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眠
与狼共眠

与狼共眠

傅九

悬疑侦探/推理侦探

更新时间:2023-06-21 22:24:00

[本书已签出版,广播剧在喜马拉雅上线] “看够了么?”他慵懒散漫的问。 第一次见面,她从审讯室出来进错了厕所,看见不该看的。 可谁料,从此他却缠上了她。 后面一场意外,身为犯罪心理学家的她临时坐了轮椅,无奈之下招聘小跟班。 看着来应聘的求职者,素来冷静的她微微咬牙。 …… 后来,工作上她处处吹毛求疵,他跟在后面笑着道歉。 她冷冷问:“你错哪里了?” 沈聿笑得慵懒:“这话说的,没错还不能被你骂几句了?” 顾言:“你五行缺德!” 沈聿:“我命里缺你。” ** 哪里有正义,哪里就是圣地!——培根 [有超忆症的犯罪心理学家和她有钞能力的、隐藏大佬小跟班的故事,一个很御,一个很欲,刺激绝宠]
目录

8个月前·连载至第395章:终于,忠于!大结局!

第一章:进错了厕所

  题记:

  我爱你,爱到可以容忍你,销声匿迹。

  ——沈聿

  天际擦黑,银光黯淡。

  白天下了雨,城市里还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霭,鬼魅般的从四面八方向暗处悄然褪去,隐没在纵横交错的城市骨架中。

  审讯室里挂着的表盘上时间是晚上七点五十,秒针在一帧一帧的转动。

  室内有一扇窗户,百叶帘挡住了外面大厅内的场景。

  “啪……!”

  一u盘被审讯室一抹高挑纤细的身影重重拍在桌面上。

  她双手撑在桌面上,长发随意的揽起打了个结,精致冷艳的容颜此时满是怒火,似在被她竭力的遏制着濒临失控的情绪。

  顾言强忍着怒火咬牙道:

  “还有十分钟他就要再次动手了,你们已经残害了一个无辜之人的性命,现在还不说出她在哪就会有第二个人遇难,你们真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们会在杀害受害人的时候录下虐待视频,u盘会在第二天发给受害者的父母。

  她面前正坐着一个戴着手铐的中年男人,这场审讯已经进行了两天两夜,所有人都已经很疲惫,不过面对犯罪心理学专家的辱骂,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唇角一侧掀起。

  讥讽,轻蔑,得意。

  他瞥了一眼时间,轻描淡写道:

  “骂我也没有用,现在去你们也来不及了。”

  顾言深吸了一口气,她来到了百叶窗边,将帘子拉起。

  窗外是警局大厅,从这个角度能看到警局窗户外黑黢黢,波谲云诡的夜空。

  受害者家属在外面瘫坐着哭泣,自己的家人即将要被杀死,他们却无能为力,父母们哭得痛心疾首。

  坐在审讯室的男人却露出微笑。

  伴随着一声钟响,审讯室内表盘上的时间也到了八点。

  顾言拳头攥的紧紧的,而片刻后,手机响起,她连忙接通,可不知道里面说了什么后,她脸色瞬间毫无血色。

  她挂断了电话,手却还僵硬不动,警局大厅内受害者的父母们也似乎得到了什么消息,顿时哭的声嘶力竭,母亲最后都哭得昏迷了过去。

  而这一幕,都被审讯室内的男人亲眼目睹,他的表情上近乎于享受。

  就在这时,顾言似再也无法忍受那般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门外连忙有警察冲进来拉架。

  那男子被狠打了一拳后,抬头看着失控的顾言,反而忍不住低低的笑出了声:

  “竟然敢动手,看来我要找我的律师了。”

  说到这,他逐渐敛起笑容,往地上淬了一口带血的唾液,阴涔涔的道:

  “这次在水库动手,下次就不知道在哪里了,总之我们还会继续——”

  然,他这话还不等说完,就见顾言头也不回的出门大喊:“快,水库,被抓的受害者在水库里!”

  一时之间,无数警方倾巢而出,门外的哭泣的父母也被人搀扶了起来。

  而此时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却怔愕住了,整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等,等等——!

  这是怎么回事!时间不是已经到了吗?人不是已经被杀了吗?

  但紧接着,震惊他的一幕发生了,随着警察他们的出门,门外窗户处的原本“黑黢黢的夜空”突然动了,一副4D夜景屏被人撤掉,骤然一片刺目的金色光线从外面投射了进来。

  此时正是傍晚五点,日暮时分。

  哪里会是晚上八点!

  到了这一刻,饶是他再如何也反应了过来,墙上的时间,外面的天空都是假的!这两天两夜一切都是他们在演戏!

  错愕,震惊,难以置信,到最后的恼怒,愤恨,他狠狠咒骂了一声,气得戴着手铐的双手发出激烈挣扎的响动。

  顾言再进来的时候,哪里还有之前愤怒的模样?

  她脸色沉静,一边打着电话一遍望着他问:

  “安城南部和北部各自有一个水库,人在哪一个水库?”

  男子眼睛瞪的大大的,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她,顾言却没有丝毫的神色波动,继续道:“南部水库?”

  看着他脸色始终愤怒的样子,顾言微抬下颌,确定道:“是北部水库。”

  果然,男人瞳孔放大,手臂紧贴腿部,手指竖起,这是愤怒,紧张又不安的表现。

  顾言一览无余,当着男子的面,居高临下的笃定的在电话里道:“确定了,是在北部水库。”

  说罢,她不再看男子,转身离去,而身后男子颓然崩溃的坐在椅子上。

  **

  两个小时后,在安城北部水库,歹徒开着车前往的时候被当场抓获,将锁在后备箱里昏迷的一个女子成功救出。

  顾言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此时准备去洗手间洗把脸清醒一下,为了找到受害者,她整整两天没怎么閤眼,毕竟罪犯狡猾,从一开始就在设计整个审讯过程。

  走廊里洗手间的方向灯光黯淡,她往里面走,扫到一短发的人影从左侧的洗手间出来,她下意识直接进了右边的洗手间。

  然,一进门,抬头,她愣住了。

  一排小便池立在墙边,一抹修长的身影略微懒散的站在那,微抬下颌,唇齿间还叼着根烟。

  窗外傍晚昏黄朦胧的光线下,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领口随意的解开两颗,颈项蜿蜒而下,肌骨光滑白净。

  顾言脑袋嗡的一下,脑海里像是满屏雪花的老旧电视机。

  她进错了厕所?

  “看够了么?”

  一散漫惑人的声音响起,男子不紧不慢拉上拉链,视线扫了过来。

  [九哥:嗷!宝贝们九哥发新书啦!“预言”夫妇来啦!和《越界招惹》同背景系列文,会有陆队长他们的客串,新书又野又刺激又治愈,宝贝们求包养!男主叫沈聿,和“欲”字同音]

版权信息