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她是偏执反派的小财迷
宿主她是偏执反派的小财迷

宿主她是偏执反派的小财迷

遐飞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更新时间:2024-01-25 23:55:19

[1v1,快穿,小甜文,]
南嘉是世间最后一条血脉纯正的银云螭,而墨厌是人世间一切恶念的化形。
墨厌总是将自己跟金银财宝对比,逼迫南南选出最重要的那一个。
南嘉翻了一个白眼:他完全是在想屁吃,他能比的过金灿灿的宝贝?开玩笑!
最后她被黑化到分裂的墨厌拖到小世界进行“历练 ”!
阴鸷太监:“在国库里睡觉?那你就和它们永别吧!”然后国库的金钥匙被没收了。
阴森校霸:“为了五百块钱跟我分手?你的卡都别要了。”然后南嘉的所有银行卡被掰折了
阴冷金龙:“你和我在一起是为了我这一身金皮?”
南嘉眼睛瞪圆连忙抱住金龙,这疯批反派真的可能把自己的皮脱下来啊!
到最后南嘉终于爱墨厌超过了金银财宝!!!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番外:初遇——小金人

第一章:分裂了

  空间中转站里一龙一黑煤球各自蹲在一个角落里叹气哀愁

  萦绕着求生生的黑气越来越密集,它感觉自己的球生分外艰难,以前在主子面前艰难求生就算了,现在还被逼着成为了一个系统。

  就因为女主子太爱金银财宝,认真呵护她的宝贝。在意她的宝贝超过了他自己,所以他吃醋发疯了,然后他就将自己分割融入各个小世界,让女主子去找他!这是正常人能搞出来的事情?

  一旁的叹气声再次响起,南嘉颓废地托腮,她真的好无奈。自己是龙呀,爱亮晶晶的东西那不是天性吗?

  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很过分呀,就是睡觉会搂着宝贝不搂他,就是每天会去数一数自己的宝贝,就是……为了宝贝忘了他的生辰。但是……但是自己也不是故意的。

  求生生扭头看着面前丧气十足的少女龙,想着主子对自己的威胁,它安慰着南嘉:“南南,咱们准备去第一小世界吧。”

  “嗯”南嘉生无可恋地点了点头,要不是因为墨厌离开神界去往小世界的时候将自己所有的金银财宝都带走了,她才不会屈服呢。

  那可是自己辛辛苦苦几千年积攒的宝贝!绝对不能让墨厌给它们变成灰!

  求生生将第一个小世界的消息调出来。

  它看着这个世界主子的信息沉默了……

  看着求生生沉默不语,表情扭曲,南嘉不由地好奇问道:“墨墨是什么身份?”

  求生生支支吾吾:“主子是……恩……手握大权的太监”

  “什么?”南嘉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南嘉的手在下半身比划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望着求生生:“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求生生无语地看着南嘉:“南南,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呢?”

  南嘉身板挺直,一脸正直:“胡说,我怎么可能幸灾乐祸哦。”

  南嘉脑瓜子转了转想了一个阴招:“求生生,天道姐姐只是说让墨墨别毁了她的世界,也没规定我怎么做。我去杀了那个世界墨墨是不是就行了?他没了,就不会祸害世界了,他也就回到神界了。一劳永逸呀!”

  南嘉越说越激动,她双眼放光,非常期待这个方案的实施。

  求生生听到这话黑漆漆的球身被吓得惨白:“南南……你别开玩笑啊,你可别乱来。你不想想主子回到神界要是有记忆,知道你把他弄死了,他一定会‘处罚’你的。”

  想到以往,南嘉瞬间就怂了,她笑的一脸无辜挥手拍了一下求生生:“你看你,我开玩笑的,你怎么还当真了呢?”

  求生生赶紧止住这个话题,他生怕一会儿南嘉又产生什么鬼点子:“那我把你送到小世界去了,你记住啊,咱们的任务是消灭主子的阴暗值。”

  “知道了”

  眼前一黑,南嘉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南嘉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金丝楠木雕刻而成的床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求生生,我什么身份啊?这住的地方也太破旧了吧。”

  求生生拐着弯的骂南嘉学识浅薄:“南南,这床非常的值钱的,只是你不认识罢了。南南,先我把这个人的信息传送给你。”

  “暗突突的,那里值钱了?”南嘉接受记忆的时候还不忘吐槽

  这是一个混乱的朝代,各国混战。而南嘉所在的齐梁国,皇室昏聩,子嗣争斗不断,朝政腐败,官员勾结。墨厌一步步获取齐梁皇帝的信任,慢慢收拢朝政,最后成为幕后最大的操控者。而皇室成员也被他霍霍的除了病危的皇帝也就只剩下南嘉一位公主。

  成为最高掌权者之后,他并没有觉得满足,而是越发觉得无趣。随后他就开始发生战争,整个世界生灵涂炭,最终崩溃了。

  求生生检测到墨厌走来,它忙提醒道:“南南,主子来了!”

  南嘉赶紧坐好,伸着脖子往外看。

  屋内倒下一片阴影,墨厌慢慢走进房间。

  南嘉看着面前熟悉的妖娆到极致的容颜,她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开心极了。

  南嘉掀开被子,穿上鞋,飞奔过去一把抱住了墨厌的腰:“墨墨,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把你的生辰忘了的。”

  南嘉这波操作把求生生都吓坏了,它嘴里啃着的灵果滚到了空间的地上。

  更别说服侍南嘉的侍女们了,她们一瞬间就跪到了地上磕头求饶:“都督饶命,公主不是故意冲突您的,公主只是……只是……,生病还没有好。”

  而墨厌身后跟着的侍卫们看到南嘉的动作纷纷拔出了刀。

  被抱住那一刻,墨厌的身子一僵,他从来没有被人抱过。

  小时候,他是被弃养然后被乞丐收养的,乞丐不打他已经是好的了,根本就不可能抱他。等他大了手握大权,更没有人敢接近他。

  温香软玉,墨厌似乎能闻到南嘉身上的甜味儿。但是墨厌也只是愣了一秒而已,他立马用手中的合起来的扇子顶着南嘉的锁骨让她往后退。

  墨厌嘴角上扬,眼神冷漠,语调有些细地说道:“呀,这看来御医说的没错,公主果然得了热病,看着脑子都烧的不清楚了。”

  南嘉脑海里响起求生生地跑噪声:“南南,不要作死!主子不记得你啊!”

  这个位面主子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它真的怕主子一下将南南刺死,那还玩什么啊!

  南嘉在心里安慰求生生:‘知道啦,知道啦!’

  南嘉抬眼看了下皮笑肉不笑的墨厌,她撇了撇嘴道:“我没有烧傻”

  “哈”墨厌笑了一下,然后他冷着脸靠近南嘉。双手附在南嘉的下颌上,十指摩挲这她娇嫩的肌肤。

  他觉得面前这个南嘉是假冒的,因为从前的南嘉见到他都是畏畏缩缩,而面前这个不一样。她活力四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被娇惯出来的样子。

  但是墨厌没有发现任何人皮面具的痕迹,他皱了一下眉。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墨厌皱了下眉头,他伸出食指挑起南嘉的下巴。

  注视着南嘉的双眼,她眼里纯粹娇憨,没有丝毫的唯唯诺诺。

  不对!她不是原来的南嘉,南嘉没有这样大的胆子,也没有那么纯粹的灵魂。

  既然她不是南嘉,那么她假扮成南嘉又接近自己的意图是什么呢?

  墨厌舔了一下鲜红的嘴角,眼中蕴含着一丝丝的趣味。终于来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啊。

  墨厌收回自己的手指,他从衣袖里拿出一件雪白的手绢,仔细地擦了一下手指,然后看着南嘉缓缓道:“南公主如此亲近臣,那以后就住在臣的偏房吧。”

  南嘉瞪着眼睛看着墨厌的手绢,心里疯狂地吐槽:“求生生,他什么意思?他是在嫌弃我吗?他居然嫌弃我。”

  “南南,你别生气,主子现在还不认识你嘛。”

  南嘉深吸一口气,不和他生气。

  墨厌看到南嘉眼中有丝丝的怒意,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昌黎再此跪在地上想要为公主求饶:“都督,公主没有恶意的,公主……公主……”

  墨厌打断啰嗦地说辞:“好了,你既然不放心就随着你的主子一起吧!”

  看着墨厌离开的背影,昌黎瘫坐在地上,她已经能看到自己悲惨的前景了。

  但是南嘉却很满意,毕竟住在墨厌附近才方便南嘉消除他的阴暗值。她指挥着一旁的侍女们:“给我把东西收拾好送过去”

  说完南嘉就抱起自己的裙摆往外跑,她想追上墨厌的脚步。

  侍卫看到公主的身影,他汇报道:“都督,公主跟上来了。”

  墨厌点了点头,却没有停顿继续往前走,他想要看看这位假公主想要干嘛。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