜般漆黑。

  『艾德加·怀科洛』

  “死亡并非故事的终点。”上面的油墨潮湿而粘稠,仿佛刚刚印刷出来,却没有染黑手指。

  哼,神神叨叨的文字……某个占卜俱乐部的宣传卡?但是上面为什么会画着我的肖像?

  艾德知道那种骗人的把戏,占卜师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敢开口收人两个铜板。

  犹豫片刻,他还是决定把卡片揣进马甲口袋,站起身穿行过去,四周的人形灰雾被撞碎成一缕尘烟……

  ……

  车厢尽头,眼前的乘务员腰上挎着脑壳大小的打票机,铜制部件闪闪发光,可他的样貌却令人毛骨悚然——

  脸上的皮肤仿佛被酸液融化,露出猩红肌肉和惨白脂肪,血肉模糊的五官交织在一起,像极了刚剥掉皮的青蛙。

  “请问我能帮你什么忙吗,先生?”咔哒一声,乘务员的下巴像木偶一样张开,发出刀刃划过金属板的嘶哑嗓音。

  “咳……列车是不是停下了?”

  冷静,艾德,你肯定做过比这更吓人的噩梦。艾德只觉得那对眼球盯得他发毛,不自在地假咳了一声,强忍着恐惧和恶心问道。

  “嗯,是的,请您稍安勿躁,也许只是控制室的机器故障。您要知道气动地铁是一种相当精密的现代机械,难免忙中有错。”说罢乘务员给了他一个血淋淋的恐怖微笑。

  机械故障,我又恰好是位修理工,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情?这倒是离开这个阴间鬼地方的好借口。

  “要不然这样,您瞧,我是一名修理技工。”

  艾德一秒也不想再待下去,掏出了马甲口袋里的那张工单:“反正等着也是等着,不如您打开车舱门让我过去看看吧,也许我能帮上忙。”

  大概吧——但愿我还记得怎么修东西。艾德忽然觉得这对话有些耳熟,好像此情此景曾经发生过一般。

  “呣……我不确定……”乘务员只剩两个血洞的鼻子吭哧了一下,犹豫回答道。

  就在这时,四周原本茫然呆滞的“乘客”们却忽然猛地齐齐转头,用冰冷空洞眼神凝视着乘务员。

  “啊,好吧好吧,既然这是各位的要求……但一切行为纯属这位先生自愿,若出现任何意外事故,本人以及道尔地下铁路公司概不负责。”

  乘务员掏出印花手帕,擦了擦额角,鲜血和皮肤瞬间浸透了手帕。他从腰间取出钥匙,边开门边念叨。

  “咔哒咔哒”随着锁孔转动的机械声,车门和管道舱门都打开了。地下世界一片黑暗,只有几处火萤般暗淡的煤气壁灯,不时发出噼啪的爆鸣。

  “有提灯吗?”艾德右手提起工具箱,按着手杖的手指停在了门口,尴尬地转身向那位恐怖的乘务员问道。

  乘务员从橱柜里取出来一盏鲸油提灯。玻璃材质,形如高腰花瓶,外面裹了一层粗铁丝做成的护罩,带着劣质鲸油特有的腥味。

  相当简陋,但足以临时照明。艾德扶了下头顶上烟灰色的平顶鸭舌帽,将提灯勾在手杖上。

  【00:10:58】

  留在这里肯定不是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他深吸一口气,迈了出去……

  ……

  沿着标有“控制室”方向走去,隧道仿佛一条巨大蠕虫留下的孔洞。黑暗向内延伸,尚未撤去的铁青色脚手架在灯火下闪耀着褶皱的粗糙纹路,仿佛野蛮生长的金属藤蔓。

  脚步在细长的隧道里回响,又转瞬在幽暗中消弭,耳朵隐约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动,艾德只希望那是老鼠。

  【00:07:24】烙印在他视野左下方的时间正分秒地流逝。

  控制室的煤气灯不知为何没有打开,不祥的预感在他的脑海里闪烁着。

  “有人吗?”他隔着门喊道。

  一片死寂。

  这种时候,只有三流恐怖小说里的倒霉蛋才会执意把门打开。艾德打算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他宁可白花些时间,也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就在他转过身来的一瞬间,暗淡火光映出一张麻风病人般的畸形面孔——

  塌陷穿孔的蛇鼻,满是尖牙的裂口似笑非笑,一直延伸到耳根……

  一对被棉絮状黏液包覆、四分五裂的血红裂瞳,正如鬼魅般阴森地盯着他……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